百度搜索 穿越之韓王棄妃 天涯 穿越之韓王棄妃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

    ..co,最快更新穿越之韓王棄妃最新章節!

    “落兒!”皓月撲騰上前把跪在地上的依落摟在懷中。他這么多天一直暗中跟著依落,他天天都在國公府外暗藏著。

    “皓月,帶我離開,離開這個讓我痛徹心扉的地方!币缆漤袩o神說著,頭無力搭在皓月的手臂上,手抓著的衣服。

    “落兒!知道在說什么嘛?”皓月心里劃過一絲喜,但隨即又消失了。他不確定自己聽到的。

    皓月在等依落答話,而依落卻已雙眸緊閉昏迷在他懷里,沒了知覺。

    “落兒,落兒!别┰陆辜焙爸,但懷里的人已經聽不見了。皓月喊了很久,不見依落醒來,便立刻抱上依落離開。

    夜間一處突然燒起了大火,熊熊大火燒的看不到邊際,火的光照亮了整個云龍王朝的帝都城。

    老百姓都紛紛起來,望著那從國公府那一邊燒起來的火海。

    國公府內鬧哄不已,下人,丫鬟,都沖忙提水滅火,每人都健步如飛的跑著,一桶水,一桶水的接替,往秋落院去。

    但是下人就算跑的在快,也快不過火;饎菰絹碓酱,已經殃及國公府別處的地方。

    “落兒,落兒!碧K心蕊撕心裂肺的喊著,身子也卯起勁往已經是火海里的秋落院里沖。

    “夫人,太危險了,別去!彼抉R廷玉拉著蘇心蕊的手腕不讓她去。

    “啪!碧K心蕊用另一只手狠狠一巴掌打在司馬廷玉的臉上,“個貪生怕死之人,落兒被大火吞噬了,不去救她,我去救,還拉我著。放開我,放開我,我要去救我女兒,我要去救她。她還那么年輕,她肚子里還有寶寶,她不能死!碧K心蕊的聲音嘶啞,像是被煙熏了喉嚨。

    “夫人,火這么大,誰也進不了身呀!彼抉R廷玉不顧臉上火辣的疼,還是緊緊拽住蘇心蕊。

    “落兒,落兒還在里面,放開我。沒有了落兒,我還活著干嘛?我還活著干嘛?”蘇心蕊狠狠的甩著司馬廷玉抓住她的手。

    “夫人,如果還可以救落兒,我就是不要我的命,我也會救,但是現在火燒成這樣,我們離秋落院十米遠臉上都撲著火熱的氣息呀!”司馬廷玉有些認命說道。

    蘇心蕊不在和司馬廷玉多說,只是用力甩著抓住她的手。她腦中只有一個想法,救不了落兒,她也死在那么火海里。她就這么唯一一個女兒呀!

    “額!彼抉R廷玉輕輕一下劈在蘇心蕊的頸脖,將其打昏。然后吩咐丫鬟抬蘇心蕊回房。

    老天爺,我司馬廷玉求求可憐可憐我們夫婦吧,下一場大雨熄滅這大火吧!救救我們唯一的女兒吧!

    國公府的火燒得帝都城都亮了,包括那紅墻綠瓦的深宮。

    皇太后,南宮冥絕,南宮博彥,赫連皓月都被那無情的大火驚醒了,然后都紛紛的往國公府趕去。

    南宮冥絕騎著白駒趕來,他一眼就看出那是依落住的秋落院落,后背一涼冷汗直冒,他飛快下馬往里面沖去。

    南宮博彥和南宮冥絕幾乎是一起到了的,但是南宮冥絕眼里卻沒有看見他。

    “岳父,落兒呢?”南宮冥絕忽視掉那火,問著司馬廷玉。

    “大火里!彼抉R廷玉如一個木頭人呆若木雞開口。

    南宮冥絕心里一怔,忽間筆直的身軀鏗鏘倒地,但僅僅瞬間他有爬了起來,就往火海沖去,但卻被南宮博彥強行攔著,火可以瞬間將人吞噬。

    南宮博彥不相信眼睛看到,不相信耳里聽到的。他心里一千個一萬不相信,那日依落還好好的,今日怎么就葬生火海?

    “哼!彼抉R廷玉冷眼著看南宮冥絕,“韓王,別沖了。若是傷了,落兒死后還要背一個罪名!

    南宮冥絕似乎沒有聽到,強力針扎著被南宮博彥攔住的身子。

    “啊!币宦暺铺斓乃缓奥,“南宮博彥,放開我。不然,我殺了!蹦蠈m冥絕咬牙狠狠道。

    南宮博彥忽然手上一動,點了南宮冥絕的Xue道,“七皇弟,火大太,進不去!彼荒茏屗呋实苋ニ退。

    被點Xue道的南宮冥絕眼睛里是火,是大大的火,是那燒起來的火。

    他就這么看著,看著火慢慢的吞噬一切,他卻只能看著,什么都不能做。他好恨自己,他恨自己無能,他好后悔,后悔他曾經對落兒做的事情。

    老天爺,求了,求下雨吧!我愿意用我的生命去換這場雨,我南宮冥絕求了。

    一番折騰下來,南宮冥絕那華服上已經皺褶不堪,他也像是老了十歲一般,那么頹。

    人就是這樣,到了失去才后悔。只是失去了就是失去了,后悔也沒有用,時間不會倒退,只會一分一秒往前走。

    如海一般看不到邊界的大火終于在半個時辰后被熄滅了,秋落院燒了一片焦土,連那紫荊花樹都燒得不見了蹤跡。

    南宮冥絕,南宮博彥,司馬廷玉在焦土上找著,找著依落。但大火都無情,早已經燒毀了所有。

    南宮冥絕突然跪了下來,眼眸緊盯地上發紅的物品,他伸出手小心翼翼刨開一旁雜物。然后將那熟悉的東西撿起來捧在手上,是一塊玉那塊血玉,依落買的玉。

    隨后他扔掉手上的玉繼續刨,一根根被燒毀的白骨映入他的眼里,他感覺心頭忽然窒息不堪。身體里的血液膨脹,倒著逆流。

    “不,不,這不是真的。落兒,一定是生氣我不相信,和我鬧著玩的是不是?”南宮冥絕難以抑制的嘟囔著,手上也停止了動作。他不敢再往下刨,他不敢。

    這個事實,他不能接受,他的落兒怎么可能變成一堆白骨,一捧灰塵。

    然,司馬廷玉卻跪下慢慢的撿著那殘留不多的白骨,他每撿一塊,他的心都滴一滴血。他想不到,他在中年之際會親手撿著女兒的骨灰。

    南宮冥絕看著司馬廷玉撿的越來越多,心上就像在被地獄的烈火灼燒一般疼,被萬箭穿心一般痛。

    落兒,怎能如此殘忍?曾經說過,就算我趕走,都不會走。那現在為何不等我,不等我想通了,就把自己葬身在火里?

    落兒,我求,求把我也帶走吧,死了,我該怎么活?

    一張白色錦帛上放著殘缺不的白骨和依落曾經用過的發簪。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

    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依落選擇了一把大火燒了,她這一生執著的愛。不顧父母的悲傷,不顧腹中那個還未出世的孩子,不顧,關心她的人,愛她的人。她點一把火,燒了她自己,也燒了所有人的心。

    “落兒呢?”皇太后被阮芫情扶著來到已是焦土的秋落院。她在宮里看著國公府上端燃起了大火,她就立刻出宮趕來。

    皇太后會這么問,因為她心中還是抱著一絲希望,就算看著那錦帛上的東西,她還是抱著一絲希望。但是她的手卻緊抓阮芫情,鳳眼中還是透著害怕。

    “落兒,說,就這么走了,拋下我和娘,讓我們怎么活?讓從小寵著的哥哥回家以后該怎么面對?”司馬廷玉忘了禮數,坐在地上看著依落的骸骨自言自語的問。

    皇太后的希望破滅了,阮芫情的希望破滅了。

    阮芫情歪歪倒倒走向放依落骸骨的錦帛旁邊蹲下,她已經忘扶那個年過半百和她們一起悲傷的皇太后了。

    阮芫情無淚看著那凌亂不堪的骸骨,那一根根被燒黑的發簪。

    她抿嘴搖頭,“落兒,芫情姨前兩日見的時候,還好好的。今天芫情姨再見,怎么就是一堆骨頭?”阮芫情如司馬廷玉一樣自說自話。

    忽然,阮芫情眼眸一轉,蛾眉一彎,“韓王,這就是想看到的嘛?落兒死了,就是想要的嘛?”她這幾天幾乎天天出宮看依落,她也知道依落回去解釋的結果,心里憤怒不已。

    南宮冥絕此時眼眸,耳畔,心中那里還有人和事呀!他在他的世界里不能自拔,他在他的愧疚中深陷。

    ‘皇NaiNai,孫兒好想呢!’皇太后回憶著依落第一次對她撒嬌,默默流淚。

    皇太后心痛的捶打著胸口,她的落丫頭怎么就死了呢?她那調皮可愛的落丫頭怎么就變成白骨森森呢?

百度搜索 穿越之韓王棄妃 天涯 穿越之韓王棄妃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

章節目錄

穿越之韓王棄妃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天涯在線書庫只為原作者南宮常璃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南宮常璃并收藏穿越之韓王棄妃最新章節。

gpk钱龙捕鱼怎么没有试玩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