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穿越之韓王棄妃 天涯 穿越之韓王棄妃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

    ..co,最快更新穿越之韓王棄妃最新章節!

    依落已經鉆在牛角間里出不來,她似乎忘了自己都不是冥絕親自去接的。

    ‘唔..唔..唔……’依落愈發難受,終是哭了出來。

    依落哭了,紫初心也寬了也不少。

    “七皇嫂,哭吧,哭出來就好了!彼推呋噬┫嘧R到現在,從未見過如此傷心欲絕的七皇嫂。而這一切都怪那謠言的幕后主使者,另外就是她的父皇。

    “我心就如鐮刀在割,留下一道道鐮據傷痕。那是一種怎么傷,我都體會不到!币缆潋榭s一團,像是自言自語,又似在訴說給紫初和竹絲聽。

    “七皇嫂,我去幫找皇兄,我去找他來!弊铣踹煅实。

    她要去找七皇兄來,七皇嫂需要他,她要去找他來。但卻被依落阻止了,“紫初,別去!比チ擞秩绾文,他要來自己都會來,他不來,紫初去找他,他也不會來。何況他不是變心了,他只是忙,依落在心里想著。

    況且,若是今日紫初去找了冥絕來,明日王妃娘娘只怕是會來尋事。

    ‘王妃娘娘’呵呵,依落心中苦笑,‘王妃娘娘’韓王妃不在是她,是另一女子,另一女子了。

    人寂寂,畵沉沉。

    心情恍惚蕩神魂。

    她本是庸人之擾之,空自擾。

    這就心痛了嘛?單單只是這樣,就心痛了嘛?那么當初我呢?我看到自己愛了十幾年的男人就這么被搶去,我的心該是怎么樣的痛,知道嘛?司馬依落,今天受得不及當初我受的萬分之一。所以,我是不會放過的,夏竹絲見依落緩緩的平靜了下來,心中不甘的想到。

    “依落,也別太傷心了。今兒個是冥絕大哥大喜的日子,再傷心他也看不到。今天我哪里也不去,就在這里陪!毕闹窠z擺在一如既往的笑, 但她的話明理是關心,暗里卻是誅心。

    不過,夏竹絲的算盤打錯了,因為依落沉靜在自己的世界里,壓根就沒有去細想她的話。

    但是紫初卻聽在耳里,不滿的看了一眼夏竹絲。

    “竹絲,有事的話,就先去忙吧,我陪著就皇嫂就可以了!弊铣鯖]好氣趕人。夏竹絲的話讓她不滿意,她雖然不明白她話里的意思,但是她哪一句‘今兒個是冥絕大哥大喜的日子,再傷心他也看不到’讓她怎么聽,怎么想都覺得不刺耳。

    “公主,我今天無事。不過,就算有事我現在也不會去,我要留下來陪依落!绷粝聛砜此南聢,我怎么會離開呢,夏竹絲在心中把話說完。

    紫初又看往夏竹絲,看到她容顏上盡是關心之意,心中便想,難道剛剛那是她的錯覺嘛。

    依落閉上雙眸任由她們,她現在不想說話,不想理人,只想靜一會。

    天色漸漸的暗下來,涼風陣陣吹。

    夜深人靜,依落緊緊盯著清水園大門,卻始終不見南宮冥絕的身影。

    “小梅,去把門前掛一盞紅燈籠,命人一直守著不讓它熄了!币缆滢D身對小梅道。

    “是!毙∶冯m不明依落其中的用意,還是去找了一盞燈籠點上。

    “靈犀,王爺回來以后就把它滅了!币缆湟娦∶伏c亮了燈籠便對靈犀說道。冥絕,以后每到深夜我都會點燃燈籠一直到回來在熄滅它,希望不要讓我天天都點燈籠。

    “是。娘娘!

    這一夜燈籠里的燭火一直微擺到天明,不曾熄滅。

    圣天王朝御書房。

    “屬下參見皇上!蹦窆Ь吹。

    “事情辦妥當了?”皓月穿著一身明黃色龍袍雙手負背問道。

    “啟稟皇上,一切都已辦好!

    “后天啟程去云龍王朝!别┰履坎晦D睛看著依落的畫像道。韓王另娶她人,他早就聽說了,既然韓王給不了落兒幸福,那么就讓他來給吧。

    皓月一身明黃色的龍袍,頭上戴著兩珠龍冕,雖然不是正面,卻給人一種無形壓迫感。

    皓月和南宮冥絕一樣都是人中之龍,甚至可以說是比過南宮冥絕的。

    “是,皇上!蹦窨嗄樀。墨玉一向都是不茍言笑之人,這個時候卻是一副苦瓜臉,便知道皓月讓他做的不是好事情。

    他記得很清楚,離王在接到密旨的時候,就是一句話“荒唐,簡直唐荒唐了!比缓缶蜎]了下文。于是他和離王打了很久太極,離王才答應來假扮他的主子爺皇上。

    而且他還不跟著皇上去,不然沒了他這個御前侍衛,離王還真假裝不下去。

    “落兒,若是如今幸福嘛?”皓月撫摸畫像上依落那精致小臉輕聲自言道。皓月妖治紅眸里映著深情,傷感。

    韓王府。

    “有人嗎?”一女子尖起嗓子喊道。

    “是誰?清水園也是能夠大吼大叫的?”小梅小聲叱喝道。娘娘好不容才睡下,哪里經得起這般吵鬧。

    “哼!迸硬恍嫉睦浜咭宦,“我是王妃娘娘的貼身侍婢,彩衣!辈室乱桓弊晕伊瞬坏玫臉幼,好像她不是新王妃的婢女,而是新王妃本人。

    “彩衣,這么早來清水園作甚?”小梅故意延遲一會道。她不知道彩衣一個人來清水園做什么,但她知道決對沒有好事?匆桓鄙駳獾臉幼泳椭。

    “我是奉王妃之命來請側妃娘娘去向王妃奉茶!辈室卵劬μУ睦细哒f道。

    小梅聽完彩衣的話氣不打一處來,但她卻能不發作,因為她不能給娘娘找事,于是開口道:“彩衣,先等一下,我這就去找娘娘!

    “最好快點,現在時辰都快過了,過了時辰家主子可是吃罪不起的!辈室虏灰啦火埖。她來的時候王妃娘娘就告訴她,一定要給這位側妃娘娘一個下馬威。

    小梅懶的理彩衣,轉身就走,只是剛轉身就看見依落了。

    依落睡的很淺,剛剛這個奴婢一聲喊就吵醒了她,便走了出來。

    “小梅,怎么了?”依落看見小梅一臉不悅便問道。她沒有聽到小梅和這個奴婢的對話,她剛出來就見小梅一臉臭。

    “喲,這位就是側妃娘娘呀?”不等小梅回答,彩衣就出聲藐視著依落。她是不怕依落的,她的主子是王妃娘娘,現在出現在她面前的人。不過,就是一下堂婦,而且還是人人罵之的踐人。

    “側妃娘娘,王妃娘娘現在還等著過去給她敬茶!辈室轮焊邭獍旱。仿佛她面對不是一個主子,而是一個比她還不如奴婢。

    敬茶,依落聽著這個兩字覺得好笑,新王妃要自己去給她敬茶。不過,也是那一個小妾都應該去給正室敬茶。

    “側妃娘娘,還墨跡什么?時辰都不早了,還在墨跡?若是王妃娘娘追究起來,有幾個命來贖罪?”彩衣用主子的語氣質問著,說著依落。

    “叫什么名字?”依落淡聲問道。

    “我是彩衣!辈室虏痪吹。

    小梅氣死了恨不得上去抽彩衣兩個耳光,她家主子何時讓人這般藐視過。

    “彩衣,彩衣…”依落喃著。

    “叫我名字干嘛?我的名字也配叫?”彩衣怒氣橫生道。她本來不叫彩衣的,她的名字是今天早上王妃娘娘從新賜名給她的,F在被一個下堂婦叫著,她怎么都覺得是侮辱了她的名字。

    “彩衣,忘了的身份嗎?”小梅實在是忍不住道。彩衣一次又一次藐視她的主子,她要是在忍下去,她就不是小梅。

    “個奴婢,沒有資格和我說話!辈室伦悦甯叻磽糁∶。不過,她好像忘了,她也是一個奴婢。

    依落此刻覺得胃里在反酸,難受極了,‘嘔,嘔,嘔!S后便是一陣干嘔吐,卻嘔不出來東西,本來就無血色的小臉,變的更加白。

    “娘娘,沒事吧?”小梅連忙上前關心道。雙手輕輕拍著依落的后背。

    依落擺擺手,“無礙,許是還未用早膳的原因,胃難受!

    依落話剛說完話,耳畔又響起諷刺聲音,“裝什么裝?就是在裝,也得去給王妃娘娘奉茶。以后還是那個高高在上的王妃娘娘嘛?我呸!

    彩衣的話徹底惹火了在一旁靈犀,抬起手就朝彩衣的臉上打去,不料卻被依落截住了,她打下去的手。

    -本章完結-

百度搜索 穿越之韓王棄妃 天涯 穿越之韓王棄妃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

章節目錄

穿越之韓王棄妃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天涯在線書庫只為原作者南宮常璃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南宮常璃并收藏穿越之韓王棄妃最新章節。

gpk钱龙捕鱼怎么没有试玩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