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穿越之韓王棄妃 天涯 穿越之韓王棄妃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

    ..co,最快更新穿越之韓王棄妃最新章節!

    紫初不說話,小臉上泛著一絲羞澀。

    “ 依落,我是來找的。五王妃產后發熱,齊王派人來請我哥哥。但,哥哥不在只能我去!敝窠z知道齊王妃是依落的妹妹,才這么著急過來告訴依落。要知道產后發熱,可大可小。如果稍有不慎就會失去生命。

    “去看看嗎?”竹絲問道。

    哎,今天怎么回事,都來找她去齊王府。難道外間都沒有傳言我和司馬月如的關系不好嗎?依落心里郁悶想到。不過,司馬月如也太不小心了,怎么會著涼發燒。她是醫生,她知道產后發熱是非常嚴重的。

    “去,我去!币缆錈o奈道。

    齊王府外,四處都是鞭炮過的痕跡。炮竹殘紙屑渣隨地遍布?梢娺@次齊王妃生子過后,齊王重視的程度。

    依落她們幾個的轎攆在齊王府外停下,下人剛把轎簾掀開齊王就來到轎前。擔憂的神情,盡顯臉上。

    從齊王表現來看,想必這司馬月如是病得不輕。

    “七弟妹來做什么?”齊王見到依落后冷聲問道,眼中充滿不削。他早就聽月如說,在家中她一直都被這個相府嫡女用身份欺壓。他今天到想看看這個女人,出了用自己的身份之外壓人之外還能有什么本事。

    齊王的話讓依落感到很尷尬,她不覺得自己惹到過齊王,對于齊王的態度她很不爽,便開口道:“我今天是陪紫初來的,退一步來說,我今天不是陪紫初來的。我身為韓王妃前來給道喜,亦是無可厚非的。不過,齊王,這就是的待客之道?”她可不是軟柿子,誰都可以對她冷言冷語。

    “既然齊王的待客之道是如此,那么今天我便不會踏進的齊王府!

    依落話說完欲轉身進轎中離開,別人不歡迎,她也不是厚臉之人得趕著上。

    “七皇嫂,等等先別走。五皇兄,七皇嫂是來陪我的。既然皇嫂要走,我跟著她一起走!弊铣鯏r住欲要走的依落,不滿說道。她覺得她皇兄很過分,他怎么能這么問,而且眼中都什么神情。

    “紫初,好不容易來一次,能不能別走?”齊王的語氣立刻變了,變成了乞求。他可以不在乎別人,但是紫初他不得不在乎。

    “我本來沒有勇氣來的,如果不是七皇嫂陪,我是不會來的。但是皇兄,七皇嫂惹到了嗎?怎么能這樣?還是因為七皇兄的原因?”最后一句話讓紫初雙眸中盡是荒涼。

    “不是,紫初是皇兄不好!不要離開!”初離,再次乞求道,他從回來出了成親哪天見過紫初,到現在都快一年,她都沒住過來過齊王府。自己去找她,而她總是避而不見。

    “我說了,七皇嫂要離開,我就跟一起走。走不走的決定權在七皇嫂身上!弊铣跤脗牡难凵窨粗缆。

    “七弟妹,府里請!饼R王因想要留紫初,不得已用最客氣的語氣對依落說道。

    呵呵,依落聽了齊王的話,依落心中冷笑。這個齊王是不是太小瞧自己了,而高看他自己了。

    “齊王,我說了,今日不會踏進齊王府,便不會進!币缆渲苯泳芙^。她可不是別人給了她一巴掌,然后給顆糖就好了的人。這個齊王對自己如此,多半是因為司馬月如的枕邊風給他吹多了。不過,如此冷漠的眼神,她和第一次見齊王的時候是一樣的熟悉,但是她卻不記得在哪里見過了。

    “紫初,齊王不希望走,留下來便是。不必因為我耽誤了們兄妹相聚!币缆鋭竦雷铣,她看得出來紫初很在乎她的這個哥哥。她很希望紫初能解開心中的解,然后真正的的開心快樂。她改天有時間她一定要問一下冥絕他和齊王之間的事情。對于當年宮中的事變,她不是很了解。她唯一知道的事情就是傾國姨消香玉隕!當時她還傷心了幾天!她問母親,母親也只是抹淚,不肯告訴她。

    “七皇嫂,別走好不好!”

    “紫初,有些事情可以逃避。但有些事情逃避是解決不了的。因為逃避過后始終都要面對就算是麻黃苦藥也得喝下去。依落狠心說道,不是她狠心,她只是希望紫初能夠和齊王聊一聊,畢竟背負太多的心結在心,亦是無常痛苦的。

    “或許我曾經的想法是錯的,又或許不適合別人,只適合我!币缆渫nD了一會,繼續說道。

    逃避,為什么她說這話的時候,好像當年那個小女孩呢!但,那個小女孩是月如嗎?初離在心中暗暗疑慮。

    依落的話讓紫初,心中的傷口暗暗發疼!她知道七皇嫂是為她好,但,如果事情真的像說的那么簡單她就坦然面對了。

    “七皇嫂,一個人獨自回府,我很放心。不如我和一起!弊铣,依然不是想一個人留在齊王府面對初離。

    看著紫初的樣子,依落無奈的搖頭!到底這個萬千寵愛集于一身的皇家九公主身上,究竟發生過什么事情,連面對她的親皇兄她都如此為難。

    “紫初,知道嗎?自從齊王回來后,只要替到齊王就如同玻璃一般脆弱,輕輕一碰就會淚眼朦朧!我很擔心,這樣下去會生病的!”依落柔聲道。

    “皇嫂,我跟離開吧!有些事情,我始終無法面對!如果去了,我就會想起,當年傾國殿內一切事情,我現在還做不到,這也是我一直沒有皇兄見面的理由!”紫初真的如依落說的那般,如玻璃一樣脆弱,淚晶又掉了下來!

    “好,我帶離開,等想面對那一天,我陪一起!”依落心疼的把紫初的小手拉在手里。依落絕對想不到,這一天的到來,會是很久,久到她都忘記了。

    “竹絲,我們先走了!币缆鋵χ窠z道。

    “嗯,我過一會就回來!

    “紫初,我……!”初離內疚的喊著紫初,想說話,卻又不知道該說什么。他不用想也知道當年他離開后,傾國殿內發生的事情!他理解紫初心中的掙扎,紫初想恨自己,卻又恨不起來!

    紫初沒有理會初離的內疚,轉進就轎中。

    看著紫初的轎攆消失在眼中,他心中如刀割!為什么當年,會發生那樣的事情?他該去恨誰,誰他都沒有資格去恨。因為一切都不是別人引起的,都是母妃打破了一切的平靜。都是他尊敬的母妃!

    “齊王,五王妃的病,難道沒事了?”竹絲改掉以往的溫柔有點高冷。她肯來醫治五王妃是依落的妹妹才肯前來,沒想到這齊既然如此對待依落,這使她都有一點不想為五王妃治病了。但,為醫之道讓她不應許。

    “夏小姐里面請!”齊王焦急道。他怎么忘了月如的病情!

    坐在轎中的依落感覺轎子,突然停下以為是已經回府了剛想下轎就聽見一個聲音道;“們是什么人?連韓王府的轎攆也敢攔?”說話的是跟隨依落和紫初隨行的府中侍衛。

    “攔的就是韓王府的轎,要抓的就是韓王妃!睌r轎的一群人中,其中一個人直接說出目的。

    要抓我?依落在心中打著無數個問號。她沒有得罪誰呀,為什么這些人喊著要抓自己呢!不過,目前不能容她想那么多得去對付外面,跟隨的侍衛都是府兵而已戰斗力不強。但,自己也不會武功,只會銀針點穴。

    “要抓我?”依落在驕內用如臘月霜降極其冰冷的聲音說道。依落下驕審視著眾人,只見來人個個都是黑衣蒙面,手持佩劍煞氣凌人。見狀她很擔心紫初的安,這些人不是她的銀針能應付的。

    “王妃,還是不要反抗的好,否則我手中的劍一不小心抹了韓王妃的脖子,那就怪不得我了!焙谝氯耸最I囂張說道。

    “們那只眼睛見我要反抗了?我跟們走就是,放了這里所有人!彼幌霠奚鼰o辜的生命,府中的侍衛都不是這些人的對手。更重要的是紫初。

    “我們要的只是韓王妃。不過,王妃我勸不要;。如果王妃耍了花樣,我就不能保證了!

    ;,我又不是白癡。都怪爹爹不讓我學武,不然,現在也不會束手就擒。

    “先放他們走,否則我不會跟們走的。萬一們說話不算數,我跟們走后,在殺他們,我豈不是得不償失!

    聽了依落的話,黑衣人不削道,“韓王妃,有什么資格講條件?”

    這么叼,娘知道嗎?依落在心中罵道。

    “我當然沒有,不過,們可以試一下。我在韓王心中可能是微不足道,但,當今九公主是皇家公主,們如果冒犯了她,們說以皇上和韓王對她的寵愛后果們能不能承受?還是們根本就不怕皇家的勢力?”她故意說最后一句是想看黑衣人的反應,好來判辨這幫人的底細。

    “韓王妃好口才,不過,真的說對了,九公主是我們冒犯不起的。而且我們還要九公主傳話給韓王。自然不會動她,給九公主讓道!焙谝路愿乐渌娜。

    眾人讓道后紫初卻下轎了神情淡定道,“們得準備好承受我七皇兄的怒氣,們的膽子很大。不過,回去告知們的主子,他能不能承受的起我皇兄的追究起的后果!彼恢肋@些人是誰派的來,但是她知道,這些人絕對是針對自己皇兄的。她也知道七皇嫂的無奈之舉,可能更是為了保護自己才會跟黑衣人走。

    紫初不愧是皇家公主這樣的場面還能鎮定自如,若是換做其她人早就嬌滴滴的哭了。依落暗自佩服紫初的膽識。

    “紫初,快走!

    “嗯!”紫初回應道,她得快點去找皇兄救皇嫂不能耽擱,她怕極了這些人會傷害皇嫂。

    紫初走后黑衣人拿著黑布蒙著依落的眼睛將她擄走。

    依落眼睛被蒙著看不清楚她被帶到了哪里,只是一陣陣腐爛的惡臭刺鼻讓她胃中泛酸想吐。走到一處黑衣人將遮住依落的眼睛的黑布摘下,依落還來不及看清楚四處就被黑衣了使勁的推進一件稻草橫滿的屋子準確來說是牢房。

    因為黑衣人勁用得太大,依落就摔倒在泛出惡臭的稻草里。

    “們是誰?難道們廢這么多的力氣把我抓來就是為了關著我?”依落爬出來后對黑衣人問道。然后觀察四周,入眼的卻是鐵門鎖鏈,各種刑具擺設在空地的桌子上。這里到底是哪里,不像天牢卻又像是,依落暗自猜測。

    “王妃,還是不要想著逃跑,是逃不出去的!焙谝氯艘娨缆洳炜此奶幈汩_口道。

    “我說腦子秀逗嗎?我要是想逃還會跟們來?不過,們就不打算讓我見見們的主子?”她不相信這些人只打算關著她。

    黑衣人剛想開口就聽見一個空靈的聲音在這間不大不小的牢房中回蕩。

    “韓王妃,既然如此想見我,我如果不來怎么對得起韓王妃?”

    過了一會,一個帶著俊美的面具,卻穿著粗衣麻布的男子來到依落身處的牢房中。

    “呵呵,正主來了?”依落散發著冷笑。

    -本章完結-

百度搜索 穿越之韓王棄妃 天涯 穿越之韓王棄妃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

章節目錄

穿越之韓王棄妃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天涯在線書庫只為原作者南宮常璃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南宮常璃并收藏穿越之韓王棄妃最新章節。

gpk钱龙捕鱼怎么没有试玩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