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穿越之韓王棄妃 天涯 穿越之韓王棄妃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

    ..co,最快更新穿越之韓王棄妃最新章節!

    依落不在收回望的有點痛的脖子,反駁,“誰告訴,我在流淚的?難道是因為眼睛是紅的連事物都不看不懂了?”依落一副死鴨子嘴硬。

    皓月輕微嘆氣后,輕聲道,“是,沒有流淚,是看星星!的確是我的一雙紅色大眼珠子看錯了。居然把在欣賞星星的看成在哭。我呀!回去換一雙眼睛。以后就不會看錯了!”

    噗呲,依落忍不住發笑,“皓月,謝謝!币缆淇傆X得皓月就像守護神一般守護在自己的身邊,每次自己難過,他都會出現安慰和逗自己開心。

    南宮冥絕誤會了依落的意思,但是他沒有?吹侥蠈m冥絕傷害依落后,他只想讓依落笑一笑,“笑了就好!”皓月溫柔道。

    “時間不早了,我送回去吧!”皓月淡淡一笑!

    “不了,我自己回去!币缆溟_口拒絕,她不想給皓月惹麻煩,南宮冥絕那個人就好比陰晴不定的天氣一樣不注意就會發作。

    “好,我讓子修送,不能拒絕了!别┰掠貌蝗菥芙^的霸道口吻說道。子修是皓月的暗衛。

    “嗯!”依落點點頭,然后上馬車離開。

    皓月看著依落的馬車走遠了,才消失在宮門口。

    陽光的照射下映出兩個高大的身影和責備之聲,“冥絕,今日那樣對依落簡直是太過分了!

    南宮冥絕為了今天在夕顏殿打架的事情在做善后的處理,不然明天只怕會傳的沸沸揚揚。還未平復的心情卻又被他的三皇兄挑起更大的火來,臉色陰沉,冷言道:“三皇兄,還是去娶一個三皇嫂回來管,我和司馬依落的事情就不要操心了!

    博彥還想說什么,南宮冥絕卻甩袖走人,留下一個背影給他。

    石橋小溪,溪水清澈無比,數種色的龍鳳錦鯉,擺著三瑚形狀的尾巴自由歡快的在清水中戲水。

    御園百花齊放,現時節正是花中之王牡丹花開之際。滿御園中,因牡丹花齊放,別的花兒如沒了色彩一般,頹廢。

    牡丹散發出撩人心脾的花香,使人仿佛置身于煙霧朦朧的仙界中,讓人流連忘返。庭前杜鵑妖無格,池上芙蕖凈少情。惟有牡丹真國色,花開時節動京城。

    夏笙一路用輕盈的輕功帶著紫初來到御花園,路上宮人詫異的大白眼珠子掉下了。

    紫初,則是一顏羞澀沉醉在夏笙的懷中。心中竊喜,她從第一次見到下夏笙的時候,便傾心于他!之后她就追著他跑,而他就躲。何時像今日這般,抱著自己。

    “夏笙,是不是喜歡我?”紫初一臉嬌態,聲音極其窘狀。

    如果他不喜歡自己,他怎么會抱著自己呢!他一定喜歡自己,夏笙沒有回答,紫初心里就幫夏笙回應了兩次。不過紫初好像忘了,她現在還在夏笙的懷里。

    夏笙聽紫初這樣問自己,心下一沉,都是自己一直對紫初避讓不及,才會讓她到現在還問這樣的話,心中不由的一陣抽離感。

    夏笙將紫初的身子在往懷中靠緊一點,眸底,漾起了一抹欣然淺笑,“沒有,我只是被追的沒有地方可以躲了!到不如這樣將抱在懷中,讓沒有辦法在追著我跑!”

    他對紫初的到底是什么感覺,他一直以來也說不清道不明,直到今日皇上當著文武百官之面說出紫初和圣天朝太子有婚約之事,他即可明了自己的心。但將要面對隨之的失去,讓他措手不及。正在他煩心之時,卻不曾想紫初,居然開口當眾拒婚,這讓他意外驚喜。這也是皇上離開后,他便迫不及待得想單獨和懷里的人兒獨處。

    紫初,一個略勁推開夏笙撤離他的懷。心中雖漣漪四起,卻因,往日種種浮現心中,她有點苦澀!若不是今日,只怕眼前這個男人還不有如此柔情。

    “今天以后還躲嗎?”紫初因心中苦澀,聲音略微梗咽。

    夏笙從新將紫初攬在懷里,指尖在紫初鼻頭輕刮,默默嘆氣,無奈,道,“不躲了,的身影已入我心,讓我躲無可躲!”

    “的心,我一直都觸摸不到!是我一直在執著等著,卻從來不曾回首我一眼!”紫初神色淡淡憂傷,眸中泛著濕潤。

    夏笙聽紫初如此說,漆黑的雙眸盡顯自責。都怪自己不早一點看清自己的心,才會讓紫初這般難過。

    “對不起!以后我一定不會在這樣了!毕捏侠鹱铣醯挠袷址旁谛厍,讓她感覺自己的跳動的心。

    “以后要好好疼我!”因,夏笙的話,紫初釋然,心中的陰霾早已揮霍殆盡,聲音便又回到起初甜甜的音。

    既然愛了,選擇了,托付了心就算會被傷害亦是無怨無悔。

    “好,說了算!”夏笙低沉的聲音里盈滿情意,深邃的眸子情深無止盡。

    月已高掛,千萬繁星落在漆黑的空際中耀眼的閃爍,使黑夜增添了幾分光明。

    “屬下,參見主子?”暗黑的夜里,突地,一襲黑影一閃而過。

    “事情辦的可有進展?”一個身穿黑色錦緞的男子,詢問跪膝在地的人,聲音極其陰森,如魑魅魍魎。

    “一切順利,請主子放心!惫蛟诘厣系娜,如同死尸一般僵硬開口回答。

    “嗯,退下,”為首的男子揮揮手示意的跪在地上的男子離開。

    “稟主子,屬下告退!惫虻啬凶庸Ь吹。

    男子離開后,身穿黑色錦緞的男子站在窗前,一雙駭人恐怖的眼睛,仿佛如十八成地獄里的厲鬼一般。

    一連幾天陰雨綿綿似沿海邊界的梅雨季節一般。許是幾天都是陰雨,陽光驟然照映出似火一般烈焰。

    “王妃,說,守在園外的人都幾天了連下雨都不曾離開。這是要干嘛?”心兒指著門外對躺在移動睡榻上的依落說道。

    “什么,外面有人守在?這是什么時候事?”依落詫異,不相信的反問心兒。

    難道小梅沒有告訴王妃,“這些人在王妃進宮回來后就守在外面了!

    “那不是幾天了嗎?怎么沒有告訴我呢?”回來后幾天都在下雨,她壓根都沒有想過要出門,一直窩在清水園。今天天空才綻放出一抹陽染,便讓人將臥榻放在園子,自己出來曬曬身上的潮氣。卻曬的懶氣洋洋,聽心兒如此說,便懶氣無。

    “我以為小梅,告訴王妃呢!”

    “我們出去看一下!币缆鋸呐P榻起身,語氣有點不悅道。

    “王妃,請留步?沒有王爺的吩咐,不能踏出一步!币缆鋭偟介T口,卻被兩個站在門口的佩刀的侍衛攔住。其中一個侍衛開口阻攔假意出門的依落。

    依落一記冷眼飄過兩個侍衛,冷聲道,“們告訴南宮冥絕讓他來見我!

    “們可以選擇不去說,但是后果絕對是們承擔不起的!币缆漤滟

    “是,屬下,馬上就去!笔绦l對依落是有一定的害怕,經過上次打側妃娘娘,府里的侍衛對這位王妃娘娘都是不敢輕看。

    侍衛離開后,依落便轉身回去心中卻是涼薄。南宮冥絕,居然派人監視我,我有什么值得監視的呢!

    時間又過了一天,侍衛回來后,沒有回話,南宮冥絕也沒有來,這讓依落火很大。

    她從小到大,還沒有被人監視,南宮冥絕算是破例了。她很討厭這種感覺,這種做什么事都被人監視。

    “心兒,小梅,們兩個好好的待在園子里。我出去一下!蹦蠈m冥絕,不讓我出去,我偏偏要反其道而行,我就要出去。

    小梅,這次沒有阻攔任由依落。

    “們讓開,王爺是不讓我出府,應該不是不準我出清水園?”依落來到門口先發制人,厲聲質問門前的侍衛。

    昨天去找王爺說了王妃的想法,王爺一個字都沒有說,只給了一個丟出去的眼神。然后自己就被飛鷹給丟出來,官階較高的侍衛心中大吐苦水。

    “讓我出去,就不用為難了!币缆溆行o理取鬧道。南宮冥絕去朝會了不到丑時不回來,她現在想出去,或者不是想出去,她就是想和南宮冥絕作對。

    他憑什么禁足我,依落心中越想越生氣,袖中的銀針正準備蓄勢而發,卻聽見一個迷人的聲音喊著自己的名字,“依落!

    依落抬眼望去見竹絲漫步走來,便收起袖中的銀針。

    “竹絲,怎么來了?”

    “這不是下了好幾的下雨,我看天晴了,便想到這里來走走!”竹絲說著話,人卻已經來到門前。

    哎,來我這里走走,我這里有什么好走的,我連門都出不去,被南宮冥絕禁足了,依落心中嘆氣加抱怨。

    “夏小姐!笔绦l對竹絲行禮。因夏笙和南宮冥絕的關系竹絲每年都會來王府小住,而看守侍衛算得上是南宮冥絕的心腹,所以自然是認識竹絲。

    “什么應許她進,不許我出?”依落見他們放竹絲進來,瞬間不能不接受了,這丫的什么道理。

    “啟稟王妃,王爺只有吩咐屬下守住,不準出去!

    “..!币缆錃獾难腊W癢,了很久也沒有出個所以然,她現在恨不得敲碎侍衛的腦袋。

    “依落,我們回去,王爺不讓出去,等他回來找他就是了。今天想出門是不可能了,我雖然不經;貋,但多少還是了解一點王爺的脾氣!敝窠z嘴里勸道,手便去挽依落。她真的不希望依落和冥絕大哥起沖突,竹絲心中暗自祈禱。

    “們給我讓開,否則別怪本宮不客氣!币缆漭p輕拿開竹絲的手,上前厲聲冷冽道。

    他到底是我什么人,憑什么無理由的將我像犯人一樣的關著。

    “娘娘,如果硬闖,那么屬下只能無禮了!笔绦l他們只聽南宮冥絕的,對南宮冥絕的命令是不會違抗。

    “很好,本王妃便要看們怎么無禮!币缆湔f完話,便直接上前打算破門而出。

    依落剛上前,其中一個侍衛便一個掌風順勢而來,因依落壓根就不會武功,硬生生的接下這掌后身子啃鏘倒退后移。

    “大膽,們吃了雄心豹子膽?居然敢對王妃娘娘下手?”竹絲立刻將依落扶起,嚴厲發生斥喝。

    “夏小姐,我們是奉王爺之命守住王妃,不到萬不得已我們是不會出手的。實在是王妃胡攪蠻纏,屬下亦是迫不得已!背稣频氖绦l淡定說道。他也不敢出手太重,只是聽人說王妃回武功才稍稍出掌,卻不知王妃既然接來這一掌,這讓他心中有些后怕,畢竟王妃娘娘在王爺心中的地位讓他們這些心腹看不透。

    “王爺有讓們傷王妃娘娘?”

    “這..這!敝窠z的話,讓侍衛啞言。

    而其中的一個侍衛,便覺得今天他的頭怎么感覺不對勁,怎么會如此魯莽傷了娘娘。夏小姐說的沒有錯,王爺只讓我們看守沒有讓我們出手傷人。如今成了這幅局面改如何收場。

    依落則是面無顏色,表情淡然的讓人不寒而栗,“竹絲,松開我!

    竹絲看了依落的面色,不由的放手。

    “啊..”竹絲剛放開依落便聽見一聲破天的叫聲。

    -本章完結-

百度搜索 穿越之韓王棄妃 天涯 穿越之韓王棄妃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

章節目錄

穿越之韓王棄妃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天涯在線書庫只為原作者南宮常璃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南宮常璃并收藏穿越之韓王棄妃最新章節。

gpk钱龙捕鱼怎么没有试玩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