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穿越之韓王棄妃 天涯 穿越之韓王棄妃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

    ..co,最快更新穿越之韓王棄妃最新章節!

    “紫初,今天是什么日子?”依落好奇的問。她在宮門外就發現許多衣著不一樣的人群進宮,這些人應該是來至各國的使者。

    “是每個小國來進貢物資的日子!

    “哦,是這樣哦!币缆湓谀X中努力過濾紫初說的小國,她記得她曾經看到一本屬于這個時代的歷史書。她現在身處的地方除了四個大王朝之外還分布了大大小小的數十個小國。而且這些小國每年要進貢牛,羊,馬匹,綢緞,四個大王朝都有屬于各自的小國。

    依落再仔細瞧著各小國的使臣,入眼的一群穿著像是現代苗族服飾的人。估計這些小國大概就是現代的少數名族吧,不然怎么會有這么多人穿衣都和現代的少數名族一樣。

    “七皇嫂,小國每年進貢的東西都有很多有趣的玩意。每年我都會問父皇討來我喜歡的!

    “父皇最疼,討的稀罕玩意自然是會給!比巳硕剂w慕能生在帝王家,但卻不知道如果皇子或公主的母親身份低微的話,他們一點都不會受寵,這也是為什么后宮的女人個個勾心斗角原因。

    紫初沒有回答依落只是略微的笑了一下,紫初和依落邊走邊聊一會就到了夕顏殿。

    “依落姑娘,我們又見面了!”依落身后傳來如鶯啼美妙的女子聲。

    好熟悉的聲音,像是在哪里聽過一般卻一時想不起。依落轉身后看去原來是她,依落立刻喜上眉梢,“是,竹絲!

    “是我呀!我跟們一起來的,只是都沒有注意到我!毕闹窠z說完婉然一笑,美麗的丹鳳眸美如畫。

    “不好意思,不過見到真好!”依落曾經一度以為她不會看錯人,但是還是柳如蕓她卻看錯了。

    “竹絲,不是去游歷天下,何時回來的?”一旁的紫初問

    竹絲玉身微附道:“名女拜見公主,我是前些個回來的,今天便和哥哥一起進宮!苯z竹的臉上始終帶著淡淡的微笑。

    “竹絲,免禮,我們從小便認識了,不要這么多禮!

    依落見竹絲至始至終的微笑,想到哪一句微笑是最美麗的一種花!愛笑的女孩運氣都不會很差。

    紫初說竹絲游歷天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哪天在櫻花祭上,雖然和竹絲做朋友。但是卻在也沒有見過面,不然開始怎么會連她的聲音都聽不出來。

    “竹絲,喜歡在外面游歷嗎?”依落開口問。

    “哎,依落知道嗎?我也會醫術,與其說是游歷倒不如說是我在醫治病人。這天下人都只知道神醫夏笙,卻不知道他有個妹妹也醫術了得!敝窠z覺得和依落很投緣說話時也沒有那般拘謹。

    第一次見到竹絲還以為她和自己一樣,今日來看想必是看錯了竹絲是大家閨秀,而自己是父親口中沒規矩的小女子了。

    “是啊,怎么就沒有他有名了?”依落還真想搞清楚了。

    “我哥比我聰明學什么比我快,師傅很早就放他下山了。而且也知道他醫治病人的條件。所以他的名氣比我大!敝窠z無奈道,但是臉的微笑還是沒有變。

    兩個醫術了得的人在我身邊,我在現代那點醫術還是不要拿出來丟人現眼咯。依落心里暗自菲薄。

    “竹絲,是和我們一起了來的嗎?”依落疑問道。她記得出府的時候沒有見過竹絲和夏笙,夏笙她在宮門外見過,沒有看見竹絲呀。難道自己年紀輕輕都老花眼了。

    “我是在上馬車后才從府里出來的。不過,我坐的馬車就跟在后面。到了宮門外和王爺在一起太過專心沒有注意到我!

    “哦,是這樣哦,我還以為是老花眼了下我一跳!币缆湫÷暤。

    竹絲目不轉睛的盯著依落,“依落,今兒個綰了發髻,不再是學未出閣的女孩長發及腰了!

    依落剛想說話,卻被紫初搶了先說道:“七皇嫂,真的呢!是不是喜歡我七皇兄了?”紫初自以為是的認知讓她很開心。

    紫初的話一出便有人翹首以盼等依落的回答,南宮冥絕自然很想知道。他今天沒有注意依落的變化,要不是竹絲說,他到現在都沒有看見依落是綰發的。

    紫初真會給我找事,竹絲也是第一次見到說沒有綰發,第二次見到說自己綰發。她怎么這么在乎呀!還有我怎么回答紫初呢,依落心里犯難。

    喜歡南宮冥絕嗎,喜歡過吧!但是倩影樓的事情卻讓自己不能釋懷,如今還喜歡嗎,依落也在心里問自己。

    “這丫頭是不是管的太多了,管起皇兄的事情了?”依落沒有回答。

    “我.。!弊铣醢胩鞗]有我出一句話來,心里納悶了皇嫂為什么正面回答呀,喜歡就說喜歡,不喜歡就說不喜歡,這算什么不回反問了。

    “好了,公主別再問了,看依落都已坐在那個地方了!敝窠z指了指依落坐的地方。

    紫初如泄氣的氣球再就進的位子坐下。

    依落很奇怪,這紫初怎么這么關心自己喜不喜歡南宮冥絕了,記得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她也是這樣問的。不過那個時候自己的回答是不喜歡,今天卻沒有正面回答。

    突的,一股龍延香如鼻依落眸微側見南宮冥絕正打算坐下,“..!”依落想開口阻止,開口后卻一句話也沒有說出來。

    依落挪開身子,不讓南宮冥絕靠的太近。而她離一點,南宮冥絕就靠近一點。

    “別再挪了,不然就快要坐地上了!蹦蠈m冥絕溫柔道。

    溫柔的聲音入耳,依落心中徒疑陡升。他剛剛還是聲音冰冷如冰渣,現在聲音卻溫柔的如柔和陽光一般。他怎么能這么善變,到底那一個才是真正的他。

    “要管,還不都是害的。干嘛非要挨著我?去那邊!币缆湟荒槂聪,一副要吃人的樣子。手指,指著對面。

    “依落,如果覺得合適,我過去就是了!蹦蠈m冥絕眸色一沉,低沉道。

    依落狠狠的白了一眼南宮冥絕。這古人這特么會玩,怎么自己就是玩不過他?依落鄙視著自己。

    隨后太子和各位王爺陸續進殿,因為時辰未到至尊之人未來,殿中之人都相繼熱絡起來。

    太子和各位王爺進殿后一時間殿內請安之聲不斷,嘈鬧極了。

    “皇上,皇后駕到!焙龅,司禮監總管在殿外拖著慢聲喊道。

    站在殿中間朝臣各國的史臣往兩邊退去,坐下的人紛紛起身恭敬行禮。

    “兒臣,臣媳,微臣,臣女參見(父皇)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歲,(母后)皇后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皇上走上殿內龍椅安置地坐下,道,“平身!

    “謝皇上!北娙酥x禮起身回到各自的位置。

    歌妓余音繞梁的歌聲蕩漾在整個夕顏殿中,舞妓曼妙的舞姿在每個人眼中飄影閃現。欣賞完歌舞,每個小國開始進貢他們國家認為是最為的奇珍異寶。

    “鄂溫克國使者拜見云龍天朝皇帝陛下!币粋身穿已獸皮制造的衣服,且衣袖肥大,束長腰帶。短皮上衣,羔皮襖的人將手握拳放在胸間一側拜禮道。

    咦,鄂溫克,這名字好熟悉,好像在哪里聽過在哪里聽過了,怎么想不起呀!依落咬著嘴心里打鼓。

    “使者,免禮!被噬下曇舻统料抗鈷吡讼率拐。

    這樣的目光讓使者不由心中驚嘆,這天朝皇帝陛下目光如鷹。

    “天朝皇帝陛下,我國君主命臣下為皇帝陛下獻上我國的國之珍寶!笔拐吖Ь吹,臉上一陣自信。

    “不知是什么樣的國之珍寶?”

    使者雙手一合拍了兩下,隨后就有兩個丫鬟端著一個鋪著紅巾的托盤,托盤上鼎力著高為六公分的物件且用紅紗蓋住的東西。

    丫鬟走到使者身邊停下,道:“拜見天朝皇帝陛下!毖诀吒缴硇卸Y。

    “免禮!被噬侠@手后太監總管道。

    呀的,使者就是皇上親口說免禮,而丫鬟就由太監代替,沒有人權呀!依落心里嘆道。

    “皇帝陛下,這就是我國的國之珍寶,九龍環首玉龍杯!笔拐哒f完將蓋住的紅紗掀開,紅紗揭開后殿內一片噓咦之聲。

    “九龍環首玉龍杯,杯身由白玉做成。把手雕刻數條龍,共有九條龍。故稱之為九龍玉杯。玉龍杯雕琢精細的九龍杯,如果內盛滿玉酒,立即可見有九條翻騰之蛟龍!笔拐咭环咸喜唤^的解說。

    “我國君主為表心意將此國寶進獻給天朝!

    “使者說,如果盛滿酒,便會有蛟龍翻騰?”皇上問道,皇上龍顏顯然有點不悅。

    “皇帝陛下,我可以為大家試一番!笔拐吲帜樕系男θ荻紨D在一起了。

    皇上沒有說話,示意太監總管讓其開始試練。

    使者把一壺酒盛入杯中,只見九條蛟龍活靈活現翻騰在杯中遨游。

    果然是杯中極品,非凡一般!被屎箝_口贊嘆道。

    “謝天朝皇后贊賞!笔拐呤切Ψ切,雖是謝言,語氣卻有點挑釁。

    皇上雙眸不經意看了皇后一眼,看得皇后心里發慌,卻不知道為什么。

    這皇后到底是如何登上一國之母的位子的,怎會如此膚淺。依落心中鄙夷道。

    “鄂溫克國將如此珍貴的國寶進貢,朕也會讓使者空手回去,朕會賜以珍寶讓使者帶回!被噬系凝堫伈粣,這鄂溫克國明著是進獻貢品,實際卻是挑釁和彰顯。彰顯它一個小國卻有如此物品,而他泱泱大國卻拿不出。

    “我帶我國君主,謝天朝皇帝陛下還之!笔拐卟⒉皇侵苯又x禮,而是說還之。想我鄂溫克國位于天然之地,每年產珍珠瑪瑙玉石不計其數,卻要對云龍王朝俯首稱臣,這讓鄂溫克的百姓早有不服,才趁今天進貢之際將其打臉。使者心里蔑視。

    哼,依落將一切都看在眼里不經意嘆氣藐視一聲,只視乎這一聲太大讓坐在上位的皇上聽見了。

    “韓王妃這是何意?”皇上開口問道。依落離皇上的位子不遠,加上使者那一句話讓殿內有些安靜。

    哎呀,聲音那么大干嘛,這一下自己給自己找麻煩了。不過,這個使者應該好好教訓了,好讓他知道饃饃是面做的,這天朝還輪不到一個小國家能冒犯的。

    依落起身微微附身行禮,“父皇,這鄂溫克國進貢了一個酒杯而已,父皇何意要賞賜他們東西。只怕我國的任何一樣的珍品都比鄂溫克國的酒杯來的珍貴!币缆湟痪滟p賜就扳回使者哪一句還之了。

    依落話一出,胖使者臉上的笑容沒有,“不知韓王妃為何如此踐踏我國進獻之物?”

    依落笑了笑輕問道:“難道本妃說錯了?不是一個酒杯嗎?”

    依落說的輕巧,卻讓使者那張胖臉越來越黑力辯道:“九龍環首玉龍杯,雖是酒杯不過……”

    “不過,裝滿酒后會有蛟龍翻騰,雕蟲小技而已,也配在我朝天子眼下賣弄!币缆浣酉率拐叩脑,犀利道。

    胖使者氣的不輕用手指著依落道:“.!

    “什么,此杯能有蛟龍翻騰之像影,不過是因為白玉是半透明之狀而顯現的,使九條龍活靈活現。這卻讓酒味還是普通的味道,不像我國到處使用的夜光杯能使普通的酒變的味美。這九龍環首玉龍杯中看不用,且是白玉鑄成而已,我國的白玉方能是鄂溫克國的能比的?”依落一番話,讓朝中大臣大跌眼。這司馬丞相的女兒,居然會有如此見解。

    “父皇,所以臣兒媳說不必賞賜鄂溫克國任何物品。如果父皇賞賜貴重了,鄂溫克國國君明年又得費腦筋如何謝父皇恩賜了!

    “哈哈,好,說的好,韓王妃說的對。使者,如此說來朕還真不能賞們東西了!被噬犀F在龍顏大悅,他開始以為今天就被一個小國給譏笑了。沒想到依落會出現狠狠的扳回。果然是自己親自挑選的兒媳,不像其她人目光短淺。

    胖使者現在掐死依落的心都有了,一場原本好好的事情,卻被如此三言兩語給駁回,不光如此還被羞辱一番。

    “這位王妃口才非凡,想來能把白的說成黑的!笔拐哐例X咬的咯嘣咯嘣的響。

    “我朝乃是禮儀之邦,不會顛倒黑白,本妃只是說出事實!币缆涿佳圯p輕一閃,嘴角一抹笑偷偷劃過。小樣和我斗,回爐再造幾年吧。

    想不到他的王妃會這般聰明,今天的形勢只怕再座大臣都看不是很清楚。他的王妃不但看清了,還這搬有能力挽回。而且那一句臣兒媳說的好自然,聽的他好舒服!宮冥絕俊顏上展現了不曾屬于在外面的笑。

    南宮冥絕見依落像閹打了的茄子,不像開始跟打了雞血似的有活力心中不由的好笑。

    這時一個身穿鎧甲的左腰佩刀的人走進來下跪道:“啟稟皇上,圣天王朝太子殿下覲見!

    “快宣!边@個人朕等了好久,今天終于來了。

    “宣,圣天王朝太子殿下!碧O總管拂塵一甩道。

    “皓月參見云龍王朝皇上!别┰伦哌M殿內見禮道。彎身行禮語氣極為尊重卻不失自身身份,因是兩國國力旗鼓相當沒有行跪拜之禮。

    “太子請起!被噬贤䥽赖,威嚴的語氣中盡顯客氣。

    是皓月,他是圣天王朝的太子,依落心中驚訝!依落朝皓月看去,只見皓月此時身穿紫色緞袍,金絲滾邊,衣身秀莽。廣袖袖邊緙絲花紋是暗云花樣,藍色束腰。墨發被素色羊脂玉簪束起。一雙紅眸紅如血,加之他太子的身份依落覺得這雙紅眸更顯神秘。.

    皓月起身后走往紫初身邊挨著紫初坐下,皓月進殿后視線一直落在依落身上見依落將視線放在自己身上心里的暖意異常,皓月對依落溫柔一笑!

    依落微微一笑,依落這一笑不打緊!但是身旁的南宮冥絕臉早就成鍋底色。

    南宮冥絕霸道的把依落攬進懷里力度很重,薄唇附在依落耳際帶著邪音道,“王妃,要在看本王今天會好好收拾! 依落毫無心里準備就被拉進懷里反射性的想反抗,心里卻發現好貪這個懷抱!依落不動只是靜靜的讓南宮冥絕抱著,過了一會張開小嘴道,“他比好看,我偏要看!”

    不讓我看,我偏要看,氣死,誰讓在倩影樓抱著別人,依落在心里報復。 南宮冥絕眸里散出寒光,他現在恨不得毀了龍皓月的臉。更想堵住氣他的小嘴!南宮冥絕力度加重將依落禁錮在懷里,逼她直視自己。 “很好,王妃等著,看回府后本王如何要好看!蹦蠈m冥絕心里打定主意后,嘴角閃著邪魅的笑。并沒有注意依落和南宮冥絕的互動。

    而紫初見皓月坐在自己身旁覺得很納悶,別國太子主動挨著自己干嘛!

    皇上見皓月坐到紫初身旁,神色一喜,“皓月,今日能來朕很高興!朕還在擔心和紫初彼此不認識,紫初突然嫁去圣天王朝會讓們讓兩個不習慣!彪蘅慈讼駚矶疾粫绣e依落不就是最好的例子,皇上心里頗為自負。

    皇上話一出使原來就很活躍的氣氛變的凝聚,紫初更是慌得張大嘴巴。夏笙袖中的拳頭緊握手心都能捏出汗來了,而各小國的使者心中皆是驚嘆不已。

    小國使者驚嘆的是兩大王朝聯姻,意思就代表著以后云龍和圣天是一體的。

    紫初慌張的是怕夏笙誤會,只是自己何時多了這么一段婚姻,紫初百思不得其解。

    紫初放大雙眼看向身邊的龍皓月,卻見龍皓月正氣定神閑的在小酌杯中酒。搞什么呀,這太子怎么不急呢!難道還真的想娶我。

    沒辦法的情況下紫初用手肘動了一下皓月,并且還對他使眼色悲劇的是龍皓月卻裝著不知道。紫初本能性的想發火,不過目前卻不敢造次。

    怎么辦..怎么辦呀,紫初在自己心里走圈圈急得不行。

    這便是史上最出名的和親和政治聯姻想康熙第五女和碩端靜公主?滴跏菍欀異壑,終究康熙還是將送去聯姻。最后公主的夫君被殺,家破人亡。依落想到紫初亦會去聯姻心中頗為苦澀。她知道聯姻一旦被提出來,那么勢必實踐。

    依落悠悠起身想幫紫初,不料聽見一句話,“父..父皇..兒.兒臣不愿意嫁!弊铣蹼m然說的一句話不連貫,然,還是把心里所想的話說完了。

    紫初的話引起整個夕顏殿的轟動,自古女子有了婚約,便是他人之婦。如今一朝公主當面拒親不嫁,如果領國追究起來的話會使兩國失和邦交不定社稷不穩。退一萬步來講受辱之國不予追究,身為一個為女子和公主的人是不能說出此番話的。

    -本章完結-

百度搜索 穿越之韓王棄妃 天涯 穿越之韓王棄妃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

章節目錄

穿越之韓王棄妃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天涯在線書庫只為原作者南宮常璃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南宮常璃并收藏穿越之韓王棄妃最新章節。

gpk钱龙捕鱼怎么没有试玩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