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穿越之韓王棄妃 天涯 穿越之韓王棄妃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

    ..co,最快更新穿越之韓王棄妃最新章節!

    依落努力不讓自己笑然后跟皓月說:“那可不,我們才走了這么一點!

    “呀!走吧!别┰聦櫮缰缆。

    皓月和依落一路玩鬧,一路看著農夫們在辛勞的收著稻子卻又洋溢著滿足的笑。

    早晨的日出已正在西落,皓月和依落離開了鄉間。

    皓月本是打算送依落回家的,依落拒絕了自己便和映雪獨自回家了。依落和映雪走在后門,卻看見小梅在門前走過來走過去的,急的感覺像熱鍋上的螞蟻。

    依落心里立刻就覺得不妙,小梅從小跟著依自己。小時候小梅遇到事情就很驚慌,最后在自己的教導下就變的遇到什么事情都很鎮定,何時像今天這般。

    依落便快速走到小梅面前問道:“出什么事了,怎么這般慌張?”

    小梅太著急了所以沒有看見依落已經到她身旁了。不過,聽見依落的聲音后小梅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來緩解焦急的心。

    小梅放松自己一直緊皺的額頭說道:“王妃,回來了?齊王妃回府了,說是要見!毙∶烽_始并不知道娘娘把她和心兒調離身邊是要出去玩的。直到一個小丫鬟來秋落院說齊王妃回府等會就過來見娘娘。聽到話的小丫鬟去內室打算要將此事告知娘娘,卻沒有見到映雪和娘娘。這時一個小丫鬟便找到了自己說娘娘不在房里,自己便有一種不好預感,那就是她家娘娘應該是偷出府去了。

    “回來就回來了,她要見我,我就得讓她見?”依落挑眉,眼里盡顯厭惡。

    依落說完話就不作停留朝府走去,小梅和映雪跟著后面。而小梅繼續開口說道:“娘娘,齊王妃來秋落院第一次,我告訴她在還在小休,等醒了我就去回話,齊王妃到也沒有為難我就離開了。但是我還是怕齊王妃去而復返,我就讓心兒找李統領在秋落院外守著。過了兩個時辰后齊王妃果然來了,李統領阻止了她,齊王妃卻要硬闖,李統領礙于她的身份不敢有過分的舉動,而且齊王妃如今已有身孕,李統領更沒有辦法只能讓她硬闖,最后還是夫人出面阻止了她。不過,她卻說夫人藐視她要將夫人拿下,還好李統領沒有聽命于她。不然,夫人現在就有罪受了!毙∶废氲絼倓偰且荒贿是心有余悸。

    而依落在聽到司馬月如居然要將母親拿下時,臉色早就很難看了。

    “夫人現在在何處?”依落現在的語氣已經透露著她里心里的著急,因為司馬月如現在的身份要動母親不是很難的事情。如果司馬月如今天帶了侍衛只怕母親現在早已被拿下。

    “夫人在秋落院里,門外有李統領守著!

    依落想著母親現在的處境,不由的加快自己的腳步。依落走到秋落院外,看見李飛心里對李飛多了一份感激。

    “屬下參見王妃!崩铒w見到依落后上前行禮。不過在見到依落后他感覺自己頭頂上的烏云終于散了。

    “起來吧,李侍衛退下吧。對了吩咐人去告訴齊王妃,我已經醒了!币缆湓谡f最后一句話時,有些冰冷。

    “是,屬下告退!崩铒w轉身離去。

    依落走進秋落院里,只見自己的母親坐在前廳的上位。依落快速走到蘇心蕊身邊跪了下去忍住自己將要掉下去的眼淚用自責的而有低沉的聲音說道:“娘,對不起,都是女兒胡鬧讓受委屈了!”依落此時現在跟本顧不得禮數的事情了。

    蘇心蕊看見一身男裝的女兒,本想責備一番。但是想到待會女兒還有一場硬仗要打,因為她能感覺到司馬月如是來找茬的就由想要責備心里改為用手彎腰去扶起女兒。

    “落兒,快去把衣服讓小梅給換了。還有就是不能給我下跪,這么人看著。而且現在月如還在府里!碧K心蕊將依落扶起后說道。

    依落知道母親擔憂什么,沒有言語只是點了點頭朝里屋走去。

    小梅給依落換著衣服,但是依落感覺小梅有點心不在焉。

    “哎喲,疼!边@時依落突然感覺頭上一陣疼痛,疼的她都有點面部扭曲了。

    “啊.!毙∶贩磻^來,原來是自己在為娘娘插簪子的時候用力過重傷到娘娘。小梅立刻跪下說道:“娘娘,對不起!

    小梅心里很是自責,因為自己不專心傷到娘娘了,便不由自主的跪下了。

    依落看見小梅這般有些納悶今個這丫頭怎么了,她可是從來沒有對自己下跪的。

    依落轉身彎腰將小梅扶起來耐心的問道:“小梅今天在想什么?還有就是不小心弄疼我了嗎,干嘛下跪?”

    “娘娘,我是在擔心!毙∶氛f出心里的想法,手里的簪子也放在梳妝桌上。

    依落微笑,她就知道小梅心不在焉一定有原因。

    “擔心我什么?”

    “我剛剛在門外聽見,娘娘讓李統領去告訴齊王妃醒了,我怕齊王妃過來尋娘娘的事。齊王妃現在懷著孩子,娘娘一定會吃虧的!毙∶分例R王妃一定是回來給紅夫人報仇的。所以她很怕齊王妃使用什么卑鄙的手段對付自己的主子。

    “怕她尋事就不見嗎?她既然回來了就不會輕易離開。還有就是誰說我就一定要吃虧?她是懷著身孕,但是她也絕對不敢拿她肚子里的孩子來與我置氣!

    “好了,不要想那么多了。來給我梳妝吧!币缆滢D過身子對著銅鏡。

    小梅還是不為所動,只是站在原地發愣,心里想著怎么自己這么不鎮定。

    依落輕出聲說道:“要是在不給我梳妝,等會齊王妃看見我這儀容,豈不是要讓她笑話了去!

    “是哦,一定不會讓齊王妃笑話了娘娘。我一定要給娘娘化最好妝。雖然娘娘已經長的夠美了,但是如果加上自己的化妝技術一定會讓娘娘像仙子一般!”

    小梅對著銅鏡開始給依落梳妝,小梅手很巧一會就好。

    “小梅,這丫頭的小手越發的巧了!币缆淇粗约涸阢~鏡里的臉,覺得簡直比現在什么毛戈平還化的好。因為依落像來喜歡素顏要么淡妝,所以一直不知道小梅的化妝技術是這般的好了。

    小梅聽見依落夸她,發出咯吱咯吱的笑聲。

    依落從凳子上起身來,對小梅說道:“我們去前面,等待齊王妃得到來!

    “是,娘娘!毙∶诽С鍪謱⒁缆浞鲋皬d走去。

    依落和小梅出來的時候,看了一下司馬月如還沒有來。便走到蘇心蕊旁邊的椅子上坐下去和蘇心蕊開始說出閑話家常。

    過了一炷香的時間從外面進來一個丫鬟對依落行禮,道:“奴婢參見娘娘!毖诀邔⑹址旁谘g微微欠身。

    依落和抬眼看著丫鬟問道:“有什么事?”

    “娘娘,齊王妃來了,現在正在門外!

    “嗯,知道了,退下吧!

    “是,奴婢告退!毖诀呗耐瞥龇块g。

    丫鬟剛走不久,依落就聽見秋落院的丫鬟和奴才在對司馬月如行禮。

    聲音結束,依落就看見大腹偏偏的司馬月如被丫鬟扶著緩慢的朝房間里走來身后跟著十幾個丫鬟排場很大。紅夫人也來了,但是她是被丫鬟扶上的,只怕是上次的傷還沒有好。

    只是羅紅珍都成這樣了,還想著去找自己的女兒回來給自己出氣,但是就是不知道羅紅珍這注意能不能得逞,依落在心里冷笑。

    “奴婢,參見韓王妃!彼抉R月如帶來的丫鬟紛紛上前行禮。

    “奴婢,參見齊王妃!毙∶,心兒,映雪和蘇心蕊的貼身丫鬟小敏對司馬月如不卑不亢的行禮。

    “都起吧!彼抉R月如搶先說道。那種優越感,從司馬月如言語中展現的淋淋盡致。

    丫鬟們都起來屏退到一邊,司馬月如還是站在房間中心,被丫鬟扶著。

    蘇心蕊正要起身,卻被依落制止,只聽依落說:“小梅,還愣著做什么,還不去幫忙將齊王妃扶到座位上坐著,現在齊王妃可是懷著身孕,不能久站!币缆渥匀恢浪抉R月如是什么意思,但是自己就是偏不讓她如意。

    “是,奴婢馬上去!毙∶窂囊缆涞纳砼噪x去,走到司馬月如身邊微微欠身行禮,道:“娘娘,奴婢扶過去!

    司馬月如自是不愿意讓小梅扶的,自己走到旁邊的側座緩慢的坐下。

    司馬月如坐下后,唇上化著淡淡的口脂,嬌顏露出看似很真的笑顏輕聲說:“姐姐,不知道小妹的娘是如何冒犯到了母親的!

    在古代大戶人家小妾生的孩子都叫當家嫡母為母親。

    依落感覺到了司馬月如的變化,一點都不像原來那般張揚,不緊如此還多幾分穩重和隱忍,還很有做齊王妃的氣質。這到讓依落頗有一點意外。

    依落隨意瞟了司馬月如一眼,道:“誰告訴,羅紅珍是冒犯了母親,羅紅珍誰也沒有冒犯。只是她在賭本宮!币缆渲澜裉斓乃抉R月如并不好對付。

    司馬月如將旁邊小桌上丫鬟剛泡上來的玫瑰花茶端起喝了一點,放下茶杯后問道:“不知道,她都賭了姐姐什么,能讓姐姐發這么大的火!

    司馬月如剛聽到自己娘派人來告訴自己司馬依落她,所以便立即換了衣服回家來了;貋聿胖雷约耗赣H挨打是前幾日的事情了。

    “她賭了我,不敢將她怎么樣。因為她說我和身份是一樣的,所以她賭了我不敢!币缆浜敛辉谝獾恼f道,仿佛一切司馬月如不是在質問自己,而是在和她聊天。

    “還是就是我在教羅紅珍禮數,這羅紅珍年齡越大腦子也不大好用了,連基本的禮數都不懂了。月如覺得我打錯了?”依落稍有停頓后才說最后一句話。

    “教禮數,什么樣的禮數?”司馬月如嘴角生出一抹不屑之極的弧度。

    “這個禮數的問道,小妹到是聽娘說了一點!彼抉R月如看向上座的蘇心蕊繼續說:“母親現在的禮數就好嗎?”

    呵呵,依落笑出聲說:“妹妹,這就誤會了,剛剛我不是讓小梅去扶嗎?是妹妹不讓,自己走到側邊的位子坐下!币缆湟婚_始就知道司馬月如不會讓小梅扶她就故意吩咐之小梅。

    司馬月如感覺上了當,心里十分火怒,臉色就沒有開始好看了。

    “在說了,就算母親不讓座也是情理之中的。何況還是妹妹自己不坐的!币缆淅^續說道。

    聽到依落的話后更是惱火,司馬月如壓抑著自己的怒氣,說:“姐姐這話怎么講,妹妹不懂!

    “妹妹,并沒有攜帶回家的圣旨,所以就算回家了,母親也不該讓坐!币缆渲浪抉R月如絕對知道自己是私自回府,所以才會先發制人的告訴她。她和自己一樣是沒有回家的旨意,以免以后她進宮告了刁狀。

    “那我娘就該讓姐姐了嗎?”司馬月如此時的言語帶著一絲沒用壓制的怒氣,而司馬月如現在恨不得用心中的怒火燒死依落。自己回來的時候還想著這一次司馬依落該到倒霉了私自回府,但是自己忘了自己一樣沒用旨意。

    “妹妹是當齊王妃當久了,忘了自己在相府的身份嗎?忘了羅紅珍的身份嗎?更忘我的身份?”依落從上位起身厲說質問著司馬月如。

    依落對現在這種姐姐妹妹的把戲煩透了,只想快點結束。

    “羅紅珍是爹的小妾,我是相府的嫡女,她讓我不應該嗎?”依落的語氣帶著怒氣,此時的依落覺得如果今天在和司馬月如這般的客氣,那么以后羅紅珍在府里更是要上天了,既然如此今天何不搓搓她們的銳氣。

    “自然不應該,本宮是齊王妃。本宮的母親就是齊王的岳母!彼抉R月如理直氣壯說道。壓根忘一些是事情。

    “如果今天來秋落院是質問我的,那么我告訴,還沒有那個資格!币缆鋸男伦逻B眼都沒有抬的繼續說。

    “哼,沒有資格,說本宮沒有資格?”司馬月如用著齊王妃的身份說,手還在腹部撫摸著。

    “齊王妃,覺得如今用什么身份來質問我?”呵,依落藐視的一笑后繼續說:“是用齊王妃的身份嗎?那么本宮告訴,本宮是當朝韓王妃,應該不比齊王妃地位矮一點吧?”

    “還有,羅紅珍做了十幾年的小妾,還是如此不懂尊卑。既然如此本宮今日就打了出相府,讓到別處謀生去。司馬月如這就是今日冒犯我娘親的代價!

    司馬月如聽了依落的話輕微一愣,涂著淡藍眼影的雙眼閃爍一下方才回過神來。心里想著,自己的身份和司馬依落一樣,不管用什么樣的身份都掙不贏她。況且自己現在這個樣子不能惱怒生氣,以免對腹中的孩子不好。不過,今天的仇自己記下了。

    但是現在她不能讓自己的親娘被趕了出去,那樣的自己的面子往那里隔“姐姐也會說,本宮娘是爹爹的小妾,只怕還沒有權利趕走本宮的娘親。再說本宮也不是吃素的!

    “本宮沒有權利?司馬月如未免太過張狂了?斷不說本宮有這個權利,就是本宮的娘親都可以將羅紅珍趕出去!

    “來人把羅紅珍給本宮丟出去!

    “是,屬下遵命!笔绦l統領張飛進來道。

    “本宮看誰敢!彼抉R月如擋在羅紅珍身前阻止著張飛。

    “張統領有本事就先將本宮拉開。不然,就動不了我娘!彼抉R月如威脅道。

    “齊王妃請不要為難屬下!睆堬w不吭不亢道。

    “本宮為難?本宮如何難為張統領?本宮只是說要拿下我娘就先將本宮拉開!彼抉R月如氣焰囂張。如果她連這點小事都輸給了司馬依落,那么她肚子里的孩子就白懷了。

    “都在鬧什么?”司馬廷玉回來后就聽見下人說月如在秋落院便心知不秒,卻想不到已經鬧成了這樣。

    “下管參見齊王妃!彼抉R廷玉說完前面一句話,便轉身給司馬月如行禮。

    -本章完結-

百度搜索 穿越之韓王棄妃 天涯 穿越之韓王棄妃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

章節目錄

穿越之韓王棄妃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天涯在線書庫只為原作者南宮常璃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南宮常璃并收藏穿越之韓王棄妃最新章節。

gpk钱龙捕鱼怎么没有试玩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