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穿越之韓王棄妃 天涯 穿越之韓王棄妃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

    ..co,最快更新穿越之韓王棄妃最新章節!

    一些關于她和南宮冥絕的事情,依落緩緩聽入耳中。依落聽到是說她是如何和南宮冥絕相遇相知,更是莫須有的加入了她和南宮冥絕之間沒有發生過的事情。且說的是那番轟轟烈烈,此時就連依落自己都覺得她和南宮冥絕是一對璧人。但是依落想到那一日在倩影樓的情形,心中不免澀笑。

    “想不到韓王既然是這么寵愛王妃,王妃真幸福!币粋溫婉如水的聲音說道,羨慕之意濃濃欲烈,恨不得她自己就是說書先生口中的韓王妃。

    “對呀!”隨著說書先生說完,在加上這個女子的話,附和之聲越來越多。更多羨慕之聲落入依落的耳中,而依落卻起身離開了座位。

    議論還在繼續,依落卻離開了茶坊。不過,心里卻在想那個女子說的那一句話,王妃真幸福。自己在這個地方會幸福嗎?南宮冥絕會是哪個像說書先生說的和她相知相惜的人嗎,應該不是吧!依落在心里問著自己。

    如果愛是前世修行而來的,那么南宮冥絕應該不是我修來的,因為他的懷里現在應該還抱著別人!依落覺得自己的心里現在簡直是亂七八糟的,更重要是的依落意識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南宮冥絕現在居然能牽動她的心緒!這種感覺讓她感覺很糟糕。

    依落又無目的走在街道上,不在像早上那般有興致了。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突然一個身影出現在依落的面前。

    “依落,快撞到柱子了!币粋散漫的聲音說道。

    依落驚慌的抬頭看著前面,后知后覺的問道:“啊..什么柱子?”

    依落仔細看著前面,沒有看到柱子,到是看見了皓月一副嬉皮笑臉的樣子站在她前面。

    “皓月,嚇我干嘛?”

    皓月用扇子輕輕的敲了一下依落的頭,假裝抱怨的說道:“還說?在想什么想的那么出神?我在身后叫了好幾聲,都不理我。我就走到前面,還是沒有注意,沒辦法我就只有嚇嚇了!苯裉煲辉缢稍谙喔獾娜司突貋矸A報他依落出門了。

    依落聽了他的解釋,簡直無語了。這皓月說的都是什么呀!自己走在大街上發呆沒聽見他喊自己,他就嚇自己。

    哎,依落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然后身子微微一側繼續往前走。不在打算理皓月。

    皓月上前擋住依落的去路,不準依落在往前走。

    “依落,不開心嗎?”

    依落睫毛動了動,小嘴一嘟用弱弱的聲音問道:“有那么明顯嗎?難道我臉現在已經寫了我不開心幾個字嗎?”依落覺得現在自己是很煩,至于不開心,是有那么一點,但是那也只是一點并不明顯呀!

    “嗯!很明顯!别┰曼c頭回答道。皓月有一點納悶,以他了解到的依落是只要出門了依落就不會不開心,今天這是怎么了。皓月在心里想道。

    只怕皓月一直都不會知道剛剛在茶坊里發生在依落身上的小插曲了。

    “依落,我帶去一個地方,那個地方或許會讓埽盡心里的陰霾!别┰抡J為以依落的性子應該會喜歡哪里的。而現在依落的樣子讓他很不舒服。皓月覺得仿佛見到依落,若依落是喜那么他便是喜,若依落是悲,他亦是悲!這個感覺是在那一次看到依落為南宮冥絕流淚時發現的!

    這樣的認知讓他更清楚,他對依落已是情烙入心;蛟S在第一次見到依落的時候,自己就因依落的那一句(嗯!的一雙紅眸更好看,如淚玉泣血)而已情烙入心上。只是隨著后來卻越來越不能制空了。

    “嗯!币缆溆眠^重的鼻音回答著皓月。依落一開始聽到皓月說的心里本滿是遲疑的,畢竟她和皓月并不是很熟悉。但是最后想到自己反正也是街上毫無目的在轉悠便答應了皓月。

    皓月朝遠處看了一下,一輛馬車就慢慢朝他和依落行駛來。

    “公子!壁s馬車的小廝下來對皓月拱手見禮。見禮后小廝拿出上馬凳,方便皓月和依落上馬車。

    皓月伸手要扶依落,依落只是微笑一下,自己就登上馬凳上去了。

    皓月抬回伸出的手,很便捷的上了馬車。

    馬車行駛出了城,馬車出城不久。依落就聞到一股清香的味道。

    依落聞到香氣立刻睜開雙眸問道皓月:“我們要去那里?”

    皓月見依落滿臉疑問,皓月用最為散漫的聲音回答道:“等會就知道了!

    “哦!币缆錈o趣的拍了拍手說了一個哦字。然后就用極小的聲音自言自語的說,賣什么關子嗎,哼。

    馬車行駛了一會就停下了,而就在馬車停下的地方,傳入馬車里的那股香氣卻越發的濃郁了。依落覺得這股清香好像在那里聞過,但是就是想不起在那里聞過。

    映雪將依落扶下馬車,映雪剛在街上見依落拒絕皓月扶她。所以她在馬車停下的時候,就在馬車外面守著好扶依落下馬車。

    依落下馬車后,映入依落雙眼的是一片金黃色和到處都是掉在地上將之枯萎的樹葉,唯美極了。

    依落朝那一片金黃色走去,輕輕的擺弄著稻穗。心里滿滿是美麗的回憶。

    秋天豐收的季節來了,所以稻穗發出的清香飄滿了整個鄉間小路。

    “皓月,謝謝!帶我來這里!币缆滢D身看著皓月用已經有些沙啞的聲音說道。

    “我不知道,會不會喜歡這里。但是看不開心,我也找不到讓開笑顏的辦法,所以只能帶出來走走。不過,現在看來很喜歡這里!别┰伦叩揭缆渖磉厹厝岬恼f道。

    依落感動得點了點頭說道:“嗯,我很喜歡這里!現在是秋天是農夫們最開心的季節,因為他們辛苦了一年,現在是回報的時候了。想到農夫們的人笑顏,我就很開心!”依落想不到在這個時代自己也能看見沒有成米的稻谷,還是在田里沒有收的。

    皓月覺得依落很不一樣,他原以為依落只是喜歡這樣用稻穗鋪成的自然風景,沒有想到她會有這番見解。依落是相府的小姐,居然會說農夫豐收過后的笑顏,她會開心。

    “依落,怎么能體會農夫他們辛苦勞作之后的感受了?”皓月問出心中的疑問。

    “我.我..”依落半天沒有說出一個字!彼枷雲s回到了在現代時候,她記得爸爸媽媽在她不到五歲就離婚,之后自己便和奶奶生活在一起。爸爸因為是過錯方,就把財產部給了媽媽,而且還要負責撫養自己。媽媽離開時給自己留過一筆錢在奶奶那里。爸爸開始創業沒有錢就沒有給自己和奶奶錢,因此自己和奶奶的生活就過很拮據。在一次需要錢的時候我就告訴奶奶,媽媽過錢給自己讓奶奶拿出來用。而奶奶卻搖搖頭,告訴我說那是留給我上大學的錢。

    等自己有一次放學回家的時候卻看見奶奶,在搗鼓什么東西,我上前去看驚訝的發現,奶奶居然在播種種稻谷。之后放假的時候就幫奶奶做事。直到秋天豐收過,奶奶那滿意而又慈祥的笑,是自己見過最美的笑。

    最后爸爸創業成功每個就給自己和奶奶很多錢,但是奶奶還是種很多東西。自己就問奶奶爸爸現在給我們錢了,為什么奶奶還是要這么辛苦勞作。奶奶回答自己的卻是,到了秋天豐收過后,她老人家會很開心。

    依落想到自己穿越到這個地方已是十幾年了,奶奶她還好嗎,還在世上嗎。想到此處依落抬起頭不經看向遠方,眼角的晶瑩一滴滴掉下。

    “依落,怎么哭了!”皓月看著依落掉下的眼淚心疼極了,溫柔的幫依落擦拭著眼滴。

    皓月的舉動讓依落驚慌失措,依落迫不及待的稍稍離開皓月一點用手巾輕輕擦掉眼淚說道:“我.我沒事,就是回憶曾經的事情眼淚就情不自禁的掉了!币缆浣廾珴駶竦。

    依落覺得自從第一次見到皓月,自己的感覺就很異樣,那是一種說不出的異樣。經過這兩次皓月的舉動,讓她自己有一種莫名的感覺。但卻和南宮冥絕不同。

    皓月感覺依落故意疏遠自己,心里暗自嘆氣。依落什么時候對我才會像對南宮冥絕那般,皓月在自己心里問著永遠也得不到回答的問題。

    “哦,什么樣的回憶,能讓依落如此!别┰掠迷囂降恼Z氣問著依落,他很想依落能跟他多說說她的事情。皓月又刻意的往依落的身旁捋一捋。

    依落蹲下欣賞著農夫種的花一邊回答道皓月:“這個不能告訴,這是我的秘密!币缆湫睦飬s在想,難道告訴他自己在想現代事情嗎,那么皓月會不會把她成瘋子呀。

    依落回答皓月后繼續看著農夫種的花,依落不知道這花的花名。這樣的花是依落沒有見過的;ǖ念伾珵轷r紅如曼珠沙華,花瓣開的很張揚。依落摘下一瓣花片,只見鮮紅中帶起一絲不起眼的白。

    “皓月,知道這花名嗎?”依落將花瓣放在鼻前聞了一下,卻一點味道都沒有。

    皓月上前看著那一株花,搖搖頭說道:“沒見過!

    依落聽皓月回答略微有一點失望,這樣驚艷的花兒,卻不知道名字。

    “皓月,怎么知道這個地方的?難道是靖王府玩膩了,跑到鄉間來玩?”依落挖苦著皓月,嘴角還露出微微的邪笑。

    她可記得第一次見到皓月時,他懷里可是抱著個無數個美人的。第二次見面和第一次見面那簡直是有過之而與不及呀。

    皓月聽出依落的另一個意思,心里簡直無奈極了。自己那只是在偽裝,皓月現在想解釋卻不知道該怎么解釋。只能有苦難言。

    “我前不久路過這個地方,還有就是我早就沒有住在靖王府了!别┰抡Z氣有一點焦急,他本是不想解釋的,最后卻說了這么一句。而皓月此時卻在心里想,如果依落在說一些她自以為事的事,他一定會....。

    依落將視線放遠去,卻見一些農夫們正在收稻子。

    “皓月,我們既然來了光站在這里豈不是很無趣,我們去走走這鄉間小路吧!

    “好!

    皓月轉身向身后的對小廝示意了一下,便和依落一前一后的朝更深金黃色走去。

    皓月和依落身影穿梭在掛著稻穗的稻田旁邊的小路上,小路上還有不曾枯黃的一片綠色景致。

    突然一只青綠色的螞蚱跳在一根青草上,依落停下腳步就用手去捉,那里知道螞蚱跑了沒有捉到,腳下卻一滑。

    啊..依落尖叫一聲,在依落以為自己一定會摔進泥田里時,皓月快速的將依落上前一拉,依落失去重心就摔進皓月的懷里。而皓月像是怕依落真的掉下去一樣,一雙手緊緊的摟著依落。

    時間仿佛在依落停頓了片刻,因為依落是沒有反應過來。而皓月是想就這樣抱著懷里,不打算松開。他在心里告訴自己,就一會就好,一會就好,因為在他心里現在好貪婪懷里人兒。恨不得時間終止在這一刻,他就能一直抱著。

    依落的小腦袋剛好在皓月胸前,依落感覺好像有什么東西在自己耳邊撲通撲通的跳。依落終于在聽到皓月心跳聲時候反應過來,現在是什么情況了。

    皓月還沉浸在這個依落意外摔進他的懷里的事,突然覺得腳下不很穩,要不是他是習武之人,只怕現在應經是泥人了。皓月穩住后發現依落已不在他懷里了,皓月突然有一點失望。

    皓月看著依落此時正低著頭,一根手指裹著依角。

    “依落,那里有這樣的,我救了不讓摔倒,到好反而恩將仇報!别┰乱桓蔽液芪臉幼。

    “謝..謝,還有對..不起!币缆溆X得皓月說的對,自己是差點將他推進浸滿水的稻田。但是在她反應過來后,她第一感覺就是推開皓月,所以她就使勁力將皓月推開。于是她現在很不好意思,連說話都不連串了。

    “依落,不要跟我說謝謝。更不能說對不起!逼鋵嶐┰逻想說一句,但是最終還是沒有說出來,因為他沒勇氣,他怕,怕說了以后,依落會躲著他。

    “現在可以將的小腦袋,抬起來了嗎?”皓月這一次又用扇柄敲依落的頭。

    別敲,敲笨了怎么辦呀!本來遇到那個壞家伙就會變的很笨,如果敲的更笨那怎么得了。依落在心里抗議著皓月的行為。

    依落抬起頭看著皓月覺得自己和他是一樣的,但是哪里一樣呢!咚的一下,突然腦子靈光一閃的知道了,自己和皓月哪里是一樣的了。

    “哈哈。哈哈....我知道什么地方一樣了,簡直是笑死我了!币缆湫Φ亩伎觳須饬,但是她確實忍不住呀。

    皓月聽見依落突然發笑感覺很奇怪是什么事情能讓她笑的這么開心,于是便問道:“依落,在笑什么?”

    依落用扇子對皓月揮了揮說道:“沒..沒.沒什么!币缆淅^續笑,但是心里卻在說,難道告訴,F在自己和他穿的衣服是一樣的,在外人的眼里自己就男子像剛剛那樣要是讓在勞作的農夫們看到,豈不是會掉下眼珠子。

    聰明如皓月,在皓月看見依落的扇子的那一刻就是知道依落心里在想什么了。他恨不得有一套女裝讓依落換上,但現在皓月只能是恨不得。

    皓月咬牙對依落說道:“不準笑了!

    依落一邊笑一邊說:“好..好,我不笑了..不笑了!弊焐险f不笑,但卻一直笑個不停。

    “依落,打算一直在這里笑,然后就離開!别┰绿嵝岩缆,他看到依落那無良的笑臉就想狠狠的去捏一下。但是他的理智告訴他,不可以這么做,因為依落還是很排斥他,而且她的心里只怕南宮冥絕還站了一定的位子。

    -本章完結-

百度搜索 穿越之韓王棄妃 天涯 穿越之韓王棄妃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

章節目錄

穿越之韓王棄妃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天涯在線書庫只為原作者南宮常璃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南宮常璃并收藏穿越之韓王棄妃最新章節。

gpk钱龙捕鱼怎么没有试玩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