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穿越之韓王棄妃 天涯 穿越之韓王棄妃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

    ..co,最快更新穿越之韓王棄妃最新章節!

    “娘,我是王妃。但是我是的女兒,哥哥的小妹!”依落假裝不滿的說道。

    “而且爹又不在,我過過嘴癮也好呀!”

    “呀!”蘇心蕊語氣有點無奈。

    司馬明玉覺得依落一點都沒變,還是和原來一樣。只希望她永遠這般快樂無憂,司馬明玉在心里暗暗的想著。

    “奴婢,拜見王妃!痹谝缆鋷兹苏f的正歡的時候,一個十分有靈氣的小丫鬟行禮道。

    “起來吧。有什么事!

    “老爺回來了,現在是午膳時間了。讓娘娘,夫人,少爺們都過去!

    依落在去前廳的路上仔細瞧了一下跟在身邊小丫鬟覺得面生的緊就問道:“娘,府里何時增添了這么一個水靈的小丫頭?”

    “她是哥哥這次帶回來的叫映雪!

    “嗯,哥哥帶回來的! 依落故意把哥哥帶回來的這幾個字語氣很重的再說了一次。

    她的哥哥什么時候學會給家里帶丫鬟了,且還是一個這么漂亮的小丫鬟。想到此處依落便忍不出咯吱咯吱的笑起來了。

    “落兒,又在亂想什么?”司馬明玉聽到依落笑的那么不自然,想必這別又給他出什么幺蛾子。

    “哥哥,在緊張什么?”依落不答反問,依落再一次看了那個叫映雪的丫頭,心里亦是有些注意了。

    “我..我!”司馬明玉半天沒有我出來,心里卻在想,現在他還是不要和想象力豐富的妹妹說下去,不然到時候吃虧生氣定是他自己。

    更重要的是他帶回來的這個丫鬟,比他的妹妹還要讓他頭疼。

    依落他們很快就來到用膳的地方,而司馬廷玉早就換下朝服,坐在那里了。

    “奴婢,奴才,參見王妃娘娘,娘娘萬福金安!痹诖怂藕虻膫蛉诵卸Y請安。

    “都起來吧!币缆湔Z氣柔弱,卻彰顯了她王妃的氣質。

    依落來到司馬廷玉面前行禮道:“女兒,拜見爹爹!币缆渲皇俏⑽澭卸Y,因身份的原因,依落無法行跪拜之禮。大多原因還是這里丫鬟婆子太多,怕行禮太過,怕他們口風不緊傳出府外引起爭議。

    “下管參見王妃娘娘!彼抉R廷玉上前行禮,縱然依落是他的女兒。但畢竟他是臣子,而依落皇家之人。

    依落快速立刻上前扶起司馬廷玉道:“爹,快起來。您這樣的禮讓女兒何以承受得起?您這是要折煞女兒呀!”看見撫養了自己十幾年的父親對自己行跪拜之禮心里就難過。

    “王妃娘娘,這是規矩。娘娘自然受得起!

    “好,爹。禮數也到了,快起來吧!

    司馬廷玉起來后道:“嗯,過來用膳!彼抉R廷玉不像蘇心蕊那般激動,他一回府就聽見管家說依落回來。但是他卻沒有在皇上那里聽到任何風聲,便知道這女兒是私自回府。

    小梅將依落扶到司馬廷玉的側位,卻見紅夫人此時正坐在那里,看見依落也沒有要起身讓座的。然依落也沒有要座的意思,剛要去另一邊卻聽見小梅說:“紅夫人,應該起來讓娘娘!

    “我一直座在這里,為何今日依落回來,我就得讓座?”紅夫人一副理直氣壯的說道。自從自己的女兒將自己救出回家以后,自己便一直座這個位子,今日卻要讓她讓位想得美。且今日自己是什么身份,紅夫人在心里想道。

    “還有依落都沒有說什么,這里那里論得到一個丫鬟說話,難道一個丫鬟還想當主子不成?”紅夫人用譏笑語氣諷刺著小梅。

    “姐姐,依落真不會調教丫鬟。姐姐應該多教教依落如何調教丫鬟才是!奔t夫人將話頭轉到蘇心蕊身上去。

    紅夫人的話讓小梅有些懊惱,卻也不敢說什么,怕給自己的主子惹麻煩。畢竟現在的紅夫人是齊王妃的母親,但是心里很委屈臉頰微微發燙。

    “劉紅珍,不覺得今日的言語有何不妥?”依落笑著質問著紅夫人。劉紅珍乃是紅夫人的本名。

    顯然今日劉紅珍惹怒了她,因為只要劉紅珍必言不語。她是要想制止小梅,而座到另一邊的。

    “我到不知,不如依落說說看!眲⒓t珍一副能拿我怎么樣的樣子。

    “放肆,本宮的閨名也是能叫的?見到本宮卻無動于衷的坐在那里不行禮到也罷了,且本宮不與計較。但是連基本禮數都忘了?只是父親的一個小妾,能有資格坐在現在的位子上?”依落走到用膳過后司馬廷玉休息時的座位上坐下,不快不慢的說道。且依落一身盡顯皇家風范。

    “看來那一次天牢之行,算是白走了?既然如此本宮就讓知道什么是比天牢走一遭更慘,方能長長記性!币缆淅^續說道。

    “落兒.”司馬廷玉聽到女兒這番說,便知道如果今日自己不出面。只怕,這劉紅珍怕是有些苦頭吃了。哪里知道自己話還沒有說出口就聽見劉紅珍這樣說了。

    “司馬依落沒有那個本事,我可不怕。以為是韓王妃就了不起,我的女兒也是王妃,如今和平起平坐,按照輩分來講,還得叫我女兒一聲五嫂!眲⒓t珍,藐視著依落,而且說著不怕死的話。

    “很好,本宮今日就讓看看,本宮有沒有那個本事,懲處這個叼婦!

    “還有,的女兒是王妃。的確,按照輩分來講,本宮是的喊一聲五嫂。但是女兒卻不是和本宮平起平坐,本宮是皇上親自賜婚下嫁于韓王,名字早就進了皇家玉蝶。而女兒的名字卻沒有出現在玉蝶上面,她現在見到父皇只得叫一聲皇上,本宮卻要喊一聲父皇,F在還覺得本宮和的女兒身份是一樣的嗎?”

    在帝王家名字沒有被注入皇家玉蝶,就不算是帝王之家的人。所以就算司馬月如嫁給了齊王,但是卻不是皇上親自下旨,皇上不承認的人,自然名字不會在玉蝶上面出現。

    “且本宮拋開王妃的身份,以丞相府的地位來說,本宮是嫡女,而算個什么東西?”依落想著自己在家這劉紅珍便這般猖狂。沒在家的時候母親為了自己不知道忍讓多少。想到這里依落怒意更甚,若今日不好好的治一治此人,她以后只怕比現在更加狂妄。

    依落說的平淡無奇,卻讓司馬廷玉驚訝不已,他雖然早就知道月如的身份和依落是沒有可比性的。但是這番身份的論調讓他震撼。同樣讓他感覺到女兒身上的怒氣,他剛想阻止卻來不及了。

    “相府,侍衛何在?”依落對門喊道,威嚴之音響應著整個房間。

    不一會,丞相府里的侍衛就部到齊。

    “屬下侍衛統領李飛,參見王妃娘娘!

    “起來吧,李統領!

    “是!崩铒w起身站起,這李飛亦是認識依落的,但是卻從未見過有如此怒氣的依落。

    “不知,娘娘叫屬下來有何事。?”

    依落冷冽的說道:“將此刁婦,脫下去重打五十大板。要是打完撐得住沒死,到時候就吩咐人請個大夫給她診治。若是死了,就去齊王府請齊王妃回來給她收尸!

    “是,屬下遵命,帶走!

    “司馬依落,敢打我,我女兒不會放過的...不會放過的!眲⒓t珍并未求救,只是被拖走的時候嘴里還說著這些話。

    好好的午膳,卻因此事弄的很不愉快,膳廳里氣憤凝重。

    依落慢慢走蘇心蕊身邊蹲下,眼淚掉了下來,帶著哭聲說道:“娘!是府中嫡母。卻為了我這個王妃的頭銜和怕給我惹麻煩,忍了這個小妾給置氣。我好難安心!娘,若想讓我離開以后安心些,以后娘一定要學原來一樣,不必為我忍著!

    蘇心蕊知道女兒今天打了劉紅珍都是為了自己出氣,不經感動的眼眶紅潤拉著依落的手說道:“嗯!娘以后都聽的!

    蘇心蕊看到女兒這般自責心里就覺得原來的忍,真是愚蠢極了。

    依落看了看父親,她像來對自己的父親是又怕又尊敬,今日若是父親出來維護劉紅珍,她必然是不會打劉紅珍。

    司馬廷玉看見女兒在看自己就知道依落在想什么。便故意咳了一聲然后說道:“落兒,劉紅珍冒犯和心蕊,要怎么處置,為父不會阻攔的!彼抉R廷玉知道依落雖然任性調皮,卻很孝順。如果今日劉紅珍沒有故意諷饑心蕊,依落是不會如此的。

    午膳過后,劉紅珍被打一事就傳遍了。府里的丫鬟婆子和奴才都覺得異常的痛快和大快人心。因為這劉紅珍自從司馬月如嫁進齊王府后就在府里對下人動輒打罵,讓相府里的下人苦不堪言。

    一道屬于雨后最為柔和的一縷陽光,照入依落的房間。

    依落打開房門走到外面敞開呼吸,吸陽光的味道。依落回府好幾天,總想出去玩,但是天空好像總是不作美一樣,天天都下著綿綿細雨,弄的她感覺自己都快要發霉到頭頂長蘑菇了。

    “小梅,去將映雪叫來!币缆浞愿赖勒谧鍪碌男∶。這映雪是這幾日暫時伺候依落的。但是映雪卻依落要來的。映雪可是頭等丫鬟,專門伺候她哥哥的。

    “王妃,找映雪干嘛?”小梅疑問道。小梅覺得這映雪雖然暫時伺候依落,但是近身伺候的還是她和心兒呀。

    依落覺得現在吩咐小梅和心兒這兩個丫頭做事她們總會問這問那的,這讓她很頭疼。重要是的這兩個丫頭現在總是有點小小的管著她,自己做一點事,她們總會說,王妃,這樣不行,那樣不可。所以今天一定要讓她們遠離自己。打定主意的依落秀眉輕輕一揚說道:“去把映雪找來,就和心兒直接去把我到混在一起的五谷分開。不用來我這里了,我晚上檢查的!

    “啊.啊,王.”小梅驚訝,而且還沒有說出妃字就聽見依落說:“王什么呀,還不快去?要是在多說一字我就讓們兩個分更多!币缆浼傺b威脅道。

    小梅在驚訝中離開,等小梅離開后依落便高興的笑了起來。哼,讓們兩個總管著我,看我怎么收拾們。依落一臉陰險的算計著自己貼身的兩個丫鬟。

    不一會映雪就來了,這映雪一開始聽到要過來伺候依落時就十分不愿意。今日依落又單獨找到了她,她不知道這么位王妃心里在想什么。只能硬著頭皮過來。

    “奴婢參見,王妃娘娘。不知娘娘找奴婢做什么?”映雪的語氣不難聽出她的不快。

    “呵呵,映雪,知道嗎?現在語氣到不像是一個丫鬟,而像一個小姐主子!币缆淝浦逞┬α诵φf,像是試探,又像是開玩笑一般。

    “我知道有滿腹的疑問,但是我不會告訴,F在要做的就是穿上這套男裝,和我一起出門!币缆淠弥稚系哪醒b說道。

    換一個丫頭,出門應該能玩的更盡興;丶疫^后,依落因為一些事情讓她很煩心,她現在想出去走走。

    映雪沒有理依落直接,而是面無表情的接過依落手上的衣服走進房間換衣服。

    映雪和依落換了衣服從后門出府,走到吵嚷的街上。依落滿是興致勃勃的出來,卻漫無目的走在街道上。

    “公子,我們這是要去哪里?”映雪看著依落沒有目的走著,于是便開口問道。

    依落將映雪的話聽入耳中,便四處看了一下,最后說道:“我們喝茶!

    不會吧?這王妃娘娘費盡心思出門就是為了去喝茶。有沒有搞錯,這司馬明玉兩兄妹真是有問題。映雪心里想著,卻不作停留就跟上依落的腳步走進茶樓。

    依落走進后茶坊找一個靠窗的位子座了下來,依落看著這間茶坊的客人就覺得很不可思議。這樣一個小小的茶坊生意為何會這般的好。

    就在依落思想之際,一個小二走了過來很有禮貌的問道:“公子,要飲什么茶?”店小二隨意用帕子擦了擦桌子。

    “花山云霧茶一壺便可!币缆湎騺硐矚g飲云霧茶,她覺得它生長的環境不錯。

    “小二,們這里天天生意就這么好嗎?”依落問道。依落想如果一個這么不起眼的茶坊生意就能這么好,那要是自己開一個更大,且檔次更高的,那豈不是要賺翻了的節奏。

    “公子,還不知道呀?”店小二滿臉驚訝的問道。

    “原來是很冷清沒有客人的,只是從半月前我們老板去請了一個說書的先生說故事,我們茶坊的生意就這樣好了。來我們這里飲茶的人都是來聽說書先生說故事的,而且都是姑娘!

    依落將視線放遠看去,果然都是女子居多。

    來聽故事都是女子,那么想必那說書先生說的應該是愛情故事吧。依落在心里笑了笑,想不到在這個時代也會有將纏綿悱惻的愛情在大庭廣眾之下當故事的說出來。這到依落不免有些好奇,于是問道店小二:“說書先生都說什么?”

    “這不一定,基本什么都說,具體說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就是一個店小二聽不懂那些。但是今天說的是當朝韓王和韓王妃的事情。所以今日那個說書先生一定會收入很多的!

    店小二的話映入依落耳中,依落不由的微微一愣。

    南宮冥絕和自己的事情,依落的第一本能是想抽身離開的。但是她很好奇,她和南宮冥絕會讓這說書先生說成什么樣。所以依落便如別人一般等待那個人。

    “映雪,不坐下就那樣站著干嘛?快坐下!币缆鋵τ逞┱f道。

    即是不凡之人,何苦這般。依落自言自語說道。

    映雪當做沒有聽見依落嘟囔的話,直接坐到椅子上。

    等了半個時辰,說書先生終于到了,開始了他的今日要講的。

    -本章完結-

百度搜索 穿越之韓王棄妃 天涯 穿越之韓王棄妃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

章節目錄

穿越之韓王棄妃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天涯在線書庫只為原作者南宮常璃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南宮常璃并收藏穿越之韓王棄妃最新章節。

gpk钱龙捕鱼怎么没有试玩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