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穿越之韓王棄妃 天涯 穿越之韓王棄妃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

    ..co,最快更新穿越之韓王棄妃最新章節!

    “是,皇兄;拭弥e了!弊铣鯐e才怪叻呢,她經常和依落在一起,她知道依落的秉性。更知道她皇兄剛剛上演的哪一出好戲。

    不過擁抱是真的,嘿嘿!紫初在心里想著,嘴里發出咯咯笑聲。

    依落抬眼望去,卻看見南宮博彥和皓月,于是便問道:“紫初們怎么結伴而來?”

    “沒有,我和三皇兄是外面遇到,最后就一起來了!

    皓月看到如此親密的南宮冥絕和依落,一雙紅眸就如血艷一樣的紅。

    而依落感覺身上的玉佩卻散發著淡淡寒意。便朝皓月看去,當看到皓月的眼睛時依落突然覺得害怕了來。便將視線離開皓月。

    “依落,櫻花祭女快來了,我們先過去吧!”皓月淡淡開口說道。

    皓月平靜的語氣,讓人有一種錯覺,仿佛依落是他的妻子,而不是當今韓王妃。

    “本王的王妃自然是和本王一起,皓月公子就不必如此多事!边@一次南宮冥絕毫不客氣,因為他要是在客氣的話,他的妻子就真的被人給搶走了。

    依落并不理會南宮冥絕和皓月,獨自走了。依落仿佛能明白一些事情,卻又不明白,她得自己好好的想想。

    一行人見依落走了,也跟著上去。只是皓月在邁過南宮冥絕身邊的時候用只有兩人能聽見的聲音說道:“韓王,既然如此沒有自信?”

    “皓月公子,注意自己的身份!蹦蠈m冥絕沒有直接回皓月的問題,而是說了另一句話。

    紫初是女人自然知道她皇兄和這個叫皓月的人是情敵,只是她的七皇嫂會愛上誰了?經過和依落接觸下來,紫初知道依落并不在乎俗禮之人。

    一頂琉璃轎,十幾個侍女,一個身穿流沙淡紫色的衣裙,且用紫色絲紗蒙著面紗的女子。站在轎中宛如云中起舞的仙子,畫面美輪美奐!

    好美的女子,雖不見容顏卻能從她身上散發出的光芒來斷定她是極其仙玉的女子。這是依落給那個女子的評價。

    琉璃轎,停在據說是玉歆歌當年拔劍自刎的地方停下。女子下轎,跪下地,雙手并攏,視乎在祈禱什么。

    “紫初,她在做什么?”依落不解,那個女子究竟在做什么?

    “七皇嫂,每一年的櫻花祭女都是由滿十六歲的妙齡女子來擔當。而這些女子都會在哪里祈禱自己能找一個心愛的人就如當年先祖爺爺那般寵愛先祖奶奶!弊铣踅忉屢缆涞囊苫。

    想不到這櫻花祭既然如此無聊,這還真是天大的諷刺呢。如果這櫻花真的是象征著愛情的,那么玉歆歌當年為何自殺?

    依落離開座位,走到那個女子身邊靜靜的看著那個女子,并未打擾她。

    “這位姑娘,有什么事?”女子祈禱完后轉身問道依落,女子的聲音如山谷的回音一般美妙。

    “沒有,我就是有一點不解。為什么像這樣女子,居然也相信這樣的傳說能在這里用心祈禱這么久?”

    “姑娘,不相信嗎?不向往?”女子略略遲疑后道。。

    “不相信,更不向往!币缆浠卮鸬母蓛衾。

    女子聽到依落的問答后,抬手摘下自己的面紗,一張如瑤池仙子一般的面容露了出來。還且不能用傾國傾城的字眼來形容此女子,怕那樣字句褻瀆了她。

    “我叫夏竹絲,能和姑娘交個朋友嗎?”竹絲覺得眼前的女子和她有一樣的思想,既然有一樣的思想那就能做朋友。

    “司馬依落!币缆淇吹较闹窠z眼里的真誠,不摻半點雜質。在這個時代愛情碰不得,不代表友情就碰不得。而且她很樂意和美女做朋友。

    竹絲聽到依落的名字,明顯的一愣,有些不惑的問道:“是當今韓王妃?”

    “嗯。竹絲,干嘛那么驚訝?”而且我有那么出名嗎,怎么連竹絲都知道我的名字?依落暗自在心中納悶。

    “還怪我驚訝?是韓王妃,怎么不綰發?哪一個成過親的女子不綰發!彼_始一直還喊她姑娘呢!

    依落覺得像她們綰發很麻煩,所以一直都是一支珠釵,簡單將頭發固定起來。

    “哥哥,今天怎么舍得離開的本朝綱目來這里玩了!”竹絲對依落身后的人一番調侃,說完還不忘吐了吐舌。

    依落轉身看見怎么他們都來了就連赫連皓月都來了。

    “竹絲,回來了。不先回王府,跑來做什么櫻花祭女?”夏笙帶著淡淡責怪的意思。夏竹絲,夏笙的妹妹。

    “哥哥,還好我來做櫻花祭女!不然,怎么認識這位依落姑娘?”竹絲帶著幾分玩味的語氣說道。

    竹絲看似一句開玩笑的話,卻深深砸入了兩個人的心。

    姑娘,落兒不成綰發,她是心里不承認她和韓王成親的事?皓月想到這里嘴角露出一點這幾日都不成看到的微笑。

    南宮冥絕則是面無表情的冷眼注視著依落的發絲上。

    “明天把頭發綰起來,不準拒絕。不然,看我怎么收拾!蹦蠈m冥絕對依落威脅說道,他知道依落并未有他們想的這么多,只是怕煩,才不綰的。但是現在他想想都覺得憋的慌,自己的王妃怎么這么多人惦記。因此他想要依落綰起發來好斷了一些人的念想。一個是自己的皇兄,另一個就是現如今花名響都城的花花公子。

    “哦!币缆溆袣鉄o力的乖乖回答道。不反駁,因為別人說了,反對無效。

    “們慢慢敘舊吧,我去看表演去了!彼m然不喜歡俗套的表演。但是她想竹絲和夏笙她們都認識,想必一定回敘舊很久吧。

    不過,依落的此時無奈的樣子卻惹怒了南宮冥絕,南宮冥絕快速走到依落面前,抱起她就用輕功離開了櫻花園。

    留下一群人面面相聚。

    南宮冥絕抱著依落離地面不高時運用輕功飛了起來,這時卻聽見依落的尖叫聲:“哇,真的飛起了,這是真的,南宮冥絕怎么不早說不會輕功呀?要是早知道的話,早叫教我了,有這么厲害的師傅我一定學的會!币缆淇┛┬α似饋黹_心的就如一個小孩。

    依落穿越過來就想學的,但是除了在現代哪一點老本行學會了,其它是一點都學不會。但是父親不準,自己想學武功的事情就只能扼殺腹中了。

    南宮冥絕帶著依落來到了一個湖邊,湖面清澈透明,一眼望去水中的魚兒和水草清晰見底,周圍的青山綠萌將小湖圍繞著,甚是讓人感到愜意。

    “落兒,喜歡這里嘛!”南宮冥絕抱著依落輕輕在她耳邊說道, 一股從冥絕口中傳出的暖氣繚繞再耳邊。讓依落片刻失迷。

    依落覺得這樣的姿勢很不對用低低的聲音說道:“南宮冥絕先放開我好嘛!”

    “不放!落兒,我不放!我就這樣抱著!”南宮冥絕用低沉沙啞的聲音有點激動道。她現在恨不得將懷中的人兒融入自己,他的心才能安。

    依落不掙扎靜靜的讓南宮冥絕抱著,因為她知道掙扎沒有用。而且她覺得自己仿佛要沉淪在這懷抱里了。

    “落兒,知道嗎!我是一個城府極深之人,很會掩飾自己的情緒。但是偏偏遇到過我就控制不住,會動怒,會著急,會怕失去!怕失去,我開始以為我只是對感興趣。但是最后才發現,已住在我心中!卻笨的要死!一點都不知道!害得我有傷不想醫,有刺客刺殺不想躲!蹦蠈m冥絕說著說著感覺一滴晶瑩滴在他的手上。

    南宮冥絕低頭看著依落,只見她臉上到處都的晶瑩,他用手擦拭著那顆顆讓他心疼的晶瑩。

    “南宮冥絕,不要喜歡我知道嗎?只有笨蛋才會喜歡我的!這么聰明的人不應該喜歡我的!”依落越說越說眼淚就越流越厲害,讓南宮冥絕都擦拭不盡。

    “我不聰明,我遇到過后就不聰明了!如果喜歡的都是笨蛋,我就是笨蛋!”南宮冥絕知道落兒心里有他。但是他就是想不通為什么她就是不接受他。

    依落想到剛剛南宮冥絕對他自己的評價就難過到不行。這是要有什么樣的人生,才會這樣說自己?而現在他把自己當成那個能唯一能改變他的人。

    那么自己能給他什么?他又能給自己什么呢?以他現在在做的將來一定一國之君,那么自己是不是要和別的女人分享他?不,這是她做不到的,既然如此何不趁現在斷了他的念想也斷了自己的。想到此處依落一個勁將南宮冥絕推開離開了他的懷,離開了那個讓她心將要沉淪的地方!

    “南宮冥絕,我不是的那些妃子,隨玩弄,我不稀罕的寵愛!币缆溲哉Z冰冷,一雙冷眸展現了從未有的漠視。

    依落的話讓南宮冥絕身子一僵,他不敢相信這么刻薄的話是依落說出來的。于是發出哽咽的聲音不確定的問道:“落兒,剛剛說的都是真的?”

    “是,的寵愛對我來說,一點都不稀罕!币缆渎曇粲l的狠說著讓她自己都覺得心在窒息的話。

    “本王對的真心,就如此踐踏?”南宮冥絕此刻覺得心痛之極,這種心痛堪比當年宮中發生巨變時還要多,還要痛!

    “花本無心,何來有情?我便是那一朵有蕊無心的花!從頭到尾都是的一廂情愿,何苦怪得了我?”依落冷道。心中卻在苦笑。如果自己不是來自二十一世紀,可能自己還能接受眼前的人。但是偏巧她是受過一夫一妻制熏陶過的人,斷然是接受不了和別人用一個丈夫。

    “好一個一廂情愿,好一個有蕊無心。既然如此就在韓王府孤獨一輩子!蹦蠈m冥絕寡淡道。此刻他又恢復了他自己所說的毫無情緒的人了。

    南宮冥絕轉身就走,并未理依落能不能走出這里。天知道他現在心里就如硫酸在燒他,快要將他燒的快要活不了。

    依落看著南宮冥絕的背影,淚如決堤一般的流了出來了,這不是她想要的嘛?她不是在推開他嗎?為什么淚就這么不聽話的流下來了?

    那日到今日又十日之久了,這十日依落從來都沒有見到南宮冥絕。只是聽說穆靜又得了寵,而這十日依落卻是渾渾噩噩的。也不出王府,一點靈氣都沒有。

    “小梅,心兒,們兩個要出府嗎?”依落問著正在忙的小梅和心兒。

    小梅沒有回答依落的話,卻就如被人點了穴一般站在那里。心兒亦是如此。

    看到兩個呆頭鵝,依落又問道:“們去不去?”

    “去..去,王妃,我馬上去給拿男裝!闭f話的是心兒,心兒激動到不行。這幾日王爺沒有來,王妃亦是悶悶不樂不怎么說話,不鬧著出去玩,只是吃了就睡,連清水園都不出,F在主子好不容易有了改變,她怎么能不高興呢!

    依落換了一身衣服就出去了,依落出去后直接去了花街。因為她好像記得她要去找柳如蕓。這么以來她一直在收拾自己的心情,可是不管自己如何努力卻始終都平復不了。既然如此何不出去轉轉了,這才她愿意走出王府的原因。

    脂粉味沖滿了整條街,風塵女子露出香肩,個個都是濃妝艷抹的,一點都趕不上倩影樓的女子,這是依落的想法。

    老鴇子看到依落就像看到金子一樣,趕忙迎接依落。

    “喲!好久不見公子了,難道都不想姑娘們?”老鴇子拽著肥腰笑臉迎著依落,但臉上的粉脂都快要掉下了。

    依落不跟老鴇子廢話,直接進去主題說道:“本公子要如蕓姑娘!

    聽到依落要如蕓老鴇子面部一僵,立刻又笑臉說:“如蕓姑娘正在陪一位重要的客人,公子還是換一個吧!

    “既然如蕓姑娘在忙,找人給本公子彈點小曲來聽聽!币缆湟膊粸殡y老鴇子。畢竟自己心情不好,聽聽曲子找點樂子也是好的。

    “東藍,西胭,還不快來伺候公子!”老鴇子像是得到釋放了一般大聲喊道別的姑娘。東藍和西胭是倩影樓僅次柳如蕓。

    “們兩個還不帶公子去!崩哮d子對賣藝的女子說道。

    “是,公子隨奴家上前!睎|藍和西胭聲音魅的入骨。

    依落跟著她們進了房間,聽她們彈曲。不過,依落只是在打發時間。她想等著柳如蕓忙了,便可以去看她的容顏了。因為竹絲和柳如蕓都是自己給過評價最高的人。

    過了許久,依落覺得有些困乏就打算離開,于是開口道:“兩位美人,本公子今天先走了,改日再來!

    東藍玉指離開琴弦上,琴聲止然。西胭舞步停落。

    “公子慢走,奴家恭迎公子下來再來!眱扇巳崦牡。

    依落用扇子把西胭的下巴抬起,然后勾引似眨了一眼調戲道:“兩位美女如此多嬌惹人愛,本公子一有時間就會來的!

    “奴家可等著公子!蔽麟儆X得自己能陪到眼前的公子,簡直是幸運。她們是不得已才淪留在風塵。但是她們都屬于賣藝不賣身。不過,縱然如此還是有一些客人會對她們動手動腳的。但,眼前的公子看似風流,卻不會碰她們。心中對依落便有幾分感覺和期盼。

    依落和她們聊了一會便離開了房間。

    依落走到一個房間門外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她記得這是柳如蕓的聲音。

    心中便暗暗喜悅,她還以為今天見不到了。如果是那樣的話,自己就白白出來了一天,而沒見到柳如蕓豈不遺憾。因為她出來一趟不是很容易,南宮冥絕現在雖然不在管自己,卻不能總是往外跑。但想到南宮冥絕不在管自己,她就覺得好像少了什么。

    “少爺,就這樣推開不好吧?”正在依落打算推開房門的時刻,卻被小梅制止了。小梅覺得她的主子是個什么都敢干的主。

    -本章完結-

百度搜索 穿越之韓王棄妃 天涯 穿越之韓王棄妃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

章節目錄

穿越之韓王棄妃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天涯在線書庫只為原作者南宮常璃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南宮常璃并收藏穿越之韓王棄妃最新章節。

gpk钱龙捕鱼怎么没有试玩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