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劍出北冥 天涯 劍出北冥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

    當邱逢春身首分離之時,注意著那邊的所有人都難以抑制心中的震驚,尤其是嘴巴張的完全合不攏的程知味,此時已經開始懷疑自己親眼所見的到底是不是真實。

    邱逢春的真實修為,他們沒有人清楚,但想來一定不弱,北冥修現在根本沒有靈力可以揮霍,為何居然能持劍上前將其殺死,就算他的劍招如行云流水,將邱逢春的躲避盡數預判,但也不可能就將人這么殺了?

    在這種情況下,沒有人能夠收攝心神,就是本來也沒存著去保護邱逢春的心思,只是義務性的替他阻攔敵人的秋夜思,法術的凝聚都出現了一絲漏洞,而因為這個漏洞的出現,她的石塔險些被澹臺一夢破開一個口子。

    只有北冥修最清楚,自己這一次進攻能夠得手的原因。

    邱逢春的萬物生滅固然是圣閣中數一數二的功法,但其如果要重新凝聚肉身,消耗必然極大,他出劍之時,便已篤定了一個事實:邱逢春現在同他一般,靈力都已經基本渙散,只是他是真散,而邱逢春的靈力則盡數化為滋養身體的養分而已,就是這養分也不怎么豐富而已。

    在這一次出手之前,他以摻和了墮元的北冥寒氣強行將邱逢春冰封了一段時間,在那段時間中,邱逢春不得不以破碎的肉身應對來自四面八方的威脅,若是這樣都不能將他靈力損耗大半,那才是沒有道理。

    而他最后的底牌,便是藏在胸口的萬卷藏,在那種情況下,邱逢春想要保護自己,攻擊他一往無前時洞門大開的胸口是最好的選擇,無論邱逢春靈力還剩下多少,總不可能將這仙境都給摧毀。

    行云流水的劍法,加上事先的萬全準備,這才有了這震驚眾人的必殺一劍。

    但北冥修卻也清楚,這一劍怕是并不能要了邱逢春的命,于是他迅速飛起一腳,嘗試將邱逢春的身體踢入火海之中,但那個他不想聽到的聲音還是落入了他的耳中。

    “夠狠,可惜還差些火候!

    邱逢春的手擋住了北冥修飛來的一腳,光滑的脖頸斷面處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再生了一顆與先前一般無二的頭顱,就像是一道斷裂的樹枝上重新發起了新芽。

    如果不是剛才所有人都看到邱逢春的頭顱被挑飛,鮮血噴濺的畫面,加上現在他的脖頸處還有血痕的話,恐怕所有人都會自我懷疑,剛才是不是看到了幻覺。

    但很顯然,這種憑空長出一個頭的畫面,比幻覺要更加瘆人。

    只是不等邱逢春給人帶來更多的震驚,北冥修已用一記堅實有力的肘擊回應了他剛才的話。

    邱逢春頭顱初生,身軀不穩,整個人頓時被北冥修一擊撞進烈火之中,留給外面眾人的只剩下一個虛影,只是不等這個虛影在火焰中消失之時,北冥修自己也沖入了火海之中。

    是的,北冥修并沒有打算就此停手。

    萬物生滅的生字卷在萬卷藏中有著明確的記載,只要施術人的生命力量足夠旺盛,就算是粉身碎骨也能重塑肉身,甚至可以不老不死。

    邱逢春平日以老年人的樣子示人,或許就是在節省著體內的生命力量,而北冥修先前可以篤定,那只銀杏樹妖在生命的最后,將自己殘余的生命力量全部度給了邱逢春。

    莫說他已經殺了邱逢春兩次,就是再殺上十七八次,都未必能夠真正將其殺死。

    那么,就用這片邱逢春原本應該是用來抹滅什么重要事物的烈火,將他徹底的燒成灰燼吧。

    ……

    北冥修帶著邱逢春,撞入烈火之中,很快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到了這個時候,無論是哪一方的人,心中都是一片震驚,似是心神激蕩最盛的程知味,都已說不出半句話來。

    在所有人看來,北冥修的舉動,無異于在與邱逢春同歸于盡。

    他現在的狀態根本沒有靈力護體,如何能夠在火海之中生存?

    震驚歸震驚,兩邊的戰斗卻從未中止。

    澹臺一夢幾乎是第一時間想將北冥修從火海中撈出來,但她現在與胡勝熊合力對敵,若她離開片刻,胡勝熊可能會被秋夜思以守轉攻直接重傷。

    她本是不會在意胡勝熊的死活的,但看在這些日子她們還有些交情,于是打算告訴胡勝熊一聲,可當她準備出聲告訴胡勝熊,同時快速收劍之時,她看到了胡勝熊帶了一些抱歉的眼光。

    他同樣也想先去救人,打算將這個麻煩先讓她頂著。

    而當他們發現彼此想法居然如此相近之后,他們的攻勢配合依然未散,依舊是不斷地轟擊著秋夜思的石塔。

    沖動歸沖動,他們也都清楚,北冥修不會是想不開要把自己命搭進去的人,他會選擇拼命,但不代表他就不看重自己的性命。

    于是各自給對方在心中記了一筆之后,他們與秋夜思戰斗依然在繼續。

    雖然實際上,秋夜思并不會與他們拼命。

    ……

    厲牙的攻勢依舊如先前一般迅猛,何璧縱然使勁渾身解數,也不過抽空射出了三道凌虛指,這三指也沒有逃過厲牙的封堵,最終也不過在他的身上留下了幾道輕傷。

    坦白而言,何璧現在并不想與厲牙和鳳五玄糾纏,相比如何擊敗厲牙,他更擔心的還是邱逢春的安危。

    他喝道:“我們先停手,將他們救出來再說!”

    回應他的,是厲牙的兩柄匕首,以及從側面飛來的數枚羽翎鏢。

    何璧心中一驚,運轉靈力將攻勢勉強化解,喝道:“你們難道不管他的死活?”

    “管啊,但家主都做出了自己的選擇,那他肯定有自己的打算,我們去攪局,說不定還要被扣錢!兵P五玄微笑著看了一眼熊熊燃燒著的邱府,微微挑眉道,“要不要打個賭,回頭能夠從那里面出來的,絕對是家主!

    何璧咬咬牙,目光掃到面前厲牙的雙眼,厲牙的眼中只有堅定,以及兇狠。

    兇狠是針對他的,堅定則是對北冥修的信心。

    何璧沒有這樣的信心,他自己內心的動搖甚至還沒有止息。

    然后他發現,自己已經落入了下風。

    不只是這一場交鋒,還有信念的堅定程度。

    ……

    外面的戰斗依然在繼續,邱府里面的戰斗卻也沒有停下來。

    北冥修現在的身體狀況很差,不僅身上傷痕累累,丹田氣海也是一片空虛,他甚至都無法有效的調動天人道補充自身。

    以這樣的狀態置身于火海之中,他葬身火海只需要很短的一段時間。

    但現在的他,并沒有受到來自火焰的半分影響。

    因為一件流轉著符文的木甲,已是覆蓋了他的全身。

    天機符甲雖然主材是木料,但其上面的符文配合木料深處的金石材質以及其他物件,足以做到水火不侵,堅逾鋼鐵。

    這是在上一次陸臨溪以機關鳥傳訊時順便捎帶來的,在先前的戰斗之中,他沒來得及動用,到了現在,正是它發揮作用的最好時候。

    天機符甲覆蓋全身,北冥修將邱逢春摁在烈火之中,眼中寒芒涌動。

    邱逢春的身體在火焰中很快焦黑,但旋即便恢復如常,整個人反而看上去又年輕了幾分,但當火焰繼續炙烤之后,他的身體有干癟焦黑下去。

    這個過程一直在循環往復,北冥修的雙眼也是緊盯著邱逢春的變化,不曾給他任何喘息的機會。

    沖天烈焰能夠焚盡人的肉身,現在的邱逢春縱然有著萬物生滅護體,也只能在焚毀與新生中不斷往復,直到生命力量的最終枯竭。

    但與此同時,他自己的情況也不好受。

    天機符甲能夠隔絕熱意,卻不能消除火焰的存在,火海中的滾滾濃煙也能鉆入他的鼻腔之中,蠶食著他所剩不多的精力。

    火海之內,當有生死現。

百度搜索 劍出北冥 天涯 劍出北冥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

章節目錄

劍出北冥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天涯在線書庫只為原作者星落平川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星落平川并收藏劍出北冥最新章節。

gpk钱龙捕鱼怎么没有试玩版 广东十一选五shipin 破解时时彩平台的软件 二分时时彩开奖官网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先选金多多联系 18luck娱乐百家乐 江西时时彩停售 湖南快乐十分玩法介绍 股票涨跌由什么决定停 重庆快乐十分软件下载 最稳的1分快三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