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病毒 天涯 病毒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

    藍絲連說了三個“他”字,竟不知如何問下去才好。

    那女子(自然就是公主)沉聲道:“說來話長!

    藍絲立刻釘了一句:“總要說的!”

    公主嘆了一聲:“是,請進!”

    她略一側身,推開了一道門,讓我們進去,那是一間小小的會客室,陳設簡單,光線柔和。我趁機打量這個公主,只見她中等身型,略現肥胖,樣貌普通,和在任何地方可以遇到的該國女子,一點分別也沒有。

    但正如田活所言,她的雙眼之中,別有光彩,與眾不同,只是她目光有點閃爍不定,一望而知,她有重大的心事,已成她精神上沉重的負擔。

    進了房間,她先來到田活的身前:“你這人,真是——”

    她像是想責怪,但又忍不住好笑,神情言詞,都極其親切自然,看得人很舒服。

    田活更是身子發抖,顫聲道,“我……我……”

    公主已一伸手,把他眼上的那兩片東西,抹了下來。田活一恢復視力,看到公主就在他面前極近處,竟然整個人如同電殛一般,震動了一下。

    我在旁冷眼觀看,心想,公主作為女性,必然有天生的敏感,不可能不知道田活對她有特殊的感情。

    可是,她卻裝得完全不知道,若無其事,全然不理會田活異常的反應,笑道:“現在很好,衛先生來了,正好能幫我解決難題!”

    田活像傻瓜一樣,發出了幾下沒有意義的聲音,公主已向我望來。

    我立時道:“看得出你心中的難題,對你造成了巨大的困擾,但是我<bdo>..</bdo>未必能幫助你解決!

    公主低下了頭一會,才道:“我的難題是,我作出了一個假設,多年來,我一直在求證,可是沒有結果,這使我產生了極度的懷疑,懷疑是不是我的假設錯了,實際上根本沒有這回事!”

    公主說得很是委婉,她的話,也不是難明白,但在她未曾說出具體事實之前,我也不好說甚么,我只好道:“你的假設,不是平空而來的吧!”

    公主陡然有一陣激動:“當然不是平空產生的,有太多的現象,足以令我產生這個假設!

    我攤了攤手:“請問,是甚么現象,令你產生了甚么假設?”

    田活顯然也是第一次接觸到這一個話題,他也一直不知道公主在干甚么,所以他也神情緊張,全神貫注。藍絲自然也一樣專注,等著回答。

    公主先是抬頭向上,一副沉思的模樣,然后,又望了我一會,才把視線轉向田活:“田,你可記得,我第一次見你,是為了你哪篇論文?”

    田活忙道:“記得,我提出,為害人類的病毒,還有不知多少種未被發現,因為他們的體積極小,小了無窮小,所以無法被人看得到!

    公主道:“他們雖然小到不能被人看到,但它們存在,而且,人類知道他們存在,是不是?”

    公主忽然和田活討論起病毒的事情來,藍絲現出了不耐煩的神色,我向她使了一個眼色,示意她稍安毋躁,因為我料到,公主要說的事,一定很是復雜,非比尋常,所以她才用這個方法進行。

    我在未見這位公主之前,心情上頗懷有敵意,一則由于我推斷她行事詭異,二則由于她自己向田活承認,是人類的公敵。

    可是此際,才見面不久,我的敵意便在逐漸消散,因為她確然有一股令人感到親近可信的氣質。

    所以,我也毫無保留,接受了她的那種,看來是迂回的表達方式。

    這時,田活答道:“是,人類應該可以知道他們的存在──許多莫名其妙的疾病,人類不知其由來,有的歸咎于先天性,有的歸咎于遺傳等等,我相信都是由看不到的病毒在作祟,只是這種想法,還未曾被人類普遍接受而已!

    公主道:“請隨便舉一個例子!

    田活高興了起來:“好,譬如說,近視眼和遠視眼吧,這種人體上的缺憾,一直到現在,還未被和細菌病毒扯上關系,但我卻認為,那是有特種的病毒在作祟!

    我和藍絲互望了一眼,田活的這個例子,舉得淺白之至,但是卻意義深遠,他的意思是,許多許多,被現代醫學,認為是生理組織上的,沒有細菌的疾病,實則上卻有看不見的病毒在作怪!

    公主道:“推而廣之,人體的細胞會衰老──”

    田活立時接了上去:“原因有二:一、自然衰老,二,病毒在破壞,加速自然衰老!

    我失聲道:“古人有異常長壽的,那是……那是……”

    田活應聲道:“對,那是他們對抗病毒有成,所以才避免了過速的衰老,我沒有甚么根據,只是估計,病毒使人的壽命,只剩十分之一,人人都難以逃得過病毒對生命的吞噬!”

    我低聲道:“真是駭人聽聞!

    公主一字一頓:“渲只是小焉者!”

    我急問:“更嚴重的是──”

    公主忽然話題一轉:“血癌癥,低能癥,弱智癥等等有關腦部的疾病,人類也認為和細菌無關──”

    田活道:“當然,那也是病毒在破壞!

    公主向我望來,神情嚴肅之至:“所以,我認為,病毒早已入侵了人類的中樞──腦部!”

    我一時之間,還不能完全明白她的意思,所以我道:“你的意思是,許多腦部的病,并不是生理性,而是由病毒造成的!”

    公主一字一頓:“遠不止此!”

    我呆了一呆,藍絲和田活,也各有不明之色,公主伸手在自己的額頭上指了指:“人類其實很可憐,對自己的腦部,所知極少,連腦部最重要的功能──產生思想,是如何運作的,也不知道!

    我和田活,都點頭表示同意。

    公主吸了一口氣:“人類雖然不知思想如何產生的具體情形,但可以肯定的是,必然和腦部的某些組織有關,若是有病毒侵入了這個組織,那么,就會出現病態的思想,其情形一如細菌侵入了人體的組織,使被入侵的組織,變得病態和畸型一樣!”

    我聽到這里,不由陡地挺直了身子。

    公主的設想,實在驚人之至!

    病毒不但令人類身體受害起病變,也可以令人類思想受害起病變!

    公主直視著我,目光之中,充滿著異樣的光輝,她問:“你明白了?”

    我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因為在這時候,我有點明白她的想法,但又不能說完全明自,所以我只是呆呆地和她對望著。

    公主深吸了一口氣,語音開始激動:“人<u></u>本來不應該是現在這樣子的!或者說,人的思想不應該是如今這樣子的!人變成了現在這樣子,那是受各種各樣的病毒侵入而引起的病變,貪婪病毒令人貪婪,兇殘病毒令人兇殘,懦怯病毒令人懦怯,奴性病毒使人自甘為奴,人類本來美好的思想,堂堂正正的一個人,受了各種各樣病毒的侵入,而變成了現在這種樣子,那是人類在生病,幾乎整個人類在生!”

    公主深色的膚色,也由于激動而在雙頰上,泛出了紅色,她雙眼明亮,緊握著拳,聲音有點嘶。骸皫缀鯖]有人能例外,只有極少數人……還未曾受到病毒的感染……我不知道,或許……也已受到了感染而不自知……在病毒的控制下,人已不是人,人徒具身體,可是思想卻喪失在病毒之手,人只是……行尸走肉,地球人……已經變成了病毒的居所,病毒正在把地球人當作游戲的工具,看地球人表現種種的丑態,而它們則無盡無止地繁殖,早已成了地球上的主宰!”

    她一口氣說下來,聽得我、田活和藍絲三人,目定口呆,等她停了下來之后,是一陣極度的沉默。

    過了好一會,我才一字一頓:“你……你一直在和……各種各樣的病毒作斗爭?”

    公主笑了起來,她的笑容苦澀之至:“你把我說得太偉大了,斗爭?我憑甚么和他們斗爭?我只不過想把它們找出來,或者說,讓人類知道有它們的存在,好讓人類知道,我們有!我們這里有!”

    她說到激動處,伸手拍打著自己的頭,“拍拍”有聲,令人怵然。

    田活走了過去,握住了她的手,失聲道:“你的手好冷!”

    公主又道:“要治病,先要知道有病,可是……可是我若是告訴大家:幾乎全人類都有!幾乎全人類都在各種病毒控制下,不由自主地在丑惡行為的泥坑中打滾,結果會怎樣?結果是絕大多數有病的人,都會把我當敵人!當一群人,多少年來,都受奴性病毒的毒害的情形下,你試試去叫他們挺起脊骨來,堂堂正正做一個獨立自主的人?他們會笑你是傻瓜,他們會告訴你,在強權面前,最好是自動下跪,叩頭如搗蒜,千萬別和強權作對,和強權作對,沒有好處。很幸運或是很不幸,有極少類人未受奴性病毒的毒害,勇于和強權對抗,這些勇士,不成犧牲,也成了受奴情病毒害者的笑柄這種情形,由來已久,實在太久了!”

    公主說到后來,身子激動得發抖,田活就輕輕地擁住了她。

    我已感到身子一陣陣發熱,公主把一切人類的各種丑惡,都設想成是各種病毒在作怪,而她要設法找出證據來?墒钦缢f,早已習慣了病態的人類,怎肯承認,相信自己有病,一定要指出,人類的經常行為是病,那也就成了大眾的敵人!

    公主曾自嘆是“人類公敵”,自然就是由此而來的了!

    我勉力鎮定心神,吸了口氣:“單就奴性病毒來說,人類還是可以克服的,至少在地球上,已有很大部分的人,克服了奴性病毒!

    公主緩緩搖頭:“克服的不是奴性病毒,而是極少數人,擺脫了極權病毒的控制,使他們不屑成為強權者──人類中的強權者,歷代的帝王強人,也同樣是病毒控制下的工具,他們充當作病毒的工具而不自知,他們只不過是病毒大舉入侵之中的‘人奸’,中國的帝王自稱天子,說自己‘受命于天’──他們真的是受命于‘天’,不過這個天,是天字第一號病毒,病毒通過了他們,去殘害更多的人!而有很少數偉大而又清醒的人,竟然突破了病毒的圍困,回復了人類本來應有的自由、平等的想法!正因為如此,才使我感到,人類還可以有希望,能夠得到解救,我要對那些人進行研究──”

    她說到這里,又指了指自己的頭部。

    我失聲道:“你研究……他們的頭部?”

    公主一字一頓:“腦部!”

    我感到了暈眩,閉上了眼睛一會。

    作為公主研究對象的那些能擺脫病毒的偉人,都死去已久,難道他們的腦部(人頭),會到了公主處?

    我正在紊亂地想著,忽聽得田活問道:“是不是等人類之中,沒有了‘人奸’,奴性病毒就不能為害了!”

    我徒然“哼”地一聲:“消滅?不見得,但至少為害的程度,大大減輕,一中奴性病毒之害深的人,不讓他跪下,他會產生極度的驚悸和不安,無法活下去,總感到若能跪著,舔舔強權者(人奸)的腳趾,這才有無上的快感!”

    田活道:“我是說,當人類之中,已沒有自以為是天生的領導、統治者──‘人奸’之后!”

    我嘆了一聲:“還有其他各種各樣的‘偶象’可供崇拜,受奴性病毒入侵的人,若不把病毒徹底驅除,總難挺起脊骨來,做一個堂堂正正,獨主自主的人,總要依俯一些甚么,才能生活下去!當然,消滅了‘人奸’之后,情形會好得多,至少,沒有了‘人奸’的為虎作倀,人間的丑事,也可以減少一大半!”

    公主道:“也就是說,病毒活動的范圍,可以減少一大半!”

    田活喃喃道:“會有這一天!會有這一天的!”

    我苦笑道:“這本來就是人類的理想啊,可知病毒經過了許多年,仍未能毒害全人類!”

    我特別強調了“全人類”,公主凄然而笑:“當然,我至少未被奴性病毒入侵!”

    藍絲道:“你的身分,應該是被‘人奸病毒’入侵的對象!”

    公主挺了挺身子:“你看我可曾自封為受命于天?我可曾把自己當作是不可反對,一反對就有罪的統治者?所以,我沒受人奸病毒的侵入,我不是幫著病毒來毒害同類的人奸!

    公主頓了一頓,再次強調:“我不是人奸!”

    這時,我看到藍絲神色大是茫然,我就向她解釋:“日本鬼子打中國時,有一些中國人,幫著日本鬼子欺負殘殺中國人,這些人就是漢奸。如今病毒入侵全人類,有一些人,幫著病毒對付人類,就是人奸。這些人奸,個個都自以為高人一等,實在是其行可誅,其情可憫,可憐得很!”

    藍絲點頭:“這我明白,我是想問:我師父的……人頭呢?怎么樣?”

    藍絲把問題又拉回現實來了。

    公主道:“在我這里!”

    她把這石破天驚的四個字,說得平靜之極。

    但是那也足以全得本<tt></tt>來坐著的藍絲,像是通了電一樣,霍然彈起,直視著公主。

    公主神情平淡,嘆了一聲,可以看出她內心的落寞,藍絲仍然不說話,只是盯著她,可是目光卻越來越是異樣,我知道藍絲的思路,若是一下子轉不過來,只怕要出亂子,所以忙提醒公主:“請說是怎么一回事!”

    公主避開了藍絲的目光,我也站到了藍絲的身邊,低聲道:“記住你表姐的話!”

    白素曾要藍絲,不可以對公主存有敵意,當時,連我也不明白素之意,但在見了公主之后,自然而然,就對公主不懷敵意。

    我相信藍絲一上來也有這樣的感覺,但是公主直認猜王大師的人頭在她處,這給藍絲的沖擊,實在太大,她要是忽然控制不了自己,那倒也不能怪她的。

    藍絲緊抿著嘴,緩緩地吸著氣,看來,她正盡力控制著自己的情緒。

    公主不急不徐地道:“我自從有了剛才所說的推斷之后,就開始了研究工作!

    田活一聽,就低呼了起來:“天!你怎么開始!你要找的病毒是無窮小,那比隱形的更難找,你根本沒有可能發現它們!”

    公主的語調,仍然很沉穩:“我想,只要它們存在,我一定可以找到它們,找不到它們本身,也可以發現由于它們的入侵而引起的病變,即使是極其細微的變異,只要不是無窮小,我就可以發現!”

    我由衷地點了點頭,因為公主這個研究為方向,去證實她的推斷,很是正確。

    病毒侵入的部分,必然和正常的健康部分,有些差異,找出這些差異來,就可以證明曾有病毒入侵了!

    可是,要進行這樣的研究,必定用大量的標本,來作比較,才會有結果。

    一想到這一點,我不由自主,感到一股寒意!

    在我身邊的藍絲,顯然也想到了道一點,她吸氣的速度,陡然加快。

    公主仍是那么不快不慢:“這就需要比較──比較正常的和病變的腦子!

    她說了這句話之后,田活、我和藍縣郡不出聲,個個神情嚴肅。

    公主這句話一出口,等于承認了所有的人頭失竊事件,都與她有關了──她要比較病變的和健康的腦子,自然需要大量標本。而腦子存在于人頭之中,所以,必須先有人頭,才有腦子。

    要把腦子從人頭之中完整取出來的過程,很是復雜,不是倉猝之間做得到的,而把人頭自頸上割下來,卻容易得多。

    所以,為了取得腦子,她必須盜割人頭!

    過了一會,公主又道:“我一個人沒有可能做這種事,我需要助手,這助手而且一定要是具有非凡能力的人,猜王大師時時進宮來,我選擇了他!

    藍絲發出了一下呻吟聲:“師父怎么從來也沒有說起過!”

    公主道:“一來,是我要求他,絕不可以給任何第三者知道,二來,當他理解了我的推斷,知道了我的目的之后,已知道這件事,絕不能讓第三者知道,所以他嚴守秘密,不會對任何人說!”

    田活聽到這里,喃喃地道:“現在我明白了,我對微生物的設想,比起你來,真是太不足道了!

    我失聲問:“在歐洲──盜走了許多人頭,是猜王大師……下的手?”

    公主道:“是,以猜王大師的身手,很是容易──但主使人是我,你覺得這行為不對?”

    我忙道:“不!不!死人頭本來一點用處也沒有,現在可以用來研究,自然是……沒有甚么不對!

    藍絲一字一頓:“可是我師父的人頭──”

    公主嘆了一聲:“我解剖了許多標本,也找了不少我認為健康的,并未受到病毒侵入的標本來作比較──”

    我道:“對不起,打斷一下──你如何判定這腦不是健康的?”

    公主道:“我根據其人生前的行為,人類歷史上,畢竟有過若干堪稱堂堂正正的人!

    我道:“可是他們死去已久,腦子也早已不存在了!”

    公主用力一揮手:“是啊,所以我只好利用他們身子的殘剩部分來作比較,那是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也是我一直沒有任何進展的原因!我需要的,是一副健康的人的腦子,可是那似乎找不到了──病毒的入侵面,越來越廣,已到了幾乎無人可以逃得過的地步了!”

    我又感到了一股寒意,失聲道:“于是,你就想到了猜王大師?”

    公主的語聲很是沉重:“不是我想到他,是大師自己提出來的!”

    藍絲聽到這里,喃喃叫道:“師父!師父!”

    公主續道:“猜王大師說:‘我自信沒有甚么病毒可以侵入我的腦子,為了可以使人類從病毒的入侵中解脫,我愿意獻出的腦子供你研究!羞@樣的意愿,已足以令我相信他的腦子是純凈健康,絲毫未受病毒的污染,可是我拒絕了他──我拒絕了他十九次,他卻強行把我帶到一間竹屋中,在那里,他靜坐了好多天,毅然把自己的頭割了下來,我就把他的頭帶走了──我出入之時,大師都施了術,所以你們看不到我,他說他早對你們交代過了!”

    公主最后兩句話,是向藍絲說的,藍絲神情哀傷之至,仍在喃喃地叫著:“師父!師父!”

    公主又嘆了幾聲:“我已把大師的腦子取了出來,藍絲姑娘可以把他的頭帶回去,替他發喪,他……是我所知的唯一的……健康者,一個<cite></cite>真正的人!

    公主又抬頭向天,像是在問蒼天:“甚么時候,才能使人類明白自己的處境?明白自己在病毒的荼毒之下,早已令本來面目消失,病變成為畸型的行尸走肉,根本已不再是人!甚么時候,人類才會明白?”

    (全文完)

百度搜索 病毒 天涯 病毒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

章節目錄

病毒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天涯在線書庫只為原作者倪匡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倪匡并收藏病毒最新章節。

gpk钱龙捕鱼怎么没有试玩版 江西快三在线计划平台 江苏11选5规则 十一选五前三组复式表 福建快三预测推荐 网上购买彩票网站排名 2018香港历史开奖结果 十一运夺金一定牛走势图 山东11选5前三组选走势 专业股票配资公司 福建快3开奖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