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一世符仙 天涯 一世符仙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

    時間一閃,三十年的時間眨眼而逝。

    阻隔了種道山與凡人之地聯系的兩世淵的那一邊人頭涌動,這些人或有凡人,或是修士,卻是不約而同的保持著同一個仰頭望天的姿勢。

    虛空之上撐開了一個巨大的光幕,光幕上被分成了許多個部分,赫然是顯示著種道山里的一個個闖關的節點。

    相隔了上一次種道山開山已過了三百年,今天正好是種道山三百年一次開山收徒的日子。

    這三百年間極南發生了許多大事,其與種道山三足鼎立的玄光洞、靈虛天先后被種道山所滅,致使種道山成了極南、乃至整個凡云大陸的第一大宗門。

    此前極南修士或許以為就算不入種道山,那么他們還有機會拜入其他兩大宗門修習頂級仙術,然而那兩個宗門一旦被滅,這種道山便是如白日孤陽、夏夜明月了,乃是所有極南修士夢寐以求的仙家圣地。

    在季遼開啟了最后一峰之后,所有極南修士都以為想要拜入種道山,那么就僅剩了成為三代弟子的機會,再也無緣峰主之命,誰也沒想到,就在靈虛天被滅不久,種道山突然傳出種道山掌座大道子飛升的消息,由第七峰峰主接任種道山掌座一職,而大道子飛升后留下的仙極山則是再次被封印了起來,以便有緣人再次開啟。

    泯滅的希望重燃,這就意味著所有人都還有機會成為種道山的峰主,遂而發布天下的大道令就更加彌足珍貴,區區數千枚大道令而已,卻是著實引起了極南一陣腥風血雨。

    神韻山、符仙宮內。

    季遼坐于主位之上。

    坐穩靈妖山頭把交椅的甄撼天和比水流、陸長空、以及前來道賀的季遼兒女親家,蔡填海、溫顏茹坐于下手,殿內除了這幾人外便再無他人,至于萬煉山和天罡山兩個代理掌門的三代弟子則是沒有資格坐在這里,與蔡志鴻、蘇不提等人一般坐于了符仙宮之外。

    “看來這些人小半都是奔著開山而來的啊!辈烫詈?粗蟮钫辛林墓饽,嘿嘿一笑。

    甄撼天聞言一對豎瞳微微一閃,不屑一撇嘴,“不過是些不自量力的小輩罷了,這五日已然臨近,那些個闖仙極山之人有幾個能闖進去的!

    “甄妖王說的是極,當年季道友闖山那是經歷了何等艱險,想成為種道山的一山之主豈是那么容易!睖仡伻忝理鬓D,看了季遼一眼如此說道。

    種道山把靈虛天的山門分給了雪域妖族,這在當時著實在極南鬧了一段時間,不過當細心人打聽到,種道山現任掌座季遼的第五位夫人是雪域妖族的時候,那些議論紛紛之輩便都閉上了嘴。

    人族和雪域妖族早就斷絕了來往,只在口口相傳中才對彼此知道一些皮毛,多年以來人族以為雪妖蠻橫無理,而雪妖則是認為人族陰險狡詐,傳送下來,對彼此留下了刻板的印象。

    不過,這次雪妖族到了極南落腳后,卻是著實讓人族大為意外。

    這雪妖族雖說蠻橫了一些,可卻沒人族那么多花花腸子,直來直去,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從沒有如人族一般在暗地里下絆子的事,多年下來,這人族反而主動開始和雪域妖族打起了交道,成了朋友。

    而雪域妖族則是認為人族文化鼎盛,不論對人族凡人,還是對人族修士都極其羨慕,時常學些人族的行為舉止,偶爾的還會鬧的貽笑大方。

    現如今,兩族已經有通婚之事在凡人世界發生,兩族的往來正向著好的方面發展,順利的讓季遼和甄靈兒都頗為訝異。

    “那是,我女婿那是人中龍鳳,當時我看了他第一眼就喜歡上了,要不然我怎么可能把女兒嫁給他!”甄撼天臉不紅心不跳的隨口說道。

    季遼聞言漂亮的臉上眼眉一挑,笑看了一眼甄撼天,心里想著,這老丈人是不是在人族世界呆的久了,這性子滑了,臉皮也厚了,是不是忘了當年鎮壓他二十年的事了。

    “看什么看?我說的不對?”甄撼天也是看向了季遼,質問道。

    “岳丈大人謬贊小婿了!奔具|輕聲一笑,而后說道。

    時間一晃,已是入夜,流轉之間已是第二日的破曉之時。

    比水流當先起身,對著季遼一拱手,“掌門師弟,收徒已經結束,我這就回衍天峰了!

    陸長空也順勢站了起來,同樣對著季遼行了一禮,“既然仙極山無人開啟,我這也回無相山處理收徒后的一應事宜了!

    季遼起身,對著二人回了一禮,“二位師兄請便!

    “嗯!”比水流和陸長空同時答應了一聲,起身走出了符仙宮。

    溫顏茹和蔡填;タ戳艘谎,而后起身告辭。

    季遼乃是如今種道山的掌門,又是神韻山的一峰之主,所以這次來拜山的人,反而是他這里多了一些,所以季遼也沒多留,下了主位送他們二人出了符仙宮。

    待溫顏茹和蔡填海帶著前來觀禮的弟子離去,季遼這才回了符仙宮,卻見在諾大的宮殿之中就僅剩了甄撼天一人。

    “岳丈大人...”

    “誒?你打!鬼才愿意在你這里呆著呢,我是來看我外孫的!闭绾程觳坏燃具|出口趕人,立即打斷了季遼說道。

    “呵呵呵,不凡與靈兒現今正在他們的洞府之中,如今我種道山還有許多事要忙,我就不奉陪了,岳丈大人請便!奔具|說道。

    “嗯!闭绾程禳c了點頭,而后起身出了符仙宮。

    季遼坐回了主位之上,看著這剛剛收完弟子又再次封山的種道山,不禁會心一笑。

    種道山由靈威道人所創,后在大道子手里發揚光大,一躍成為了極南的三大宗門之一,而這個位置傳給了他,那么種道山日后是盛是衰就系在了他的身上。

    好在,他并沒辜負大道子的囑托,眼下種道山的昌盛之景已然不遜于大道子在位之時,對這一點季遼頗為欣慰。

    “弟子沒負了您啊!奔具|緩聲說道,這聲音在符仙宮的殿內緩緩傳蕩,又消失在了空氣之中。

    數日之后。

    嘩啦啦的聲音傳來,在一條幽靜的山林之中,一條蜿蜒的潺潺溪流靜靜流淌。

    寸許長的青草生在岸邊兩側,清風拂過,青草隨之搖曳而起,一股泥土的芬芳氣息便隨著這股清風蕩漾開去。

    就在這時,卻聽幾聲吱呀的聲音傳來,與此同時溪流的水面上印出了一男一女兩個身影,正是季遼和陳雪娥。

    “雪娥眼下種道山已然步入正軌,生生不息,你且看我此前與你說的事該當如何?”季遼與陳雪娥在岸邊緩緩而行,而后淡淡開口。

    “依我看老爺此法可行,現今老爺是神韻山一山之主,又是種道山的掌座,我等家室棲居種道山難免會落得外人口舌!标愌┒鸹氐。

    “呵呵呵,這倒不至于吧,莫不是入了道就要舍棄妻兒?”

    “理倒是這個理,但總會有人覺得老爺會把過多的資源給了我們!

    “嗯!”季遼點了點頭,隨后再問,“你覺得蘆竹這人如何?”

    陳雪娥美眸閃動,微微思量,分析著說道,“蘆竹此人性格隨和,且八面玲瓏,活的通透,不論何等性子的人都不會厭煩這等人的!

    說道這里,陳雪娥頓了頓,看了一眼身邊季遼再次說道,“老爺這等性子不也與他成了至交好友不是么!

    季遼輕聲一笑,“我這性子怎么了?難道我不隨和么?”

    陳雪娥抿了抿嘴,“老爺自然是天下最隨和的人了!

    “你什么時候學會阿諛奉承了!

    “那也得分跟誰啊!标愌┒鹈理婚W,嗔了一聲。

    緩步而行,盞茶之后,忽聽相距他們不遠的密林之中傳來了兩個人的交談之音,季遼和陳雪娥順勢腳步一停。

    “嘿嘿嘿,你我能拜入種道山實乃今生一大幸事!币蝗苏f道。

    “那是,尤其是還是拜在了掌座門下,那就更是前世修來的福分咯!绷硪蝗苏f道。

    “誒...?說起來咱們掌座也是怪了,咱們修行之人講的是清心寡欲,可咱們掌座可是足足有五位夫人啊!

    “你懂什么,掌座的五位夫人和他幾個子女可都不是凡人,你看看她們境界提升的速度豈是我等可比的!

    季遼臉色不禁有些難看,這些個弟子著實大膽,竟敢在他背后妄自議論他的家事。

    不過,季遼也不是不通情理之人,心里雖不痛快,卻不至于因為這等小事大發雷霆,畢竟他也是過來人,知道似他這種被人仰望之人暗地里絕少不了這種議論之聲。

    “你懂什么!人家一峰之主,又是種道山的掌座,整個種道山都是人家的,調運點資源給家人修煉不是很正常的!

    “你說的也對,那么多資源供給,要是給我,我鐵定比她們境界提升的還快呢!

    季遼本就有些難看的臉色瞬間變成了鐵青之色。

    他完全沒想到,他一心為了種道山日后著想,在外人眼里,竟是成了調用種道山的資源供給自己家室修煉之輩,這二人乃是他神韻山的弟子,他們二人都如此之想,那就更別提其他幾峰弟子會如何想他季遼了。

    陳雪娥看著季遼的臉色并沒出聲,而是小心翼翼的扯了扯季遼的衣袖。

    季遼臉色陰沉無比,卻是在沒逛下去的心情,一抖袍袖,一言不發的向著來時的方向原路返回。

    “玉菩提:每個人都有難關,我這次渡難關比較長,其首先是這次病毒的原因,幼兒園還沒開學,孩子沒人帶,每天都往孩子姥姥家跑,然而我又復工上班了,靜心寫的時間就少了,第二呢,又恰巧趕上這飛升的節點,我不想落下什么東西,想的時間總比寫的時候多,多以就更新慢了,不過我想應該不會太久,我過些時間可能會有幾天假期,那時候我在多寫幾章吧!

百度搜索 一世符仙 天涯 一世符仙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

章節目錄

一世符仙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天涯在線書庫只為原作者玉菩提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玉菩提并收藏一世符仙最新章節。

gpk钱龙捕鱼怎么没有试玩版 吉林快三计划单双 河北快三开奖走势图表 股票推荐706555.com 湖北省十一选五走势图预测 黑龙冮11选5一定牛 吉林快三开奖软件 投资理财产品排行榜k 重庆快乐十分中奖规则奖金 青海快3开奖结果今天开奖号码 股票融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