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天才 天涯 天才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

    木蘭花利用那盞燈,不斷地發出緊急的求救信號。

    現在,木蘭花已經可以肯定,她看見的燈光,是一艘船發出來的,而且,那艘船正向著她駛了過來,木蘭花高興得站了起來。

    橡皮艇很小,人一站了起來。就左右搖擺不定,木蘭花只是站了起來,揮了兩下手,便又跌倒在艇上。這時,那艘船已來得更近了,木蘭花看了那艘船相當小,照說,在汪洋大海之中,是不應該有那么小的船只航行的,所以木蘭花不禁呆了一呆,一時之間,她不能確定這艘船向自己駛來,究竟是禍是福。

    凡是在情形不能作正確判斷的時候,木蘭花總是要預作最壞的打算,那樣,才不至于事到臨頭,倉促無計,這也是她在許多次,處在幾乎毫無希望的絕境之中,能令她反敗為勝的原因之一。

    這時,她立時考慮到:這艘船,是不是R國派來尋找她的下落的呢?

    可是,她只不過想一想,便立時放棄了這個念頭,因為在那一剎那間,向著她疾駛而來,離開她約莫還有四五百碼,突然大放光明,著亮了所有的燈。

    而當那艘船著亮了所有的燈之后,木蘭花一眼就認出了它是“兄弟姐妹號!”

    剎那間,木蘭花的心情激動得難以言喻,她想叫,可是卻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喉間像是有什么東西硬塞住了一樣!真的,還有什么,比在海上飄流了整整四天之后,突然又看到自己最親切、最熟悉的船只更高興的事呢?

    “兄弟姐妹號”的來勢極快,木蘭花也曾在那一剎間,以為那是自己在大海上飄流太久而產生出來的幻覺,但是,她立即聽到呼叫聲。

    一時之間,她無法分辨呼叫聲究竟是由誰最先發出來的,但是,那一陣陣的呼叫聲,卻令她心頭發熱,她聽得出,那是許多人的呼叫聲,有高翔的,有穆秀珍的,有安妮的,有云四風的,甚至,也有溫文爾雅、平進絕不提高聲音講話的云五風的叫喊聲。

    木蘭花也叫喊了起來,她又站了起來,揮著手,“兄弟姐妹號”來得更近了,也減慢了速度。木蘭花已經可以看到站在船頭和舷上的那些人,那全是她的親人,木蘭花不是感情容易激動的人,可是這時,她也不禁感到熱淚盈眶了!

    “兄弟姐妹號”來得更近,一根繩索拋了過來,木蘭花接過了繩索,系在艇上,橡皮艇靠近了,“兄弟姐妹號”木蘭花正待登上甲板,穆秀珍已大叫一聲,跳了下來,緊緊抱住了木蘭花。

    由于穆秀珍向下跳來時的力道,小小的橡皮艇幾乎翻側,木蘭花和穆秀珍相擁著,差一點就一起滾進了海中,高翔、云四風和安妮都尖聲叫了起來,穆秀珍掙扎著站了起來,和木蘭花一起擠上了甲板。

    木蘭花上了甲板之后,和每一個人都熱烈地握著手,高翔情不自禁,擁住了木蘭花,木蘭花笑著將他推了開去,道:“你們怎么會找到我的?”

    她問出這句話,才發現在艙門口,站著另一個人,那人身形魁梧,但是面目看來很陰森。木蘭花呆了一呆,穆秀珍不等她發問,已經道:“蘭花姐,這位圖烈少將,R國情報局的高級官員!

    木蘭花怔了一怔,她也無法想象,何以一個地位那樣重要人 7269." >物,會在“兄弟姐妹號”上!

    圖烈少將也向前走來,他伸出了手,道:“蘭花小姐,除了佩服你的智勇之外,我沒有別的話可以說了!”

    他一開口,木蘭花便“啊”地一聲,因為圖烈的聲音,她絕不陌生!

    當她在那架飛機之中,九死一生,駕著飛機亡命之際,就不斷在飛機的無線電訊儀中,聽到由機場控制室中傳來的,R國的保安首長的聲音,那聲音要木蘭花將飛機飛回去,而且,威協著要擊落那架飛機,那正是圖烈少將的聲音。

    安妮在木蘭花的身邊,聽到木蘭花一叫,她忙問道:“蘭花姐,怎么了?”

    木蘭花笑道:“這位將軍的聲音我很熟,他曾威協著要擊落我所駕駛的飛機!”

    圖烈少將現出一個苦澀的笑容來,道:“各位,你們留住我也沒有用,我自然不以為你們會送我回去,只想請你們供應我食水和食物,并且將這艘救生艇給我,這總可以吧!”

    高翔等各人都望著木蘭花,他們本來就對處理圖烈少將這件事,覺得十分難解決,現在,他們已經和木蘭花重新會合了,那正好由木蘭花來解決這個難題。

    木蘭花還全然不知道圖烈少將是如何在“兄弟姐妹號”上的,但是她知道,圖烈少將是一個極重要的人物,他的重要程度,如果說他對整個世界的安全,都舉足輕重,也絕不算是過份。

    而且,木蘭花也可以料得到,圖烈少將之所以會在“兄弟姐妹號”上,一定有一段十分曲折的經歷。

    所以,她在略想了一想之后,就道:“將軍,我們只不過是平民,對于世界各國特務間諜的活動,可以說一點興趣也沒有。如果不是貴國人員首先對我采取行動的話,我想我們之間,根本沒有任何接觸的可能!”

    圖烈少將的臉色,多少有點尷尬,但是他立時抗聲道:“蘭花小姐,別忘了,你是在我們的領事館內,被麻醉過去的!

    木蘭花微笑著,道:“如果要追根究底的話,那么,就得先講講那位白癡,他本來是一個極其出色的間諜,以及你們所謀殺的那些人!”

    圖烈少將苦笑了一下,他的嘴唇動了動,看來,他像是還想申辨什么,但是卻沒有出聲。安妮輕輕拉了一下木蘭花的衣袖,低聲道:“蘭花姐,你進入領事館之后,很久沒有出來,我曾偷偷進去過,看到了一件極其驚人的事!

    木蘭花揚了揚眉,向安妮望去。

    安妮在領事館發現的,有關狄諾的事,她是完全不知道的,而安妮也急于讓木蘭花知道這件事,木蘭花一向她望來,她就急急地道:“他們將狄諾變成了白癡,而狄諾看到過的任何東西,他們都可以通過一副儀器,使之在螢光屏上,還原現出,狄諾在經過他們的改造之后,變成了具活的錄影機!”

    木蘭花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海面上的空氣,極其清新,可是在剎那間,木蘭花的心中,卻有著一股極其悶塞之感。

    安妮所說的話,是匪夷所思的,但木蘭花自然知道,安妮并不是憑空捏造出來,而是她的的確確看到了這種情形。

    老實說,安妮的想象力雖然豐富,但是要她假想出那樣的一件事來,也是不可能的。

    木蘭花沉著臉,甲板上變得十分寂靜,圖烈少將聽不懂安妮和木蘭花的中國話交談,但是他顯然知道,安妮和木蘭花一定在討論著極其嚴重的事。

    木蘭花在過了好久之后,才徐徐地道:“現在,我知道他們為什么綁走我了,高翔,一切全是他們的計劃,他們先利用狄諾,來探索云氏工業系統的秘密,我相信他們已大有所獲了!”

    木蘭花講到這里,向云四風和云五風望了一眼,云四風苦笑著,攤了攤手,道:“恐怕是,因為誰<big></big>也不會提防一個白癡的!

    木蘭花又道:“他們在狄諾的身上,得到成功之后,又不死心,還想拿我來當作他們新發明的試驗品!”

    這實在是一件極其可怕的事,要將木蘭花變成一個白癡!

    安妮一聽得木蘭花那樣說法,不由自主,“啊”地一聲,叫了起來,穆秀珍則狠狠地瞪著圖烈少將。

    木蘭花又道:“一切全是他們早已計劃好的,連那張狄諾衣口袋中的動物園入券在內,他們知道我遲早會偷進領事館去,早已作了準備!”

    高翔嘆了一聲,道:“原來事情一上來,我們就墜進了圈套,那場假示威,只怕一開始的時候,他們的特務,就在暗中竊笑!”

    木蘭花又吸了一口氣,道:“這是一個周詳得無懈可擊的計劃!”

    木蘭花在說那句話的時候,已經改用了英語,同時她望定圖烈少將,繼續著:“如果不是在飛機著陸的那一剎間,我控制了飛機的話,將軍,現在我已經變成一個白癡,變成你們探索秘密情報的活動工具了,像狄諾一樣,是不是?”

    圖烈少將的身子陡地震動了一下,他并沒有回答木蘭花的問題,只是喃喃地道:“我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犯了錯誤,我們一切順利地進行著,直到你忽然控制了飛機為止!

    木蘭花冷冷地道:“為什么你不埋怨你的手下,使用麻醉劑數量不足?”

    圖烈少將搖著頭,道:“不必埋怨,那是不可能的事,我們使用的麻醉劑,足可以使你昏迷過去,到完全落在我們手中為止的!

    圖烈少將講到這里,向木蘭花望了一眼,現出了滿面疑惑的神色來,又道:“可是,我不明白,你卻在我們計算的時間之前,至少提早了一小時,就自被麻醉的狀態中,恢復了過來!

    木蘭花笑了起來道:“少將,你的確是不容易明白的,事實上,這種情形,在科學上也無從解釋,那是東方人特有的事,你知道印度的瑜珈術嗎?”

    圖烈少將點了點頭。

    木蘭花道:“我只不過拿瑜珈術來作一個比喻、一個對瑜珈有深刻造詣的人,他可以有異乎尋常的體質,甚至幾天不眠、不食、不飲,他可以忍受任何惡劣的環境,做出超乎科學的事來!

    圖烈少將仍然皺著眉,看來他仍然不明白。

    這時,別說圖烈少將不明白,連高翔等人,也不知道木蘭花想引證一些什么。

    木蘭花卻像是談到了她最感興趣的問題,興致勃勃地道:“一九五八年到一九六〇年這三年之間,有關喜馬拉雅山‘雪人’的傳說甚多,很多探險隊,攀登山峰,去尋找雪人,可是結果他們沒有發現雪人,卻發現了很多在冰窟雪地之中,靜坐修行的印度人和西藏人,這些人,在冰天雪地之中,連最起碼的食物都沒有,從科學的觀點來看,他們是不可能生存的,但是他們卻生存著,有的人,甚至已渡過了十幾年!”

    圖烈少將點著頭,道:“是的,我們也有一個探險隊進行過活動,有過類似的報告!

    木蘭花道:“少將,現在要說到了我了,為什么你們的計劃會失敗,我會在你們意料不到的情形之下,提早醒了過來,那是因為我自小就受嚴格中國武術訓練的結果。在神妙莫測的中國武術之中,有一門叫著‘氣功’,簡單地來說,這門功夫,是訓練人從控制呼吸開始,達到抑制神經系統的活動為目的,當我在被麻醉過去之際,我知道有極大的不幸,會降臨在我的身上,所以作了準備,這便是我能提前醒來的原因,如果你以為那是偶然發生的,那就錯了!”

    對一個外國人而言,木蘭花對于玄妙的氣功的解釋,可以說已經極其詳盡了。但是,這一類事物,和悠久的、傳統的文化,息息相關,決計不是一個對中國傳統文化毫無認識的人,能在片刻之間所能了解了。

    所以圖烈少將仍然搖著頭。

    木蘭花也不再作進一步的解釋,她大聲道:“我們全在甲板上干什么?為什么不進船艙去?”

    圖烈少將忙道:“關于我剛才的請求——”

    木蘭花道:“少將,你放心,我們決無意留住你,但是我還需要了解更多的情況,以及證明我的一些推理,你能幫助我么?”

    圖烈少將嘆了一聲,道:“我知道你們一定會讓我走,但是就我的身份而言,我不能多給你們什么消息!”

    木蘭花笑了起來。所有的人,都進了艙中,高翔開了兩瓶香檳,連從來不喝酒的云五風,也痛飲了一大樽<tt>99lib?t>。

    木蘭花在各人的敘述中,知道了他們尋找她的過程,在高翔他們,得到海域的風向和海流的資料之后,要尋找木蘭花,自然不是如何困難的事,事實上,在那幾天中,木蘭花的橡皮艇,只是在一個直徑一百哩的緩慢漩渦型的海流之中打轉。木蘭花聽完了之后,望了坐在一角的圖烈少將一眼,道:“你們行事也太不計后果了,擊毀了R國的深水潛艇,這事如何善后?”

    穆秀珍立時道:“蘭花姐,別怪我們,那時,我們以為你在飛機里?”

    木蘭花瞪了穆秀珍一眼,道:“這更不象話了,要是我在飛機內,將我弄出來,又有什么用?”

    安妮緊握著木蘭花的手,道:“蘭花姐,我從來也沒有那么擔心過!”

    木蘭花輕輕拍著安妮的肩頭,道:“好了,現在,事情已經過去了,我想,我們應該好好和圖烈將軍談一談,才是辦法!”

    木蘭花這兩句話,又是用英語說的,坐在一角的圖烈少將,挺了挺身子。

    木蘭花望了他一會,才道:“少將,現在我們來討論一下你的處境問題,請你別將我們當作敵人,當作朋友,你能做到這一點么?”

    圖烈少將呆了片刻,搖了搖頭。

    木蘭花的聲音仍然很誠懇,她道:“那么,至少別將我們當敵人!”

    圖烈少將道:“那可以!

    木蘭花移了移椅子,道:“少將,我想,將一個異乎尋常的天才人物,改造成一個白癡。作為你們探索情報的工具,這個駭人聽聞的秘密計劃,一定是由你來主持的,是不是?”

    當木蘭花開始說的時候,圖烈少將現出駭然的神色來,顯然他是因為木蘭花知道了他的計劃,而大受震動,但是接著,他就木然不出聲。

    木蘭花笑了一下,道:“你不回答也不要緊,事實上,你的計劃,已經不是什么秘密了,而且我還準備回去之后,將我親身經歷,撰寫一篇文章,我想世界上一定有很多極具影響力而銷路極廣的雜志,對我這篇文章內容,感到興趣的!

    圖烈少將顯然是想力持鎮定,但是他卻難以掩飾地,表現出來坐立不安的情形來。

    木蘭花嘆了一聲,道:“對你來說,這自然是一件不幸之極的事,不過,中國人有一句話,最能表現東方的哲學觀,這句話是:‘塞翁失馬,焉知非!<cite>..</cite>,你知道這句話背后的故事么?”

    圖烈少將仍是木然坐著,毫無反應。

    木蘭花詳細地講了“塞翁失馬”的故事,圖烈少將現出一個苦澀的笑容來。

    木蘭花又繼續道:“我知道你們國家的情形,少將,你要在你們國家的情報部門,爬到如今那樣高的位置,那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猜你參加情報工作,至少有三十年了吧,在這三十年中,你做了多少出賣同事,討好上級的事?你不必否認,不是經過血淋淋的斗爭,你絕難有那樣高的地位!”

    圖烈少將自然被木蘭花說中了心事,他的面部肌肉,在不由自主,籟籟地跳動著。

    木蘭花笑了一下,道:“你自然更明白,你雖然地位極高,但是卻和坐在火山口上,沒有什么分別,你曾經如何擠掉你的上級,你的部下,也會用同樣的手法,將你擠下去!”

    當木蘭花說到這里時,圖烈少將突然神經質地叫了起來,道:“他們不敢,他們全是我一手培養起來的!”

    木蘭花冷笑著,道:“你這個位置,以前是什么人的?只怕也是將你培養起來的那個人的吧,他現在在哪里,是以‘國家的敵人’的名義被槍斃了呢?還是被逐了在做苦工?”

    圖烈少將身子,劇烈地發起抖來,他雙手捧住了頭,神情極其驚駭。

    木蘭花又道:“而現在,你主持的工作,出了那樣的大漏洞,我敢擔保,在我駕著飛機逃走之后,你的部下已在整理你的資料了,再加上深水潛艇被炸毀,你如何向你上司交待?”

    圖烈少將喃喃地道:“我可以解釋!”

    木蘭花笑了笑,道:“如果你以為可以回去解釋的話,我決不反對,好了,你需要多少食物?當你一下救生艇之后,我們就可以通知人來救你!

    圖烈少將站了起來。

    可是,當他站起之后,他身子發著抖,卻只是站著,并不向外走去。

    過了好一會,他才囁嚅地說道:“我……應該怎么辦?”

    木蘭花搖頭著<q>99lib?</q>道:“我不能提供意見,我只不過提醒你,如果你回去,你的處境是如何不平常而已!”

    圖烈少將雙手再度捧著頭,他坐了下來,又立即站起,在船艙中,不斷地踱來踱去,穆秀珍不耐煩起來,想要叱喝他,但是木蘭花卻向穆秀珍作了一個手勢,低聲道:“秀珍,讓他去考慮,他正面臨著他一生之中,最大的一個決定!”

    穆秀珍還有點不明白,說道:“他能有什么決定?”

    木蘭花卻并不回答這個問題,只是望定了圖烈少將,圖烈少將也在這時,站定了身子,雙手在臉上用力地抹試著,看來神態十分疲倦,要知道,鄭重的考慮,的確是一件使人心力交瘁的事。

    他站定了之后,先是嘴唇抖動著,但起先并沒有聲音發出來,直到半分鐘之后,他才道:“蘭花小姐,請你們將我帶到最近的港口去,在那里,我會投向西方國家的領事館!”

    木蘭花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道:“少將,一個背叛自己曾為之服務了幾十年的機構,是一件很痛苦的事。但是,任何事情,都有正義和非正義的兩面,我不擅于處理政治問題,我卻可以肯定,你們的情報機構,甚至發展到了利用人,將人變成白癡作為工具,那是極不人道,非正義的,所以我很高興你有這樣的決定!

    圖烈少將如釋重負地坐了下來,道:“蘭花小姐,你也得承認,這是科學上的巨大成就,我們已經可以使人腦部的記憶,擴大微弱的腦電波活動,將之形象化,在螢光屏上,顯示出來!

    木蘭花道:“是的,這是一項重大的科學成就。事實上,從來也沒有人輕視貴國的科學成就,但是,科學成就用在如此卑鄙的不人道的用途上,這是人類之羞,絕不是人類光榮!”

    圖烈少將低下頭去,不再說什么。

    木蘭花嘆了一聲,道:“諾貝爾發明了烈性炸藥,后來看到他的發明,被用來作大規模的殘殺,又創立了和平獎金,或許人類就是那么矛盾!”

    圖烈少將苦笑道:“真是矛盾吧,事實上,我計劃的下一步,是通過一連串儀器,對被控制的人的腦部,直接下達命令!”

    木蘭花等人互望了一眼,云五風忽然道:“少將,請原諒我的好奇,你們是不是對狄諾腦部,進行過一種精密的手術?”

    圖烈少將想了一會,像是決定是不是應該回答云五風這個問題。

    但是,他只是考慮極短的時間,便坦然道:“是的,我們曾替狄諾進行腦部手術,在他的腦中,藏了兩個極微小的電極裝置,當我需要他的記憶之際,就用一根金屬絲,刺進他的腦部,和電極裝置接觸,再配合催眠術,使他的腦部,起記憶的活動!

    高翔等各人互望了一眼,安妮道:“這正和我看到的情形一樣!”

    云五風又問道:“這種電腦裝置,難道對人沒有不良的影響?”

    圖烈少將還沒有回答,安妮已然道:“五風哥,你怎么那么的天真,狄諾不是變成了一個白癡了么?”

    云五風道:“這,我自然知道,我只不過想問,是不是可以令<samp>.99lib.</samp>他恢復常態!”

    圖烈少將道:“理論上是可以的,但是他們一定不會那樣做。不過,我看在我離去了之后,他們也絕不會再繼續同樣的工作了,因為世界各國的情報人員,都知道提防白癡,那就沒有意義了!

    他講到這里,略頓了一頓,才又攤開雙手,說道:“不過,我卻沒有力量,可以阻止他們實行另一個計劃,因為我們已經發現,移置人類腦部的電極裝置,如果有可能,變得較為復雜的話,就可以直接刺激一個人的行動,使那個人變為徹底的工具!”

    安妮低聲道:“那太可怕了!”

    木蘭花鎮定地微笑著,道:“我想,那是不可能成功的事!”

    圖烈少將向木蘭花望來,木蘭花道:“或許我的話沒有什么根據,但是我始終認為,不論一小撮的人,野心多么大,始終難以做出極度違反自然的事來,每一個人有每一個人自己的意志,這是自然而然的事!”

    圖烈少將想了一想,道:“也許!

    木蘭花笑道:“現在,剩最后一個問題了,請問,為什么選中了我?”

    圖烈少將苦笑道:“這是我最大的錯誤的,我們以為你有過如此高超的活動記錄,如果能夠供我們利用的話,那是最理想的事了,誰知道——”

    圖烈少將攤了攤手,神情極其尷尬。

    他們想將木蘭花,當作和狄諾一樣地改造,結果如何,已是人人皆知了!

    穆秀珍首先笑了起來。

    雖然,當著圖烈少將發笑,是很不禮貌的一件事,可是連木蘭花在內,都忍不住笑出聲來,最后,連圖烈少將自己也笑了起來。

    “兄弟姐妹號”以全速航行,第二天,就泊近了最近一個港口城市。圖烈少將在這個城市的碼頭上岸。

    當圖烈少將和木蘭花他們分手的時候,雙方都保證,絕不提及圖烈少將如何會到達這個港口的經過。當高翔和木蘭花,一起上岸,親眼看到圖烈少將進入了某國領事館之后,他們才回到碼頭。

    而等到“兄弟姐妹號”回到本市之后,圖烈少將的名字,雖然未曾引起什么人的注意,可是R國和某國之間的外交新聞,卻轟動世界。

    木蘭花看著報紙,不禁發出微笑來,她指著報紙向安妮說道:“你知道為什么嗎?”

    安妮揚了揚頭,說道:“自然知道,圖烈少將甚至將R國外交界中的特務人員名單,也交了出來!”

    那時,正是在早餐桌上,高翔放下手中的咖啡杯,道:“蘭花,安妮在你進入領事館之后也不和我商量,私自偷進領事館去冒險,你得告誡她一下才好!”

    安妮聽得高翔那樣說,立時低下了頭,一聲也不出。

    木蘭花望了她一會,才道:“安妮,我們都是自己人,為什么你要單獨行動?”

    安妮委屈地道:“我和高翔哥說過的,可是他說什么也不肯!

    高翔道:“我自然不肯,你還!”

    安妮抬起頭來,她的神情和語音,卻十分鎮定,她道:“蘭花姐,高翔哥,你們兩個都錯了,我已經不小了!”

    高翔和木蘭花都驚愕地望著安妮,安妮也望著他們。

    安妮伸出手指放到了嘴邊,想去咬指甲,可是手指一到嘴邊,立時又縮了回來。

    木蘭花和高翔,在那一剎間,同時笑了起來,他們異口同聲地道:“是的,我們錯了!”

    安妮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在她的臉上,現出從來也沒有過的高興神色來。

    (全文完)

百度搜索 天才 天涯 天才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

章節目錄

天才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天涯在線書庫只為原作者倪匡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倪匡并收藏天才最新章節。

gpk钱龙捕鱼怎么没有试玩版 管家婆期期免费版资料大全 四不像肖期期中特 股票配资平台ˉ选杨方配资靠谱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公告 排列7怎么玩 股票配资网络推销流程 安徽快3遗漏表 重庆彩开奖号码官方 股票开盘时间和收盘时间 东北彩票网东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