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古屋 天涯 古屋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

    木蘭花,高翔和方局長三人,又到了大銀行的保險庫之中,點數員和偽鈔辨別家正在忙碌地工作著,已被證明了的偽鈔,都堆在一個鐵欄之中,堆得比人還要高。

    木蘭花皺了皺眉,總數之巨,只怕是本市有史以來,最大的一宗罪案了!

    高翔站在木蘭花的背后,道:“我有一件事不明白,他們調換了鈔票之后,為什么還要裝上幾具發煙器,冒出大量的濃煙來?”

    木蘭花道:“這已不難解釋了,濃煙可以掩蓋偽鈔所發出的不同的氣味,而且,也可以使得包紮舊鈔的紙條,印監,看來不容易分辨真偽,除此而外,不會有其他的作用了!”

    高翔點了點頭,對于木蘭花的分析,他自然是十分之佩服。

    高翔又道:“那么,我們從何處著手,追尋那批歹徒,和追回被他們換走的鈔票來怩?”

    木蘭花卻沒有立即回答高翔的問題,只是轉身向外走去,高翔跟在她的后面,方局長還在保險庫中,指揮著警方人員。

    木蘭花和高翔兩人,來到了銀行的大堂中,這時,正是銀行收支最忙的時候,大堂之中,全是人,木蘭花和高翔穿過了人叢,木蘭花突然停了一停,直到這時,她才回答高翔剛才的那個問題,道:“我看,我們還是從安妮著手!

    高翔顯得有點迷惑,道:“從安妮著手?”

    木蘭花道:“是的,這件案子,能夠進展到如今這個地步,可以說全靠安妮和她的同學打賭,要到到林家古屋去住一夜,使歹徒起了恐慌,你說是不是?”

    高翔略想了一想,道:“可以說是,要不是那樣,也不會有那么多的聯想!”

    木蘭花道:“對那批犯罪份子而言,他們已經亂了陣腳,雖然他們應付得很好,并沒有露出什么馬腳來,但事實上,他們已經現出馬腳來了,而且,有最重要一點,那就是:歹徒何以知道安妮要到林家古屋去住宿,又怎料到我會暗中去保護她?”

    高翔搖了搖頭。

    木蘭花又道:“記得前天晚上,安妮回來,說和同學打了賭,她還說,當時同學中有人說,如果是我的話,一定可以將鬼揪出來,這種話,就可以使歹徒聯想到我也會去!”

    高翔呆了一呆,道:“蘭花,你是說,在安妮的同學中,有著歹徒的一份子?”

    木蘭花道:“可能是,也可能不是,但是歹徒總是從安妮的同學處,得知我和她會到林家古屋去,是以才作出了一連串布置的!

    高翔呆了半晌,低著頭,向前走去,來到了銀行的大門口,他才道:“那么,你要調查安妮的那幾個同學?”

    木蘭花搖著頭,道:“不必全部調查,我想,只要去見一見黃成坊的侄女黃煥芬,就可以有多少結果了!

    高翔道:“黃成坊?你還是相信他有嫌疑?”

    木蘭花道:“到如今為止,他的嫌疑最大,昨天,我曾請云五風去調查一下,有誰曾購置過那種新型的爆破裝置和強烈的氣壓儀,調查的結果,今早云五風派人送來給我,我還末曾和你說起!

    高翔吸了一口氣,道:“是黃成坊?”

    木蘭花道;“黃成坊是其中之一,一共有十二個工業或建筑單位,有這樣的設備,黃成坊是那十二個名單中的一個!”

    高翔搖著頭,道:“單憑那樣,還是很難使他的罪名成立的!

    木蘭花笑了起來,道:“你太心急了,我們要先查出他是不是有罪,然后再搜集證據,我相信,只要我們查到他有罪,他并不是一個職業的犯罪者,一定會全部承認自己的罪行了!

    高翔點了點頭,他們一起出了大銀行,木蘭花道:“你不必和我一起去,我自己到安妮的學校去就行了!”

    木蘭花上了停在門口的一輛警車,向高翔揮了揮手,警車駛向前,十五分鐘之后,已經到達了大學的正門。

    木蘭花下了車,大學的建筑物,看來巍峨而莊嚴,校園中陳列看不少巨大的塑像,全是有著高度藝術水準的作品,高等學府,確然有高等學府的氣派。

    校園中,有不小學生在,木蘭花直來到了大學的辦公室中,向辦事人員表明了身份,同時,指名要見一年級學生黃煥芬。

    辦事人員略查了一查,就請木蘭花到會客室去等著,不多久,黃煥芬就夾著書本、筆記薄,走了進來,她是一個十分活潑的少女,走進來的時候,也像是正在跳躍著一樣。

    當她進來之后,看到在會客室等她的,竟是木蘭花時,她先呆了一呆,接著便道:“蘭花姐姐,原來是你,讓我去告訴所有的同學,讓他們來看看你!”

    木蘭花忙道:“不必了,我想單獨和你談談,是極其重要的事情!

    木蘭花的神色、語氣都十分嚴肅,是以黃煥芬也呆了一呆,在木蘭花的身邊,坐了下來,將書本放在膝上,抬頭望著木蘭花。

    木蘭花道:“關于你們和安妮的打賭——”

    黃煥芬道:“是啊,那是我不好,我首先提起那古屋中有鬼的!

    木蘭花雖然和黃煥芬只交談了幾句,但是她已看出,黃煥芬是一個性格十分爽直乾脆的女孩子,和這樣性格的人交談,大可以不必轉彎抹角的。

    是以她決定單刀直入,道:“煥芬,安妮只是受了<u>?</u>一場虛驚,并沒有什么損失,但是,我們卻發現,林家古屋有鬼出現,和一件極其嚴重的罪案有關!

    黃煥芬吃了一驚,瞪大了眼,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回答才好。

    木蘭花又道:“據你的同學說,你是從你叔叔那里,聽到那屋中有鬼的?是不是?”

    黃煥芬點著頭,木蘭花道:“是在什么樣的情形下聽<bdo></bdo>到的?”

    黃煥芬吃驚地道:“我叔叔,他和你所說的那件案子,不會有什么關系吧!”

    木蘭花在黃煥芬的手背上,輕拍了一下,道:“別緊張,我們正在調查,而且,我要求我們之間的談話,保持秘密,你回答我的問題!

    黃煥芬答應了一聲,道:“第一次,是很久以前了,有人要將林家古屋,賣給我叔叔,拆了來改建新型的花園別墅,我聽得那人講,這林家古屋中有鬼,當時叔叔曾大笑,他說他要去看一看鬼是什么樣子的!

    木蘭花忙道:“他去了沒有?”

    黃煥芬道:“多半是去了吧,他是個說做便做的人,不過,他有沒有買下那古屋來,我卻不知道了!

    木蘭花吸了一口氣,道:“第二次呢?”

    黃煥芬側頭想了一想,道:“第二次,是在他的書房中,有人在和他談話,這次是我叔叔提到林家古屋中有鬼,他還叫那人放心!

    木蘭花的心情,陡地緊張起來,道:“那人是什么人,你認識么?你和你叔叔說起過安妮打賭的事?”

    黃煥芬搖頭道:“我不認識他。是的,我那天下午說起過!

    木蘭花又緊接著問道:“那么,你再看到他的時候,是不是可以認識他?或者,你可以根據照片,將這個人認出來么?”

    黃換芬側頭想著,在不到十秒鐘之后,她道:“我想可以的!

    木蘭花站了起來,來到了電話前,她那時,已經感到,整件事,已快到尾聲了,問題是自己采取什么樣的方法來將網收緊,使犯罪份子落網而已。

    她打電話到大銀行,找到了高翔,高翔一聽到了木蘭花的聲音,就道:“蘭花,數字查出來了,全部的偽鈔是兩億,而已經有一千七百多萬流出市面去了!”

    木蘭花卻道:“高翔,那失蹤的七個管理員,不是警方已經根據曾和他們接觸的人的口述,查出了他們的樣子來了么?”

    高翔道:“是的,連那總務處的職員的畫像也有了!”

    木蘭花道:“請你們派人送來大學的會客室,我等著要人認人!

    高翔高興地道:“可是有了新的發現?”

    木蘭花道:“那要看是不是能認出人來!

    高翔道:“好,我立時就來!

    木蘭花放下了電話,黃煥芬有點吃驚地道:“蘭花姐姐,如果我認出了那個在叔叔書房中和他交談的人,我叔叔會怎樣?”

    木蘭花吸了一口氣,道:“那么,他就多了一項曾犯罪的證據,不過,我相信你不會故意替他來隱瞞的,是不是?”

    黃煥芬立時漲紅了臉,道:“當然不會!

    木蘭花忙道:“對不起,我說了那樣的話!”

    黃煥芬著急地在客廳中踱來踱去,二十分鐘之后,高翔趕到,他在一只牛皮紙袋中,取出了一疊復印過的畫像來。

    木蘭花也是第一次看到那些畫像,在高翔將那些畫像攤在桌面之際,她立即認出了其中有用橡皮人愚弄她的三個人在,也有在那間北歐式屋子中,給她喝酒的那個人以及其他的人。

    黃煥芬站在桌前,看她的神情,十分緊張,她只站了一站,就抬起頭來,苦笑著,道:“我認出來了,是這一個,不會錯的!

    黃煥芬指的那人,就是給木蘭花喝酒的那人,高翔翻過了圖片來,道:“這個人叫丁孟生,是總務處那個失蹤的職員!

    黃煥芬在這時候,突然轉過身,哭了起來。

    木蘭花來到她的身后,道:“煥芬,你別難過,你沒有袒護你的叔叔,那樣做很對,不但盡了你的責任,,而且罪案早一日被揭發,你叔叔的罪名也可能會輕得多,記得,我們之間的談話是秘密的!”

    黃煥芬轉過身來,仍然噙著淚,道:“我叔叔,他做了什么?”

    木蘭花道:“有可能在他的主持下,印制了值價兩億元的偽鈔,我們會立即去證明這件事的!秉S煥芬吃驚得張大了口,合不攏來,半晌,她才道:“我知道他近一年來,一直在鬧周轉不靈,但是想不到,想不到他竟會——”

    木蘭花道:“你別難過,那完全和你無關!”

    黃煥芬長嘆了一聲,低著頭,走了出去,木蘭花和高翔也立時出了會客室,登上了停在學校辦公大樓的一輛車子。

    黃成坊的辦公室,高翔已經第二次來了,木蘭花卻還是第一次來。

    他們將自己的身份,告訴了秘書之后,在會客室中等候著,他們并肩站在那塊大玻璃前,高翔望著玻璃外的大銀行,心中陡地一動,道:“我記起來了,上次,黃成坊送我出來,我順口說了一句外面的風景真好,他卻回答我說,對準了大銀行!”

    木蘭花點著頭,道:“有可能他每天看著大銀行,才想出那個計劃來的!”

    他們兩人低聲交談著,只見黃成坊的辦公室的門打開,兩個本市著名的銀行家,走了出來,高翔和他們揚手打了一個招呼。

    女秘書也在這時,走了出來,道:“兩位請進,黃董事長在等候兩位了!

    高翔和木蘭花兩人,走了進去,黃成坊自巨大的辦公桌后站起來,滿面春風,道:“請坐,請坐,高主任,蘭花小姐,又有什么指教?”

    高翔向木蘭花望了一眼,這時候,他們心中,雖然已知道黃成坊十之八九,是整件案子的主持人,但是如何要令得他自己承認,卻還需要高度的技巧,如果不是一步步逼迫得他非自己說出來不可的話,那么,警方根本沒有可以控訴他的證物!

    是以,高翔并不開口,而要木蘭花開口。

    木蘭花望著黃成坊,像是充滿了感慨地道:“黃先生,一個成功的人物,不論他做什么事,都是成功的,你認<dfn>?99lib.</dfn>為對不對?”

    黃成坊略呆了一呆,道:“自然是對的,但是,蘭花小姐,你那樣說,是什么意思?”

    木蘭花卻仍然不回答他的問題,依然只是不著邊際地道:“可是,有的時候,太成功的計劃,雖然全部實行了,也不見得會有好的收場!”

    黃成坊的臉色略變了變,但是他立即恢復鎮定道:“蘭花小姐,我很愿意和你討論這些充滿了人生哲學的問題,但是我現在很忙,很多事情等著我處理,能不能今晚,請你們兩位賞光,到舍下來便飯?”

    木蘭花搖著頭,道:“不必了,我也沒有幾句話要說了,我還想說的是,成功人物所想到最困擾的問題,應該是如何用人,有時候,心腹之人,是未必可靠的!”

    黃成坊有點難以掩飾他的尷尬了,但是他還是道:“我不明白——”

    木蘭花直視著黃成坊,道:“你不明白?是的,我未曾說出事實來,你是不會明白的,但是,我一說出來,你就明白了,黃先坐,丁孟生將你出賣了!”

    木蘭花這一句話,說得十分平淡,但是在黃成坊身上引起的震驚,卻是驚人的。

    他本來也拿起一只煙斗在點煙,可是木蘭花的話才一出口,他的手一抖,那煙斗“拍”地一聲,跌在桌上,木蘭花立時道:“真是可惜得很,對不對,還有更可怕的事哩,他指控你殺死季元發!”

    黃成坊立時叫了起來,道:“他胡說——”

    他只說了三個字,陡地又震了一震,然后,他立時道:“蘭花小姐,你在說些什么?我完全不明白!”

    木蘭花笑了起來,道:“你明白得很,而且,你現在再來掩飾,已經太遲了!”

    黃成坊很快就完全恢復了鎮定,他又拿起了他的煙斗來,道:“兩位如果覺得我有罪的話,那么,我要請我的律師來為我說話!”

    高翔道:“可以,你可以叫你的律師來,但是我想,你請齊全市的律師,只怕也不能為你洗脫罪名的了!”

    木蘭花接著道:“黃先生,現在警方給你一個特別寬容的機會,可以算是你自己向警方自首的。印制偽鈔,經自首后,罪名可以輕得多,而且,事實上,你并未使用印制的偽鈔,只是將它們送進了大銀行的保險庫之中!”

    黃成坊的鎮定,在木蘭花的幾句話之下,完全崩潰了!

    他的手發著抖,道:“你,你們……竟什么都知道了?丁孟生這小子……真的出賣了我,那是不可能的,唉,真料不到,可是你們怎會知道的?”

    自黃成坊梳得十分整齊的頭發下,豆大的汗珠,一顆一顆,流跌了下來,他顯然受了極大的打聲,是以連講話也變得語無倫次了!

    他望著木蘭花和高翔,高翔直視著他,道:“怎么樣,你愿意接受我們的寬容辦法,還是要我們出拘捕令,來將你拘捕?”

    黃成坊像是喪失了說話的能力一樣,他所講的那句話,是一個字一個字自他齒縫中迸出來的,他道:“好了,我承認失敗了,我接受警方的寬容辦法!”

    他在講了那句話之后,抹了汗抹,才又道:“我的計劃是天衣無縫的,若不是我用人不當,你們決不會發現破綻,我計劃了整整一年!”

    木蘭花微徵一笑,道:“那你就怪錯人了,我想你選用的助手,不會少過十個人?”

    黃成坊喘息著道:“九個!”

    木蘭花道:“他們都很忠誠,對不起得很,丁孟生自首是我偽造出來的,事實上,在哪里可以找到他們,還需要你提供消息!”

    木蘭花這句話才一出口,黃成坊陡地站了起來,接著,又重重地坐了下來,在那剎間,他的面色,變得比紙還白,他突然拉開抽屜。

    就在他拉開抽屜的那一剎間,木蘭花已經叫道:“高翔,小心!”

    高翔他立時去拔佩槍,可是,卻已經遲了一步,黃成坊已經先一步握槍在手,指住了高翔和木蘭花,喝道:“你們坐下來!”

    高翔和木蘭花互望了一眼,高翔冷冷地道:“想不到你會干這樣的傻事!

    黃成坊額上的青筋,根根現起,他喘著氣道:“丁孟生沒出賣我,那你們是怎么知道一切的?”

    木蘭花道:“害你的是你自己,如果不是你知道了安妮要在林家大屋過夜,你大起恐慌,又作了一連串意外布置的話,只怕你真可逍遙法外了!”

    黃成坊仍然急速地喘著氣,他尖聲叫著,道:“可是我毀<s></s>滅了一切,你們什么也找不到,我早巴將制偽鈔的機器,拆成了一件一件,拋到了海底,你們不應該發現任何線索的!”

    高翔冷然道:“或者是,不過你在地下密室中開動印刷機太久了,在空氣中,留了不易消散的油墨氣味,你不見得會在哪里印四書五經的,是不是?而且,進入銀行保險庫之后,銀行方面竟什么損失也沒有,那也實在太引人起疑了!”

    黃成坊突然反常地大笑了起來,在他大笑的時候,高翔和木蘭花,好幾次想向前撲過去,但是他們和黃成坊之間,卻隔著一張巨大的辦公桌,而黃成坊的手中,又握著一柄槍!

    黃成坊一面大笑著,一面伸手按著他辦公桌上的鈕,四面的窗簾,全都自動移了開來。

    窗簾拉開之后,是兩幅極大的玻璃,其中的一幅,正對著大銀行。

    黃成坊道:“你們看到了?我的業務越擴越大,一年之前,我就開始周轉不靈,我移東補西,但是我知道,如果不獲得大量的現鈔,這種局面,決不可能永遠維持下去的,所以,我才定下了這個計劃,使我成功地獲得了兩億元!”

    木蘭花冷冷地道:“也使你身敗名裂!”

    黃成坊突然又“哈哈”大笑了起來,他霍地站起,揮著槍,道:“是的,但是那對我來說,并沒有什么不同,沒有那大量的現鈔,我也支持不下去了,現在對我來說,是完全一樣的!”

    高翔厲聲喝道:“放下你手中的槍,將你九個同犯的所在供出來!

    黃成坊用槍又掠了掠亂發,立時又用槍指住了想逼近來的高翔,道:“別動,我也不會告訴你他們在何處,他們全是我拖下水的,事成之后,他們每一個人分到了五百萬,已經走了!”

    高翔冷冷地道:“你不說也由得你,但不論他們走到何處,我們都有辦法將他們捉回來的!

    黃成坊又高聲怪笑了起來,大叫道:“空氣,哈哈,空氣!我什么痕跡都沒有留下,我拆走了每一樣東西,吸乾凈了每一粒紙屑,但是空氣之中,卻留下了油墨氣味,哈哈!哈哈!”

    他一面笑著,一面揮著槍,扣動槍機,在辦公室中,立時發出了幾下驚天動地的巨響。

    那幾下巨響,是槍聲,混合著大玻璃的破裂聲,黃成坊辦公室的門立時被推了開來,秘書和幾個人,吃驚地站在門口。

    黃成坊厲聲喝道:“別動,你們誰也別動,木蘭花,我應該殺死你的,殺了你,我就可以安全無事了,但是我卻不想殺人!”

    木蘭花冷冷地道:“季元發呢?”

    黃成坊尖聲叫道:“季元發是自己嚇死的,他本來就有嚴重的心臟病,不關我事!”

    黃成坊一面說,一面身子打橫移動著,來到 4e86." >了大玻璃的前面。

    大玻璃被他連射了幾槍,已經碎裂了一個大洞,當他來到大玻璃之前時,他距離外面,只不過隔著三呎來寬的一道石沿而已。

    他一只腳跨出了大玻璃,在門口的女秘書,立時尖聲叫了起來。

    木蘭花立時道:“黃成坊,你現在的罪名,至多只是坐幾年牢,以你的才能而言,出獄之后,還可以大有作為,別做傻事!”

    黃成坊轉過頭來,他望著木蘭花,望了好久,才發出了一下十分苦澀的笑容來,道:“你錯了,我一直是個成功的人,我太成功了,是以我從來不知道什么叫失敗,我已經不起失!”

    他才講到這里,舉起槍來,對準了他自己的前額,扳動了搶機,槍聲才響,他的身子,便向外倒去,翻過了三呎石沿,向下直跌了下去!

    所有在黃成坊辦公室的人,不由自主,都閉上了他們的眼晴!

    黃成坊的身子,從二十多層高的摟上,跌了下來,壓在一汽車的頂上,將那輛車子的車頂,壓得陷進了一大塊,他的身子又彈到了地上。

    他是早在扳動槍機之后的一剎那間就死去的,億萬富翁的死亡,自然成為轟動的新聞!

    方局長和大批高級警官,是在事發后二十分鐘就趕到的,他在黃成坊辦公室后面的密室中,找到了大量的現鈔,總數是一億五千五百萬。由此可以證明黃成坊所說的是真的,他的幾個伙計,每一個人都得到了五百萬,離開了本市。

    警方接著,又在黃成坊的辦公室,找到了一個名單,知道了那幾個人的全部姓名,那幾個人,全是第一流的機械工程師,和各方面的專家。

    警方也立即采取行動,通電全世界,去通緝那九個人歸案,而在和大銀行商議過這件事,警方同意有限度地公布這件事,并且將偽鈔的特徵詳細公布出來,請那一天半之內,在大銀行提取過偽鈔的人,盡可能鑒別自己的鈔票,拿到大銀行去兌換。

    這件事,自然轟動全市,成了市民茶余飯后的談資,一直轟動了好久。

    而那幾個已經離開了本市的人,卻一直沒有音訊,警方只查到,事發之后,黃成坊曾替他們每人匯了一筆巨款到瑞士去,調查追蹤到了瑞士,銀行方面證明款項已轉到了南美洲。

    再追蹤到南美,款項已被提走,那九個人自然逗留在南美,但是卻找不到他們。

    (這九個人,以后又有驚人的事發生在他們的組織之下,但已不是這個故事了。)

    好幾天之后,黃昏,天氣一樣那樣寒冷,安妮放學回來,和她一起回來的是黃煥芬。

    黃煥芬清瘦了許多,木蘭花輕拍著她的肩頭,道:“你心情平復了么?你叔叔死了,你現在的生活怎樣?”

    黃煥芬道:,“我生活沒有問題,我去年生日,叔叔曾送給我一幢大屋子,我已經將那幢屋子租給了一個外國領事居住了!”

    木蘭花道:“那很<dfn></dfn>好,你要是有什么麻煩,可以來找我!

    黃煥芬嘆了一聲,道:“蘭花姐姐,我有一句話想問一問你!

    木蘭花道:“你只管說!”

    黃煥芬道:“我叔叔為什么要自殺呢?他是完全不必死的!”

    木蘭花呆了半晌,才道:“關于這一點,我想他在死前,他自己所講的話,是最后的解釋,他太成功了,經不起任何的失!”

    黃煥芬道:“你認為他是個很有才能的人?”

    木蘭花道:“當然是,我經歷過不知道多少罪案,但是沒有一件,是計劃得像他那樣周密的,直到現在,我們還未找到任何他用來沖破,挖掘地道的機械,他早已將之完全毀滅了!”

    黃煥芬苦笑一下,道:“那又有什么用呢?”

    她黯然地笑一下,轉過身,慢慢地走了出去。

    木蘭花也嘆一聲,在一簇菊花前,走了下來。

    這件事,是最奇特的一件,雖然在茫無頭緒之中,終于找出了事實的真相,但是那九個人,卻至今未有任何消息。

    她在自己問自己:算是成功了么?

    她沒有答案,而天色已漸漸黑了下來,寒風也更加勁疾了!

    (完)

百度搜索 古屋 天涯 古屋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

章節目錄

古屋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天涯在線書庫只為原作者倪匡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倪匡并收藏古屋最新章節。

gpk钱龙捕鱼怎么没有试玩版 pc蛋蛋刷蛋机器 河北快3中奖 甘肃快3一定牛25日开奖结果 福建11选五走势图表彩经网 江西时时彩大小走势图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20190903015 云南11选五任选走势 福建快3今天开奖结果一一 快三计划软件app 体彩排列五近15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