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碧玉 天涯 碧玉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

    木蘭花拍了很久,才聽得里面有人問道:“誰?”

    木蘭花道:“是我,我從大富島來!

    木蘭花是在杜大姑的口中,才知道杜三在什么地方的,木蘭花也早已懷疑,讓她知道杜三在大富島,是兇手故意的安排,現在這一點懷疑,已經證實了!

    而木蘭花也知道,杜大姑一定不知道她到了大富島之后,杜三會死,兇手一定用什么謊話,騙信了杜大姑照他的話去做。

    所以,這時木蘭花才冒認自己是大富島來,只有那樣,杜大姑才會毫不懷疑地開門。

    果然,門立時打了開來,屋中亮著黯淡的燈光,而當杜大姑看到站在門外的是木蘭花和兩個女警官時,她整個人都僵住了!

    木蘭花望著杜大姑,似笑非笑地道:“想不到吧,我的確是從大富島來的,我在那里耽了一整天,已看到了你的兄弟!”

    杜大姑的臉色,在昏黃的燈光下,變得一片慘白,她的口唇在發著枓,一句話也講不出來。木蘭花道:“而且、杜三死了!”

    當木蘭花講出了“杜三死了”這四個字之際,杜大姑的臉色,更白得像是涂上了一層粉一樣,她掙扎了好一會,才道:“你……騙我!

    木蘭花道:“那兩個警官,可以為我證明,而且等一會,你還必需到殮房去認尸,因為你是杜三的親人!”

    杜大姑尖聲叫了起來道:“是誰殺了杜三?”

    木蘭花冷冷地道:“那應該問你,你和杜三曾經合謀做過一件事,欺騙警方的高主任,這件事,不是杜三的主意,是誰的主意?”

    杜大姑的額上在冒著汗,當她聽得木蘭花那樣講的時候,她雙眼之中。充滿了驚恐的神色,她道:“我……我是不是要坐監?”

    木蘭花立時說道:“那可要看你究竟做了些什么!

    杜大姑哭了起來,她一面哭,一面道:“我……我實在沒有做什么,我……只不過幫他在一層樓中,帶著一個女孩,講了幾句話,他要我說的是,如果有一個警官和他一起來的話,就要在警官面前,說是住在那層樓中的,并且還有一間房間,是租給一個老頭子的!

    杜大姑斷斷續續地說著,木蘭花耐心地傾聽,并不打斷她的話頭,等到她停下來時,木蘭花才道:“那是什么人的主意?”

    杜大姑哭得更傷心了,她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貪他給我的那只金戒指,就照他所說的話去做了,我也不知道他那么做,是想作什么的!

    木蘭花皺著肩,道:“那么,他在大富島的事呢?”

    杜大姑漸漸止住了哭聲,但是仍然抽噎著,她道:“后來,他又將給了我的戒指騙了回去,我在他再叫我到大富島去時,當然不去了,他從來也沒有給過我什么好處,只給我添麻煩,我……是不是要坐監?”

    木蘭花嘆了一聲,她實在沒有理由懷疑杜大姑的話,她之所以嘆息,是因為一條很重要的線索,到這里,又無法繼續下去!

    木蘭花先安慰了杜大姑一句,道:“你不必怕,只要你真的沒有做過什么壞事,是不會坐監的,現在,我再問你一個問題!

    杜大姑抹了抹淚,抬起頭來,望著木蘭花。

    木蘭花也懷著最后的希望,發出了她的問題,她道:“有一個人叫葉全,他經常和杜三來往的,你可曾見過這個人?”

    杜大姑呆了一會,才搖了搖頭,道:“葉全?不,我沒有聽到過這個人!

    木蘭花又嘆一聲,她已經不抱著什么希望了,因為杜大姑看來什么也不知道,她完全是被杜三愚弄的,但是她還是問道:“叫你在那層樓中的時候,你未曾看到杜三和什么人見過面?”

    杜大姑道:“我在那里,住了一天……對了,有一個人,曾來找過杜三,我聽得杜三叫他做葉先生的!”

    木蘭花喜出望外道:“他是怎樣的一個人,你告訴我,你一定要好好地想一下,然后告訴我!

    杜大姑道:“那個人一來,杜三就和他鬼鬼崇崇,進了房間,講了一回,那人就走了,那人的樣子,我……看得不是十分清楚……”

    接著,杜大姑便形容起那個“葉先生”的樣子來,雖然她的形容很粗糙,但是木蘭花也已經可以知道,她說的那個人是葉安,或是葉全。

    葉安和葉全是雙生子,這一點可以說已得到證明了,因為葉安遠在加拿大,未必會和杜三認識,和杜三合謀的是葉全。

    但從杜大姑口中形容出來,葉全的樣子,卻是和葉安一樣的,那么,他們兩個人,豈不是相貌相似的雙生子么?

    證明了這一點,木蘭花進一步懷疑的,死在大酒店中的不是葉安,而是葉全,也更有根據了,葉安不會在完美的犯罪已經成功之后死去。

    葉安是加拿大指揮整件犯罪案子的,罪案的前一半,由葉全和杜三實行,然后。葉安來到了本市,實行罪案的下一半。

    而整件罪案的下一半,除了吞沒玉商的財產之外,還包括了殺死所有的同黨來滅口,葉全被殺,杜三被殺,杜大姑只怕也要被殺……

    木蘭花眉心打著結,一層一層向下想著,當她想到杜大姑的要被殺之際,她的心中,陡地一動,剎那之間,她覺得自己已經捕捉到一些什么了,但是究竟捕捉到了一些什么呢?木蘭花還不能具體地說出來,照兇手行事的機密情形來看,杜大姑是一定也在被殺的名單之內的,但是為什么,杜大姑還未曾遇險呢?

    那是為了什么?是兇手未及對杜大姑下手,還是兇手殺害杜大姑的計劃,有了變更?

    當木蘭花想到這里的時候,突然之間,她的心中,陡地一亮,杜三壞到連給了杜大姑的金戎指,都要討了回去,他自然不會叫杜大姑到大富島去享福,叫杜大姑到大富島去,決不是杜三的主意,而是兇手的主意,兇手的目的是將杜大姑引到大富島去,可以將杜大姑和杜三,一起殺死!

    但是杜大姑卻沒有到大富島去!

    因為杜大姑傷透了心,不肯再去和杜三見面,所以兇手的計剴,就有了變更,不能將他們姐弟兩人,一起殺死,只好先殺了杜三再說了!

    當木蘭花想到了這一點的時候,她眉心的結,已漸漸松了開來,她的口角,也漸漸泛起了一個微笑,因為所有的問題,她都已經想通了!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安慰了杜大姑幾句,就和兩個女警官,離開了杜大姑的住所,她知道杜大姑是不會再有事的,因為她已知道兇手是什么人了!

    她而且可以肯定,兇手今天晚上,一定仍在大富島上,以為他自己的犯罪設計,安排得天衣無縫,萬無一失。自然,這樣絕減人性的兇手,還早是要殺害杜大姑的,但不是今晚,然而,過了今晚之后,他卻再也沒有能力行兇了!

    當木蘭花和那兩個女警官,走過陋巷的時候,她的心情,實在是說不出來的輕松,在經過了多日來的茫無頭緒,多次來的失敗,不如多少絞盡腦汁的思索而毫無結果之后,忽然得到了結論,她心情的愉快,是可想而知的,她到了警局,和在大富島的高翔通了無線電話。

    高翔在一聽到了木蘭花的聲音之后,他講話的聲調,是無精打采地,他道:“搜索還在進行,可是一點結果也沒有!

    木蘭花壓低了聲音,道:“使用耳筒99lib?,我有極機密的話要對你說!

    等了一會,木蘭花得到了高翔的回答:“說吧,現在你說的話,只有我一個人聽得到!

    木蘭花道:“你可以停止搜索了,我也要好好休息一下,你也疲倦了,聽我的話,什么也不要想,好好地睡上一會!

    高翔苦笑道:“我怎么睡得著?”

    木蘭花笑道:“如果我告訴你,我已經知道了誰是兇手呢?”

    高翔大喜道:“誰?”

    “現在我不能告訴你!蹦咎m花說,“但是兇手一定走不了,明天一早我就來,那時,我可以演一出好戲,給你看看!

    高翔忙道:“哦,蘭花,別賣關子好不好!”

    木蘭花卻笑道:“不行,我要是講給你聽了,對整件案子,大為不利,再見!”

    高翔呆了片刻,聲音極其無可奈何,道:“明天見!

    木蘭花放下了電話,離開了警局。

    木蘭花回到家中,安妮已經睡了。

    但是木蘭花在安妮的床前,看了一看,就知道安妮是在裝睡,她笑道:“安妮,起來,我已經找到兇手是什么人了!”

    木蘭花的話才一說完,安妮已經一骨碌地跳了起來,道:“兇手是什么人?”

    木蘭花道:“這句話其實是多余的,兇手自然是葉安,葉全和杜三三個人,不,還要加上那瞎老仆,他們四人合謀的,但現在只剩下了葉安一個人!”

    安妮眨著眼,咬著手指,道:“不錯!

    木蘭花坐了下來,道:“整件案子的經過是那樣,葉安、葉全兩兄弟,從小就在玉商的家中長大,但一則由于玉商的孤僻成性,二則,由于他眼見兩兄弟不長進,所以在他們的少年時代,就給玉商趕了出去!

    安妮點頭道:“可能是如此!

    木蘭花十分有信心地道:“一定是如此!”

    安妮又道:“以后呢?”

    木蘭花道:“以后的情形是,葉安和葉全,在外面混得很不好,玉商雖然有錢,但絕對不肯接濟他們,是以他們只好參加了犯罪份子的行列!”

    安妮點著頭。

    木蘭花又道:“那樣,一幌過了好多年,葉安到了加拿大,葉全還留在本市,在葉安未曾到加拿大之前,他們兄弟學會了精妙的化裝技巧,他們一定也藉此行騙過許多次,只不過由于事先他們都有精密的安排,所以才沒有被發覺而已!

    安妮點著頭,她對木蘭花的敘述,找不出任何細小的破綻來。

    木蘭花又道:“葉安到了加拿大之后,也混得并不好,他居住的地方很冷僻,他的生活很單調,幾乎沒有任何娛樂,我猜想,在那幾年之中,他唯一的娛樂,大約就是設計這件罪案!”

    木蘭花講到這里,略頓了一頓,才又道:“葉安可以說是本世紀的犯罪天才,他所設計出來的罪案,幾乎是沒有破綻的!”

    安妮問道:“你已經知道了他的一切計劃?”

    “到現在為止。只是推測,但是明天你就有機會印證我的推測是不是對。葉安的第一步計劃是要他的弟弟葉全,盡量不和外人接觸,只揀一個主要的助手來往,葉全顯然完全聽了他的話,葉全所揀的那個助手,就是無業游民杜三!

    安妮聽得完全入了神。

    木蘭花又道:“然后,葉安就又和他的叔叔聯絡——這種聯絡,我相信是通過了葉全的,葉安要他的叔叔,不論對什么人,絕口不提有葉全其人!

    “那樣有什么作用呢?”安妮問。

    “作用太大了,那樣,當一連串的案子發生之后,警方根本找不到誰是兇手,兇手像是一個既存在而又不存在的人,我們就曾經陷入這樣的困境之中!”

    安妮點著頭,案子的經過情形,她是知道的。

    木蘭花笑道:“終于,機會來了,于是就成了第一個被害者!

    “玉商!”安妮吃驚地叫道:“他不是死于心臟病猝發的么?”

    “但現在我可以肯定,玉商也是被謀殺的,殺害他的是瞎老仆,自然由葉全授意和供給毒藥,那一定是一種可以使心臟發生麻痹,使得毒發之后,和心臟病發作死亡無疑的毒藥,而他們一直在等待著的機會,就是玉商的外出,瞎老仆在玉商外出之前,找機會下了毒,好令得玉商,倒斃街頭!”

    “但是,玉商的外出,卻是去求售那價值連城的翡翠船的,這是一個意外,但葉安知道了這一個意外之后,便又立即訂了計劃,這才有和玉商接觸過的人,一一遇害的事發生,兇手自然是葉全和杜三兩人!

    “慢一慢!”安妮說,“你的說法不對了,玉商帶著價值連域的翡翠船去求售一事,根本沒有人知道,只有珠寶公司和警方知道!

    “不,瞎老仆在一間屋子中,他不能不和人說話,而瞎老仆是他唯一說話的對象,他的一切,瞎老仆一定知道得很清楚,自然也知道他有一艘那樣的翡翠船!”

    安呢咬著指甲,她找出來的疑問,已經給木蘭花解釋得很清楚了!

    木蘭花笑了笑,道:“安妮,你的心思很慎密,我很高興,葉安命令葉全,將所有一切和玉商接觸過的人全殺死,然后,葉全,杜三和杜大姑開始進行那個騙局,將翡翠船騙到了手!”

    “當偷了翡翠船之后,葉全就進行計劃的第三步,殺死了他的叔叔!

    安妮吸了一口氣,道:“葉安真狠毒!”

    “狠毒的還在后頭呢,當瞎老仆死了之后,葉安就回本市來了,他以遺產的承繼人身份出現,當一切事情發生之際,他遠在加拿大,當然是一點嫌疑也沒有的,真可以說再巧妙也沒有了!”

    安妮嘆道:“的確是夠巧妙了!”

    木蘭花搖了搖頭,道:“不,還不夠巧妙,葉安是聰明絕頂的人,他自然知道,在一連串死亡之后,他是唯一的得益人,警方對他,不能不懷疑,于是,他實行了他第四步計劃,他使他‘自己’死亡!”

    安妮吸了一口氣。

    “當然他是不會叫自己真的死亡,他自己,只不過是利用巧妙的化裝術,隱藏了起來,換句話說,他殺死了他的弟弟葉全,葉全和葉安是雙生子,面目相同,誰也分不出來,葉全一死,警方以為葉安死了,自然不再追查,那就一了百了,他謀殺葉全的方法很巧妙,葉全一定曾逼著他快快分贓,于是,他要葉全先假充他到大酒店去享受幾天,而他卻在葉全喜歡喝的薄荷酒中,下了劇毒,毒死了葉全!”

    安妮嘆了一聲,道:“葉全雖然該死,但葉安的手段也太毒辣了!”

    木蘭花繼續鈸述著,道:“到了這一地步,葉安的計劃,已經接近完成了,而且,他早替自己找到了一個極妙的隱藏方式,憑著他巧妙的化裝術,他可以完全以另一個人的姿熊出現,生活,過了幾年,到根本沒有人再記得這件事時。他就可以離開本市,逍遙法外了,但是,他<big></big>都還必需進行兩樁最后的謀殺!”

    “兩樁?”

    “是的,杜三和杜大姑!

    安妮吸了口氣道:“他要一個活口也不留!”

    “是的,那就是他的計劃的周密之處,他要一個人也不留下,他先安排杜三,躲在大富島酒店中,然后,又想使杜大姑也到大富島去,他要將杜氏姐弟,一起殺死在大富島!”

    安妮真是夠好耐心<bdo>99lib.</bdo>的了,她直到現在,才問了出來,道:“那么,破綻在什么地方呢,是什么使你知道了他隱藏的身份的呢?”

    木蘭花道:“整件案子的經過,你是全知道的了,現在,我再將我今晚和杜大姑的談話,對你說一說!”

    木蘭花詳細地向安妮敘述起剛才和杜大姑談話的情形來,安妮也知道,木蘭花是要考驗她的推理能力,是以她一面咬著手指,一面用心地聽著。

    木蘭花講完了之后,略停了一停,才道:“就那樣,我想到了誰是兇手,想到了葉安用什么身份巧妙地隱藏著,安妮,你只要好好想一想,也會明白的!

    安妮不出聲,眉心打著結。木蘭花也不出聲,房間中靜得一點聲音也沒有。木蘭花望著安妮,在看她臉上神情的變化,看她是不是有了頭緒。

    各位親愛的讀者,作者寫“女黑俠木蘭花故事”已經是五十二集,也是最后一集了。在撰寫每一集故事之際,總竭力在推理上,安排合理的路線,絕不作情理之外,突然其來的安排,“生死碧玉”故事,更是安排得極其慎密,各位讀者,看到這里,也不妨掩卷一想,葉安是以什么身份隱藏著,<bdo>?</bdo>破綻實在是很明顯的。

    破綻真的是很明顯的,木蘭花知道,安妮已經想到了,因為,她看到安妮眉心的結,在漸漸散了開來,而在她的口角上,浮起了一個笑容。

    上午九時,直升機身映著朝陽,閃閃生光,飛到了大富島的上空,略一盤旋,便降落在大富島酒店的空地之上。機才停下,高翔就從酒店的階上,走了下來,叫道:“蘭花!”

    木蘭花和安妮,從直升機中走了下來,她們兩人,都是精神換發,和高翔憔悴的神情相比,成了強烈的對照。

    高翔昨晚,自然睡得不好,因為他一晚都在苦苦思索著兇手究竟是以什么機的身份隱藏著,但是他卻未曾想得出來。

    當然,那并不是因為高翔的推理能力差,而是他不知道木蘭花再找杜大姑見面時的對話,如果他知道了,他也一定想得出來的。

    一看到木蘭花和安妮下了直升機,他忙迎了上去,又叫道:“蘭花,你——”

    木蘭花打斷了他的話頭,道:“你別心急,來,我們進去再說!”

    高翔陪著木蘭花和安妮,一起走進了酒店,酒店的管理員,在柜抬后,打著呵欠,招呼了木蘭花一聲,木蘭花微笑地和他點了點頭。

    木蘭花和高翔向餐廳走去,酒店的管理員跟了上來,道:“高主任,還要多久啊,你看,現在我們簡直不能做生意了!”

    高翔望著木蘭花,木蘭花在笑道:“警方找不到人,自然會收隊的!”

    酒店管理員仍像是滿腹牢騷一樣,咕嚕著走了開去。警方仍然借酒店的餐廳作為臨時的指揮所,高翔等三人走進了餐廳,木蘭花便道:“高翔,你命人守在餐廳口,不準任何人接近!

    高翔照木蘭花的話吩咐了之后,著急地道:“兇手在哪里?”

    木蘭花道:“那還得你動動腦筋,我先將昨天和杜大姑會面的一切經過告訴你!

    高翔低嘆了一聲,道:“你說!

    木蘭花又將那短短的會唔,說了一遍,高翔立時道:“兇手想在大富島,殺害杜大姑和杜三,杜三并沒有叫他姐姐來!”

    木蘭花道:“當然,杜三連給了杜大姑的戒指都拿了回來,怎會叫杜大姑來享福!

    高翔皺著眉道:“我早就料想過,杜三不會有那么好心腸,可是,杜大姑的確是接到過杜三的口信,叫他到大富島來的,帶這個口信的,是酒店的管理員——等一等,等一等!”

    高翔的語氣中,充滿了興奮,他的聲調也急促了許多,他道:“而那管理員,卻說是杜三叫他去送口信的,蘭花,他就是——”

    木蘭花平靜地道:“照我們的推理,大富島酒店的管理員就是葉安,這個職位,以前可能是葉全,他利用同樣的化裝,代替了葉全,現在,是證明我們的推理是不是正確的時候了!”

    高翔立時走到了門口,打開門來,揚聲叫了那管理員一聲,道:“請你進來我有幾句話要問你,請你和我們合作!”

    那管理員一面向餐廳走了過來,一面道:“我知道的已經說了,還有什么好講的!”

    高翔那臉上掛著真正的笑容,他心情的輕松,是可想而知的,當那管理員來到了他身邊的時候,他伸手搭住了對方的肩頭,像是很親熱的樣子,然后,和他一起向前,走了過來。

    當他們一起來到了木蘭花身前時,高翔才道:“是的,你已經告訴了我們很多,但是,你還沒有告訴我們,加拿大的風光如何!”

    這一句話,令得那管理員直跳了起來,而高翔也在那時,突然扭轉了他的手腕,那管理員尖聲叫了起來,道:“你們干什么?”

    木蘭花早已一伸手,她的手按在對方的額上,高翔則抓住了管理員的雙手,于是,真相開始揭露了,木蘭花在那管理員的臉上,慢慢地揭下了一層極薄的,肉色的,纖維性的面具來。

    而當那層面具被揭下來了之后,那個管理員就是他們熟悉的葉安,只不過他們所熟悉的葉安,臉色從來未曾那么蒼白過。高翔已取出了手銬,推葉安坐在一強椅子銬在一起。

    葉安低著頭,一句話也不說,過了好久,他才喃喃地道:“你們沒有法子發現我的,你們實在是沒有法子發現我的!蹦咎m花冷冷地道:“可是我們發現你了!”

    葉安倏地抬起頭來,道:“好,我一切都承認了,但是首先請先告訴我,破綻在什么地方?”

    “你不該假冒杜三的名義,叫杜大姑到大富島來!备呦枵f,“那是你的一個大錯誤!”

    “那有什么錯?”葉安不服地道:“杜三有了錢,總要照顧一下他姐姐的!

    “你想得不錯!蹦咎m花說,“但是你不知道一件事實,杜三在要他姐姐幫忙騙高翔的時候,曾送了她一只金戒指,后來,他又將那戎指,搶了回去,你想,杜大姑怎么還肯來,而這樣的人,又怎會照顧他的姐姐?”

    葉安的臉色是死灰色的,他發出極其苦澀的失容來,道:“那我怎么知道,葉全怎么找了一個這樣下流的人,真該死!

    木蘭花冷冷地道:“或許,是物以類聚吧!”葉安又低下頭,身子在發著抖。

    在酒店管理員的房間中,警方人員幾乎沒有費什么工夫,就找到了那只價值連城的碧玉船,和大量的現鈔,那是葉安從銀行提出來的。

    葉安被解回警局,方局<mark>..</mark>長也來了,親自參加對葉安的盤問,葉安將一切經過,詳詳細細地說了出來,安妮只是望著木蘭花。因為葉安所說的一切經過,和她昨晚聽到木蘭花分析推理的,幾乎完全一樣,那實在使得安妮對木蘭花感到由衷的佩服。

    那艘碧玉船,在幾天之后,送到博物院,作公開的陳列,自然,警衛森嚴,有著最完善的防盜設備,穆秀珍也直到這時,才看到了那艘碧玉船,為了那艘碧玉船,以前是不是有人命賠上,誰也不知道,但就在葉安的犯罪計劃下,就死了十一人——被判死刑的葉安在內!

    有人說,凡是奇珍異寶,總伴隨著十分不祥的險遇,或許也有點道理的。

    (完)

百度搜索 碧玉 天涯 碧玉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

章節目錄

碧玉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天涯在線書庫只為原作者倪匡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倪匡并收藏碧玉最新章節。

gpk钱龙捕鱼怎么没有试玩版 中国股票配资平台排行榜 北京快乐8最新版本下载 天津11选五一定牛遗漏 专业配资 二分彩计划网站 双色球万能9码必中6 浙江十一选五怎么中奖 福彩3d直选计划 配资炒股杠杆经验 排列五软件哪个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