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殺人獎金 天涯 殺人獎金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

    不用兩分鐘,她就看到伏在巖石上的班奈克!

    木蘭花的心頭,砰砰地亂跳了起來,她也看到了班奈克身旁的長程來福槍,正對準看下面的公路,而在公路中,高翔的車子停著。

    木蘭花立時退了出來,捐了一些錢,她從老人院出來,繞過了一條馬路,到了山下,在山下,她很快就找到了藏在草中的自行車。

    這時候,木蘭花又不禁猶豫了一下。

    她是應該爬上山去找班奈克呢,還是在這里等候他下來?爬上山去找他,極可能還未曾接近他,便已經被他發覺了。

    而如果在下面等他,那就可以以逸待勞!

    木蘭花決定在下面等他!

    當木蘭花未隱藏起來之前,她檢查了一下那輛自行車,發現了其中的機器,她卸下了兩個十分重要的零件,然后又將車蓋好。

    等到她將蓋在車上的野草弄得盡量和原來一個樣子時,她后退了幾碼,在一塊巖石后面,躲了起來。她不但要避過從山上下來的班奈克的目光,而且要避開在秀水路兩端的便衣探員。

    她躲藏得十分小心,注視著前面。

    半小時之后,她看到高翔的車子,退了出來。

    又過了半小時,便衣探員也陸續撤退了。

    木蘭花心中,自己告訴自己:班奈克就要下來了。

    她的手中,握住了一塊大約有五磅重的石塊,是要班奈克一下來,去取車子的時候,木蘭花就用這石塊去擊他的背部。

    當石塊砸中班奈克的背部之后,她就可以立部跳過去,將班奈克生擒了。

    班奈克是窮兇惡極的兇徒,木蘭花本來是不準備再給他有生存的機會的。但她仔細想了想,她有機會可以生擒班奈克,那么她自然這樣做,好更使非法份子氣餒,不敢妄動。

    又半小時過去了,班奈克還沒有下來。

    木蘭花開始感到十分不安,她意識到事情和自己所預料的,可能有一些距離,要不然,班奈克為什么還不下山來?

    她又迅速地檢討自己的行動,是不是有反被敵人利用的地方,如果敵人引高翔來這里,是因為也料到了她會監視高翔方面,取得敵人的蹤跡?

    那并不是沒有可能的事!

    但是,敵人不知道受傷的是誰,似乎不會如此肯定。

    那么,他為什么還不下山來呢?

    木蘭花又用望遠鏡。向山上小心搜尋著,終于,她看到在慢慢地向下攀來的班奈克了。班奈克具備看一個職業暗殺者的一切條件,他爬看陡峭的山壁,可是行動劫輕捷得如同一只小貓一樣,他離地面越來越近了,終于,他到了一塊離地只有六呎高的巖石上。

    然后,他輕輕一跳,跳了下來。

    他落地的地方,正好在那一堆估草的旁邊,木蘭花也就在那一剎間,用力拋出了那塊石頭。!

    木蘭花離班奈克只有二應遠,那一拋,是無論如何應該中的?墒,班奈克在用枯草蓋住了他的車子之際,最后是用枯枝,在草上交叉放成了兩個十字的,木蘭花并沒有注意這一點,所以班奈克立即知道事情有什么不對頭的地方了。

    他幾乎一跳下來之后,就發現了這一點,因之不等木蘭花拋出了那塊石頭,他便在地上打了一個滾,木蘭花的石頭拋出,石塊還在半空,“砰”地一聲槍響,班奈克已放了一槍,槍彈將那塊石頭,射得粉碎,迸射了開來,四下飛濺!

    緊接看,又是好幾下槍聲,子彈呼嘯看,向木蘭花藏身的地方飛來,木蘭花幸而是藏在巖石后面的,子彈自然未能射中她。

    警笛聲立時響起,那是還未曾撒完的警探響出的。

    木蘭花聽到了一陣機器聲,大看腫子探頭看去,只見班奈克一手扶起了車子,一面又放了一槍,射倒了迎面奔來的一個督員。同時,他以極快的動作,跳上了車子,向前疾馳而去。

    木蘭花奔到警員的身邊,那警員已殉職了。

    木蘭花解下了警員的佩槍,奔到了自己的車子前,她知道,班奈克是走不遠的,因為班奈克的車子中有兩個零件已被卸下了!

    由于失去了那兩個零件的原故,他的車子在不久之后,一定會發生故障的!所以木蘭花有信心在半途上追到班奈克。

    她駛看車,向班奈克逃出方向,追了下去,汽車駛出了半哩左右,她便聽得前面的街道上,傳來了一下輕微的爆炸聲!

    那正是她所期待著的車子障礙!

    班奈克一定已在前面停下來了!

    木蘭花加大油門,車子一個急轉,向前轉了出去,她看到了班奈克的車子。那輛特制的自行車,已幾乎扭曲成了一個半圓形。

    往車子的旁邊,有著血漬,可想而知,班奈克因為車子發生爆炸而受了傷,而且,木蘭花還一眼就看出,在車子的旁邊,有一只長方形的盒子。

    那盒子中所放的,無疑就是班奈克的遠程來福槍,那是他寸步不離的殺人武器,但如今竟然遺留在車子之旁了,由此可知他的離去,是何等倉皇!

    這里里已是相當繁盛的市區,四通八達,只要班奈克的傷勢不是太重的話,他是毫無疑問可以逃得脫的。木蘭花如今唯一希望的是他的傷勢十分重,逃不遠!

    木蘭花當然不會愚蠢到下車來去找他的。

    因為木蘭花若是下車去找他的話,那等于暴露了她自己,極可能她根本未曾看到班奈克,就被班奈克的冷槍射中了!

    但木蘭花可不能不找,她是駕著車在尋找的,她駕著車,在大街小巷中穿插著,希望可以遇到受了傷,在狼狙奔逃的班奈克。

    但是,半小時過去了,木蘭花并沒發現什么。

    木蘭花聽到了警車疾馳而來的聲音,她知道,那殉職的警員和失事的車子一定被發現了,高翔會趕到現場來,自己必需離開了!

    自己也不能再使冉這輛汽車了,因為過了那么久,車主也定然已發現了車子的失竊而報了警,她是一個要盡一切可能來保持行蹤秘密的人,又焉能駕著一輛已經報失竊的車子,滿街亂跑所以。她在將車子駛出了幾條街之后,便停了下來,走出車廂,消失在人叢之中。

    木蘭花的料斷一點也不錯,當那殉職的警員被發現,和班奈克的車子失事事件發生之后,首先趕到現場的是高翔。

    高翔在秀水路未能見到班索克,他懷看極其憤怒的心情;氐搅宿k公室,他已經計劃在本市展開嚴密的搜索!

    雖然,他知道要在一個如此繁華,有看過百萬的人口城市之中,搜尋一個人,那幾乎是沒有可能成功的事。但是這種行動,卻往往會被一些大城市的替方所采用,那是因為這樣子做的話,可以引起犯罪者的心理恐慌,而有反常的行動。

    一個犯罪者,在犯了罪之后,如果一切都保持正常,那么他的犯罪行為被發現的機會,是微乎其微的,若是一有反常行為,那就容易被發現了。

    高翔之所以準備布署全面搜索計劃,就是想班奈克驚惶失措,想要離開本市,那么,他便不能繼續隱藏下去,而要暴露身份了。

    當然,如果班奈克仍然保持看鎮定,匿居在本市的話,那么,就算大規模的搜索,維持到半年或是一年,仍是沒有多大用處的。

    高翔是正在和方局長商討如何采取行動時接到報告的。

    他立即出發,到了失事的現場,他看到了那輛被毀壞了的車子,和遺下的遠程來福槍,以及那些鮮明的血漬。

    兇徒受傷了!

    高翔立即傅下命令,這一個區域全被包圍了。

    然后,高翔又來到了殉職警員伏尸的所在。當高翔看到車子失事時,他還以為那是一件意外的事故,但是到了警員殉職的現場他知道不是意外了!

    他看了那塊大石上的彈孔,也看到了那一大堆被弄亂了的枯草,他多少已明白了兇徒當時,是在峭壁之上的,而當兇徒下來的時候有人襲擊他!

    襲擊兇徒的不是那殉職的瞥員,因為警員在前面,但是在另一方向的大石上,劫滿是彈孔,襲擊兇徒的人,是躲在大石之后的。

    高翔在心中自己問自己:那是什么人呢?

    他幾乎立部就有了答案:木蘭花!

    那一定是木蘭花,唯有木蘭花才會有這樣的能力!

    雖然木蘭花的襲擊并沒有成功,但是如今,兇徒總也處在一種極其狼狙的境地之中了?墒悄咎m花如今又在什么地方呢?

    高翔自魘得自從事情發生之后,一想起木蘭花來,心就向下沉,也直到這時,他才知道自己對木蘭花是多么地關切,這種關切和懸念,實在已超過了友誼的范圍,他是一個十分高傲的人,木蘭花有意和他保持看距離和維持著冷淡。高翔不會看不出來,所以即使是在心中,高翔也不怎么愿意承認自己愛上了木蘭花。

    可是這時候,當他思念著木蘭花,心中起了那樣深沉、跌宕的感覺之際,他不能不承認了,他不能不承認自己不但是愛看她,而且愛得極深!

    高翔對看那塊大石,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在他身邊的警官和警員,當然不能明白他這一下嘆息的意思的,人人都在等候他發布命令。

    高翔呆立了片刻,才慢慢地轉過身來,道:“通知殉職警員的家人,我們將盡可能捉住兇徒,家屬將受到最好的撫恤!

    “是!”一位警官苔瞧了一聲。

    “包圍網已完成了么?”

    “已完成了,方局長正在和市長會商,要求市長給予他進行全面搜索的權利,市長似乎還在考慮,因為牽動面太大了!

    “不必市長答應也不要緊!备呦璩了氲卣f。

    “你的意思是——”

    “我們要大張旗鼓,勸市民留在屋中,鄭重的呼號聲,要讓每一個人都知道,我們已經包圍了這一個區域!”

    “那樣,兇徒不是知道了么?”幾個警官一起問。

    “就是要他知道!如今,若是兇徒未曾走遠的話,我們已占了絕對的優勢,只要兇徒一知道他已陷入了重重的包圍之中,他就定然會沉不住氣,想要沖出來的。他躲著,我們或者找不到他,但是他一沖出來,那卻是再也逃不脫的了!”高翔解釋看,“這是困獵的最簡單的辦法!”

    那幾個警官完全明白了高翔的意思,一起散了開去,去執行高翔的命令了。三分鐘后,好幾輛廣播車在這一區內的大小街道巡行。勸諭住在這一區的市民,留在家中,不要外出,因為警方正在搜捕一個搪有武器,十分兇惡的匪徒。

    而如果不是住在本區的市民,想要離開的話,請立即離開,但是在離開之際,卻必須接受崗哨營員的盤問,本區全部通道,都已封鎖了!

    高翔在那時候,也回到了那一區的中心的一家茶樓之上,茶樓的茶客,已經走個精光了,老板苦口苦臉地來回踱著步。

    高翔借了這個茶樓作為臨時指揮部,他對看一張攤開了的本區地圖。本區四十七條通路,都已有看極嚴密的崗哨。

    兇徒只要在這一個區內,是插翅難飛的!

    如果不在這個區域呢?那當然沒有話可說了,高翔之所以興師動眾,是他看到了班奈克受了傷,不可能在短時間內走得太遠,所以才這樣做的!

    班奈克在什么地方呢?

    班奈克的確在這個區域之中。

    班奈克現場留下的血不多,但是他的傷勢相當重,因為爆炸是突如其來的,而他又是騎在車子之上的。當爆炸發生之際,他整個人被彈了起來。

    他被<bdo></bdo>彈出了足有七八呎,跌在路邊上,他立即發現自己受了傷,但是他也知道,自己是絕不能夠再在現場逗留下去的。

    他忍看痛,向前走看,到了小巷口,扯攔了衣服,用布條緊扎昔自己的傷口,進了一家理發店,坐了下來,閉上了眼睛。

    看來,他是一個十分安詳,正來享受理發師對他服務的人,但是,他心中的焦急,即是無與倫比的,那是他一生之中從來也未曾經歷過的令他焦慮的時刻!以前,作為一個神出鬼沒的暗殺者來說,只有他在暗中持著槍,欣賞被追逐的人,在絕望的情形中掙扎,希望能逃脫被殺的命運,但是卻終于逃不脫。

    他自從操上了這種殺人的職業以來,可以說是無往而不利的,他甚至順利地刺殺過一國的元首,但這次,他邦沒有那么順利了。

    班奈克也在急速地檢討看自己的行動,自己的行動并沒有出錯,在戲院附近的反監視,已有了結果,音波反應器連接自動發射器,也射中了對方。

    只不過射中的卻不是木蘭花!

    班奈克這時,幾乎可以斷定在峭壁之下,向他襲擊的人是木蘭花了,他肯定這一點,更使他的心中,產生了一股莫名的戰栗!

    因為自從他占了一次上風之后,他一直不知道木蘭花的下落,而從木蘭花竟在峭壁之下等候看他這一點看來,木蘭花竟是知道他的行蹤的了。

    班奈克不禁自問:木蘭花已知道了自己的行蹤,那么,自己可以在這個理發店中,渡過危險?這真是使人不敢樂觀的事情。

    他想到了自己在銀行中的巨額存款,如果這次失敗在木蘭花的手中,那么他當然沒有機會來動用那么龐大的存款了。

    他的身子,因為痛苦和氣憤,一直在發看抖,以致理發師不得不停下了工作,道:“先生,請你不要動,你……可是不舒服么?”

    “不……不!”班奈克連忙道,“我想喝酒,你們可有白蘭地?”

    “白蘭地?”理發師見過有各種奇怪要求的顧客,劫還未曾見過一個向它要白蘭地的顧客,他搖了搖頭,“當然沒有!

    “那么,就替我去買一瓶來!卑嗄慰嗣鲆粡堚n票,“小瓶的好了,我有點頭暈,但是喝一點酒,就可以沒有事情了!

    “好的,先生!崩戆l師接過了鈔票,揮手叫來一個服務生,令他去買酒。服務生答應看,推開門,向外面走了出去。

    買酒的服務生并沒有走出多遠,大包圍便 5df1." >己形成了。

    在廣播車的勸諭之下,行人洶涌,一起向四面八方散開去,路上十分混亂,所有的人都是向外散去的,那服務生在人叢中穿來穿去,卻是向相反的方向走看,當然慢了許多,而且,他還不時停下來看熱鬧,耽擱的時間更久了。

    常言道:做賊心虛。班奈克可以說是極其老練,冷靜的犯罪份子了。但只要他是犯罪份子,他的心中一定<samp></samp>是發虛的。

    那服務生離開了那么久,仍然沒有回來,而廣播車所廣播的聲音,即不斷地傳了過來,店中其他幾個客人,都匆匆忙忙地走了。

    店中只有他一個人客了!

    別的理發師,全在門口向外看看,因之顯得店堂內更是冷清,班奈克的身子,又禁不住發起抖來,那理發師嘆了一口氣,停下了刀剪,道:“先生,你——”

    班奈克突然轉過身來,他手中的槍已對住了那理發師的胸口,沉聲道:“別出聲,你已經認出我是誰來了,是不是?”

    “我……沒……我……”理發師只不過是想叫他別動而已,料不到會有這樣情形出現的,自然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了。

    班奈克沉聲道:“別出聲!”

    他從椅上跳下來,用槍抵住了理發師的腰眼,道:“走,帶我到后門去!

    那理發師轉頭向同伴看去,可是每一個人都只顧望看外面,并沒有人注意店中的情形,那理發師只好順從看班奈克。

    出了理發店的后門,乃是一條小巷。那條巷十分窄,但是劫也用鐵皮搭出了許多屋子,那是窮人棲身之所,這些窮人,自然也是阱手抵足的勞動者,白天是全在外面工作的,因之大多數的鐵皮門口,都加上一把十分簡陋的鎖鎖看。

    班奈克押著那理發師,打開了一間鐵皮小屋,躲了進去,然后,他提起槍架,向理發師的后腦敲了下去,將理發師擊昏了過去。

    他略略松了一口氣,暫時,他算安全了!

    木蘭花在離開了那輛汽車之后,向前走看,她才走出了幾步,突然心中一亮,立時站定了腳步,她責怪自己,為什么沒有想到這一點!

    她為何竟未曾想到利用警犬!

    班奈克既然曾在車子失事的現場受傷,而且流血,那么他的氣味一定極其強烈地留在當場,一頭好的警犬,可以憑藉這氣味,追蹤十哩八哩,找到他的蹤跡。

    當然,要利用警犬,就必須和高翔聯絡的,她這時,是不是可以現身呢?想來,班奈克在如今這樣的情形下,一定是急于躲避,掩藏他自己,而暫時不會來注意自己的了,那么,自己暫時露面,也是可保安全的。

    這是極有成功希望的一個行動,必須和高翔聯絡!

    木蘭花轉了個身,向著已被大隊營員包圖的區域走去,一直到她遇到了一個警官她才走近去,低聲道:“請你帶我去見高翔!

    那警官一怔,木蘭花又道:“我是木蘭花!

    那警官陡地一呆,隨郎驚喜道:“蘭花小姐,高主任找你找得好苦!”

    “輕點,你要叫全世界的人都聽到么?”

    “是!”那警官自知失態,他答應了一聲,立即領著木蘭花向前走去,走過了幾條街,人已漸漸稀少了,一直來到了那茶樓之中,木蘭花看到一手還吊著絀帶,但都緊皺著雙眉,正在地圖上做看記號的高翔,她也不禁嘆了一口氣。

    她低聲吩咐那蟹官,道:“你替我去找一套女警的制服來,我雖然要見他,但是還是越少人知道越好,等我換好了制服去接近他,那就不會引起人家的注意了!

    那警官答應了一聲,又將木蘭花領了開去。這時,在茶樓中的警方人員,都在忙碌地工作看,誰也未曾留意到木蘭花。

    等到木蘭花換妥了女警的制服再出來時,她甚至一直來到了高翔的身邊,高翔也還未曾注意,她在高翔的身邊站了一會,才低聲叫道:“高翔!

    高翔猛地一征,陡地抬起頭來。

    剎那之間,看他面上的神情,他就像是在夢中一樣。

    木蘭花連忙向他作了個手勢道:“別出聲!”

    高翔的面上也立時現出了欣喜莫名的神色來!

    木蘭花低聲道:“禁聲,在兇徒未曾就逮之前,我暴露目標是十分危險的事,你一點聲音也不可出,不可以有意外的表示!

    高翔連連地點看頭,但是他還是忍不住低聲道:“蘭花,你到什么地方,唉,我找了你多少時候了!

    “我不是在你的身邊么?”木蘭花微笑著。

    高翔情不自禁地想去握木蘭花的手,但木蘭花卻瞪了他一眼,道:“別!除了帶我來的一個警官外,還沒有別人知道我到了這里,你別讓人家看出來了!”

    高翔尷尬地一笑,道:“蘭花,你看兇徒是不是被圍在這個區域中了?”

    “那有一個十分簡單的辦法,可以立即知道!

    “什么方法?”

    “利用警犬!

    高翔輕輕地“啊”了一聲,伸手在自己的額上,輕輕地敲了一下!拔以趺礇]有想到這一點?可是,警犬組應該是已經出動了的!

    “我相信也是,但如今我們的行動,必須依靠警犬,那情形就不同了,我們必須加強警犬的工作,我看你要親自指揮才好!

    這時候,有兩位警官來向高翔請示工作,木蘭花便退后了一步,由于她根本是穿著警員的制服,所以并不引人注意。

    高翔等那兩個警官講完,才道:“警犬組的人來了么?”

    “來了,等待街上的行人肅清之后,就可以開始追蹤了!币粋瞥宮回答,“但是,只怕效果不大,因為在這一段時間中,有太多人經過現場,令得原來的氣味,只怕已蕩然無存了。所以,我并不對警犬的追蹤,寄以多大的希望!

    “可是,”高翔將手放在那警官的肩上,“這是我們唯一的希望了!”

    高翔一面說,一面向外走去。

    等到高翔和木蘭花一起來到現場的時候,四頭督犬,在警員的帶領之下,正在不住地吠看,要向前沖出去,顯然它們已知道那氣味的去向的了。

    高翔一揚手,道:“開始追蹤!

    四名警員發出了一個口令,開始向前奔跑,四只警犬筆直地向前奔去,高翔和一批警員跟在后面,木蘭花便雜在那批警員之中。

    五分鐘后,他們沖進了理發店。

    理發店中正亂成一片,因為服務生買回了酒來之后,發現那客人不見了。不但客人不見了,連那個理發師也已不見了。

    高翔只向理發店中的人問了幾句話,便已知道那個“顧客”正是受了傷之后,逃進來的兇徒了。那時,警犬又吠叫看,從理發店的后面,奔了出去。

    警犬奔到了后面小巷中,向一間鐵皮屋子奔去,在鐵皮屋子前,發出了可怕的吠叫聲,高翔一揚手,所有的警員停了下來。

    高翔厲聲道:“好了,可以出來了,你已經被包圍了!快出來,不然我們便放槍了!”

    只聽得銀皮屋內。發出一下聲向,再接看,鐵反屋的門,被慢慢地推了開來,一個人摸看后腦,向外搖搖晃晃地走了出來,他身上穿看一件白色的長袍,那是那個理發師!一個警官忙叫道:“快伏下!”那理發師一跋跌在地上。

    兩頭警犬立時竄了過去,將他壓住。

    那理發師本來就是昏了過去的,剛醒過來,出了門:又被這種陣仗一嚇,再度昏了過去,兩個警官立時向前,撲了過去。

    他們撲進了屋子,那是空的。

    這所鐵皮屋根本沒有窗子,所以人也不可能是被包圍之際逃走的,一定是早已離開的了。高翔想轉過身來和木蘭花交談。

    但木蘭花卻一直雜在警員之中,不暴露自己的身份。

    高翔沒有法子,只得下令繼續追蹤,四頭警犬在屋中轉了一轉:又奔了出來,向前飛快地奔馳看,過了一條街又一條街,高翔和木蘭花等人,一直跟在后面,越是跟看,他們的心中,也越是驚訝,因為再向前去,便是那間茶樓了!

    高翔在來到了那家茶樓的對面馬路之際,才回過頭去看木蘭花,可是木蘭花部已經不在警員之中了。木蘭花不知在什么時候離去了!

    高翔想去找她,可是警犬還在向前奔看。高翔也知道,如果木蘭花要離去的話,他想要找她,也是不容易找得到的。

    他跟看帶領警犬的警員,進了茶樓。

    警犬在一進了茶樓之后,便出現了十分奇怪的情形,它們團團亂轉,不停地吠著,但是不再前進,高翔忙問道:“這是怎么一回事?”

    “高主任,一定是有一種特殊的氣味,那氣味可能是被我們追蹤的人。所特意留下來以避免追蹤的!

    高翔的心中,突然一凜,那當然是班奈克已發現了自己被警犬在追蹤。所以才會有這樣措施,而如今可以肯定的是,班奈克是匿身在這座茶樓之中!

    他立即下令,將警員集中,包圍這座茶縷!

    在警員還未曾開始縮小包圍的時候,一個人從一條小巷中,擊破了茶樓底層的一塊玻璃,翻身進了一間儲藏室。

    那是木蘭花!她仍然穿著女警的制服!所以,雖然儲藏室中有兩個工人在。但是也沒有問她。木蘭花打開了儲<u>?99lib?</u>藏室的門,向外走出了幾步,除下了女警的服裝,在一個角落處躲了起來。

    她才一躲起,便聽到高翔的聲音,從前面傳了出來了。

    木蘭花在警犬追蹤到茶樓的時候,已經知道,班奈克一定也到茶樓來了,班奈克一定是離開了那間鐵皮小屋之后來到這里的。

    在班奈克而言,最安全的地方,的確就是這里,因為這里是高翔的總部,藏在這里,那是誰也疑心不到的,當然,班奈克在事先,也不可能想到警方出動了警犬。

    敵人在茶樓中!他是匿藏在什么地方呢?

    木蘭花躲藏了起來之后不多久,就又開始行動起來,她先進入了廚房,廚房中有六七個人在,那些人全停止了工作,茫然地站著,其中有一個人背對看木蘭花。但是這人的身形即相當矮,絕不會是班奈克。木蘭花又退出了廚房。

    就在她退出廚房的一剎那間,突然發生了“碎”地一聲槍響,木蘭花立時臥在地上,子彈從還未關上的廚房門中穿了進去。

    木蘭花一抬頭,一條瘦長的人影,向上竄去。

    木蘭花立時還了一槍。

    可是她的一槍也未擊中,前后只不過兩下槍聲,但是那已經夠了,所有的警員都被驚動了,高翔沖到了后面,木蘭花指看樓梯道:“在上面!”

    大批警員沖了上去,從上面又傳來幾下槍聲。

    在如今這樣的情形下,木蘭花再也沒有必要隱藏自己了,她也跟看沖了上去。茶樓是二層的建筑,很快她就到了天臺上。

    木蘭花沖上天臺的時候,大局已定了。

    大批警員在天臺上。高翔也在。班奈克在走投無路的情形下,爬上了巨大的光管招牌,他的手中還握看一柄手槍。

    他雖然在上面,但是在下面的人,仍然可以看到他的眼睛中充滿了兇光,木蘭花才一現身,“砰”地一槍,又向她射來。

    木蘭花立刻跳開,那一槍射傷了一個警員。

    高翔怒叫道:“你還要垂死掙扎?”

    班奈克叫道:“我要殺木蘭花,我要殺木蘭花!我要殺她,殺她!”他一面叫,一面揮舞看手槍,突然之間,只聽得他慘叫了起來。

    原來是光管泄電了!只見他不斷地在火光迸射中掙扎著,但是他終于死在光管架上了!

    木蘭花向前走去,到了高翔的身邊,他們兩人對付遇不少敵人,但是像這樣至死不悟,如此兇悍的人,他們卻也是第一次遇到。

    所以,當他們兩人,望看班奈克尸體的時候,他們的心中,仍有余悸!

    穆秀珍被轉送到醫院之后,傷勢好得更快了。

    馬超文一直在她的身邊服侍看,但是穆秀珍卻不準他多提班奈克惡貫滿盈的事,因為那時,她正躺在床上,未能參加其事,她認為是奇恥大辱!

    (本集完)

百度搜索 殺人獎金 天涯 殺人獎金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

章節目錄

殺人獎金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天涯在線書庫只為原作者倪匡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倪匡并收藏殺人獎金最新章節。

gpk钱龙捕鱼怎么没有试玩版 河北11走势一定牛 投资理财产品种类 宁夏十一选五五开奖一定牛 奇趣腾讯分分彩计划官网 北京快乐8奇偶规则 山东11选5精准计划 河南快三投注网站 云南快乐十分怎么买 宁夏11选5开奖走势图 河南快三一定牛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