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寶狐 天涯 寶狐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

    原振俠感到一籌莫展,除了同情和欣賞冷自泉那份深切的愛情之外,他發現自己根本什么也幫不了!

    冷自泉苦笑著:“她說過,她很怕狗,所以,我一直沒有再養狗,她為什么會怕狗呢?”

    冷自泉聽來,完全是自己在問自己,原振俠也答不上這個問題,他順口道:“也許,狗的腦部活動,和她的那種形式,有抵觸之處?”

    冷自泉苦笑了一下:“誰知道,我倒寧愿她是狐貍精,寧愿是……不論她是什么,我只要她在我的身邊,我……我……”

    他說到這里,又現出一種扭結的,再也化不開的痛苦的神情來!“我的遭遇,和你以前的奇異的經歷全然不同,是不是?”

    原振俠點頭:“是的,完全不同,和外星人的生命接觸,你或者不是第一個,但是,能以地球人的戀情,令得外星人感動的,還未曾見過第二個例子!

    冷自泉沒有說什么,又拿起了酒瓶,原振俠按住了他的手:“我不能幫你什么,但是你不妨想想,你一生之中,有過一年多這樣快樂的時光,已經是別人所沒有的了,又何必一直這樣自苦?”

    冷自泉苦笑了一下:“正因為歡樂是那樣極度,所以痛苦也是一樣的……我……有時甚至覺得,我的痛苦,不會那么快便完,因為我曾有過的快樂,是如此之甚!”

    他說著,緩緩站了起來,原振俠跟著站了起來,道:“冷先生,劉由和十三太?吹搅藢毢,這是一個很好的現象——”

    冷自泉震動了一下:“可是,我沒有看到她,為什么她可以讓別人看到,不能讓我看到她?”

    這個問題,原振俠當然答不上來,真的,如果寶狐又來了,為什么不立刻出現在冷自泉的眼前?

    冷自泉的身子又發起抖來,揮著手,要原振俠離去,原振俠有點猶豫,冷自泉苦澀地道:“你放心,這種日子我已過慣了!

    原振俠嘆了一聲:“冷先生,你多保重!”

    他走向門口,轉過頭來,看到冷自泉雙手抱著頭,把自己深埋在沙發之中,全身的每一處,雖然一動也不動,但是都散發著痛苦。

    原振俠又向四壁上寶狐的許多照片看了一眼,那么美麗的女人……這樣的美女,真的只應該放在男人的想像之中的!

    而根據冷自泉的敘述,寶狐不但美麗,而且和他情投意合,又在生理上能使他感到最大的歡樂,難怪失去了寶狐后,冷自泉就跌進了痛苦的深淵!

    原振俠嘆著氣,已經準備轉身走出去了,可是就在那一剎間,他整個人都呆住了,他真的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是不可能的事,但是又確確實實,發生在他的眼前,那令得他張大了口,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原振俠看到,在墻上,那幅最大的寶狐的照片,照片上的寶狐,忽然“活”了!本來是淺淺的微笑,笑容正在加深,眼波流動,原振俠在那一剎間,才知道寶狐的照片,美麗的程度,不如她本人的萬分之一!

    照片怎么會“活”了呢?是寶狐來了嗎?原振俠張了口,可就是發不出聲音來,那可又不是眼花,寶狐的眉梢眼角都在動著,她是活的,不是幻覺,甚至于,她的手也緩緩揚了起來!

    原振俠所受的震動,是如此之甚,一時之間,他張大了口,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他神情之詫異,也到了極點,連沉浸在終日的歡樂,又失去了這種歡樂幾十年而感到深切悲哀的冷自泉也發現了原振俠的神態有異,他立時覺察到,原振俠盯著他的身后,在他的身后,一定有著極怪異的事發生了,所以,他立時轉過頭去。

    可是,就在他轉過頭去之后,原振俠陡然怔了一怔,寶狐的照片,還是照片,剛才的一切,都靜止了,冷自泉又轉回頭來,望向原振俠:“你……怎么啦?”

    原振俠的思緒,紊亂到了極點,他剛才看到了照片“活”了,對普通人來說,很容易解釋成為“幻覺”。但是他是一個專業人員,一個醫生,他知道剛才自己所看到的,絕不是幻覺,至少,是他的腦部組織,真正接受了某種刺激,使他看到了形象——這種情形,和幻覺,有很大程度上的不同。

    簡單來解釋,是一個人腦部組織自發的活動的結果,一個人如果在幻覺中見到什么,他見到的東西如果是不存在的,全是他自己的想像。

    但如果腦部受了外來的刺激而看到了什么,看到的什么也有可能是不存在的,但那卻不是他自己的想像,而是外來力量刺激的結果!

    原振俠可以肯定,那不是自己的想像,因為他絕對想不出這樣美麗的一個女人來,那是超乎他的想像之外的一種形象!

    也就是因為他可以肯定這一點,所以他的思想才紊亂起來,寶狐又來了,劉由和十三太保見過她,自己剛才也見過她!

    可是,為什么對她情深如海,數十年如一日的冷自泉反而見不到她呢?這其中還有著什么樣的障礙?

    當冷自泉問他的時候,他本來想把看到寶狐的情形說出來,可是,當他一抬頭間,他整個人又怔住了,他又看到了寶狐!

    他再次看到寶狐,不是寶狐的照片,而是活生生的寶狐!

    寶狐的照片,被放大和真人一樣大小,可是照片是照片,寶狐是寶狐,原振俠看到寶狐正以一個十分嬌俏的手勢,把她的手指,放在她誘人的唇上,這個手勢的意思,是小孩子都明白的,不要說話!

    原振俠在一怔之后,心中充滿了疑惑,忍不住喃喃地道:“為什么,要給他一個驚喜?”

    他知道那絕不是原因,寶狐若是在經過了那么久之后,還要給冷自泉一個驚喜,不肯立即出現在他的面前,那實在太殘忍了!

    冷自泉呆了一呆:“你在說什么?”

    原振俠如夢初醒一樣,忙道:“沒有什,我沒有說什么!”

    冷自泉苦笑著,慢慢站了起來,原振俠感到他真是老了,自從寶狐離開他后,他的心早已枯槁了,在經過了多年之后,他枯槁的心,唯一復活的機會,就是在寶狐再出現在他的身邊。

    但,即使寶狐再出現,他那已經衷老的身體,還能維持多久,來享受歡樂?

    原振俠想到這里,不禁一陣難過,他再向冷自泉身后的墻上望去,看到寶狐正蹙著眉,像知道他心中想些什么一樣,十分有同感地含著首。

    原振俠又怔了一怔,幾乎想脫口大聲問:“你為什么不讓他看到你?”

    可是他才吸了一口氣,還未及開口說話,寶狐不見了,應該說,寶狐又變成了照片。

    原振俠知道,寶狐肯讓他看到,一定會再度和他接觸的,他心中的疑問,一定可以得到解答,由于他神情的奇特,冷自泉又轉身望了一眼,他自然看不到什么,他嘆了一聲:“我的故事,你聽完了,有什么感想?”

    原振俠由衷地道:“我很感動,你對寶狐的愛,真叫人感動!”

    冷自泉的雙眼潤濕,他半轉過頭來,語言哽塞:“寶狐……你能告訴我,寶狐她……是什么?我實在不能相信她是一個成了精的狐貍精,這些日子來,她被什么衛士捉了,關在一個暗無天日的盒子里!”

    原振俠深深吸了一口氣:“冷先生,寶狐是什么,實在她已對你說得相當明白了,我相信我提供的解釋,是十分接近事實的,她,是一個外星人!”

    冷自泉轉過頭,盯著原振俠,原振俠不由自主,又抬頭向對面墻上看了一眼,他又看到了寶狐,寶狐在點頭,表示同意。

    那令得原振俠充滿信心,他又道:“我也相信,她沒忘掉她的諾言,她一定會再來見你的!”

    原振俠的話,令得冷自泉現出十分興奮的神情來,他的聲音甚至也在發顫:“你……肯定?可是……可是……”

    他講到這里,像是氣球泄了氣一樣:“可是……我還要等多久呢?人的生命有限,我還要等多久呢?”

    原振俠無法回答這個問題,他再向墻上望去,想得到寶狐的一點指示,可是他卻只看到照片,他只好嘆了一聲:“冷先生,你別心急,不會很久了,真的不會很久了!真的……”

    也許由于原振俠講那幾句話的時候,語意特別誠懇,所以冷自泉在呆了一下之后,喃喃地道:“只要真有這一天,我……不怕等!”

    原振俠伸手在他的肩頭拍了兩下,冷自泉苦笑著:“別把我的故事講給任何人聽,可是答應我,等我死了之后,要把這個故事講出來,好讓很多人知道,這世上真是有愛情的,沒有了一個自己所愛的生命就等于是一個段朽木!”

    原振俠安慰他:“別亂想,你要好好活著,等寶狐再出現!

    原振俠這樣說,是十分自然的,任何在這種情形下都會這樣說,事后,原振俠不知道自己這種空泛的安慰話是多么愚蠢,但那是以后的事了!

    在原振俠向外的時候,冷自泉并沒有送出來,他重又把身子陷進了沙發中,把他的思想沉進了回憶之中,像是一尊塑像,不像是一個人。

    來到了門口,原振俠再回頭向墻上望了一眼,他看到的只是寶狐的照片。他心中實在不明白何以寶狐不讓冷自泉看到她!

    出了門口,原振俠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望向花園中間,那尊粉紅色大理石像是根據寶狐的照片雕出來的,來的時候,原振俠驚訝于這雕像的美麗,但這時,他已經見過寶狐,所以這時看起來,那雕像,只不過是一塊石頭而已。

    上了車,他把車緩緩駛出了花園,然后,漸漸加快速度,在聽了冷自泉的敘述之后,他心中感慨萬千,不由自主,不住地嘆著氣,好令心口的重壓減輕一些。

    當他轉過了公路,又長長地嘆了一口氣之后,突然之間,他耳際響起了一個美妙動聽的聲音:“你別怕,我就要出現在你的身邊!

    原振俠從來也沒有聽過寶狐的聲音,但是這時候,他連萬分之一秒鐘都沒有考慮,就可以肯定,那動聽的聲音,就是寶狐的聲音!

    剎那間,他心頭的震動是如此之甚,他陡然踏下了剎車掣,車身劇烈震動了一下,停了下來,他轉過頭去,就看到了寶狐,寶狐就坐在他身邊的座位上,望著他微笑,全身都散發著高雅大方的氣息。

    原振俠真的不知所措了,他張大了口,連呼吸也停止了,他知道寶狐會來和他接觸,但是想不到,她會來得那樣快!

    在他怔呆之際,寶狐先開口:“我的故事,你全都知道了!

    原振俠陡然吞下一口口水,點了點頭,仍然說不出話來,寶狐低嘆了一聲:“你的假設能力很強,是現在,地球人的科學進步了,比較能接受異星人這個觀念,像他那個年代的人,是很難接受這種想法的!”

    直到這時,原振俠才講得出話來:“是!是!這五六十年來,地球人的科學,以幾何級數在進步著!

    寶狐微微一笑,看她的神情,像是為了禮貌,所以不便過苛地批評地球人的科學程度,在這時候,原振俠陡然叫了起來:“寶狐,你既然回來了,就請立即實現你的諾言,回到他身邊去,讓他看到你,你應該知道他是多么想念你!”

    寶狐聽得原振俠這樣說,緊蹙著眉,發出一下十分無可奈何的嘆息聲,并不回答。

    原振俠一說開頭,心中越是激動,也就在不斷地說下去:“你為什么不去見他?難道你真是邪惡之靈,這樣捉弄了一個地球人,令他在有了快樂之后,再一輩子浸在痛苦之中,你就感到高興?”

    寶狐場場眉,雖然她有責備的神情,可是看來還是那樣溫柔動人:“你想到哪里去了?我要在地球上興風作浪的話,第一次來的時候就那樣做了,事實上,如果不是我一到地球上就遇到了他,接觸到了一種感情,叫作愛情的話,我也不會放過地球,事實上,我曾毀滅過不少星球!”

    她講得那么認真,令原振俠也不禁感到了一股寒意,盯著她,寶狐的神情十分認真:“你現在可以看到我,全是我對你腦部活動影響的結果!

    原振俠有點迷惑:“這……真是難以想像,你明明在我的面前!

    寶狐嫣然笑著:“我影響你腦部視覺部分的活動,所以,你只能看到我,卻不能碰到我!”

    原振俠現出極不相信的神色,揚起手來:“我可以碰一碰你?”

    寶狐的神情有點佻皮:“你碰不到的!

    原振俠慢慢伸出手去,他想在寶狐黑得發亮的頭發上,輕輕地撫摸一下,那是兄長對妹妹的一種善意和親熱的表示,寶狐一直在微笑著,原振俠眼看自己的手已經碰到她的頭發了,可是在感覺上,那全然是空的,寶狐并不存在!他的手向下一沉,寶狐整個人,就像是一個虛影一樣,根本不存在,他根本碰不到她,可是看起來,寶狐卻又明明在他的面前!

    這種經歷,真是奇妙到了極點。

    寶狐問:“現在,你相信了?”

    原振俠縮回手來,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是,你根本是不存在的!”

    寶狐搖著頭:“不對,我是存在的,不過以和地球人生命完全不同的另一種方式存在!

    原振俠攤了攤手:“我可以接受你這樣的觀念!

    寶狐的神情有點悵惘:“你愿意聽聽我的故事?”

    原振俠忙不迭道:“愿意!當然愿意!”

    寶狐想了想,才道:“前半部分的事,你是全知道的了,我講得簡單一些,我來自一個十分遙遠的地方,遠到你不能設想,我是一個惡靈,是邪惡的代表,在我自己的地方,由于敵不過和我敵對的力量,被逼逃亡,過了遙遠的歷程,到達了地球,一到地球之后,我遇到了他,在這以前,我從來不知道生物之間有一種感情,叫做愛情,從來也不知道!

    原振俠十分疑惑:“地球人雖然落后,但卻有著先進生物沒有的感情?”

    寶狐神情遲疑:“誰知道,或許正因為地球人有了這種感情,才導致了落后的?”

    原振俠揮了一下手,表示那是無法達到有結論的一個問題。

    寶狐低嘆了一聲:“需要說明的是,我一出現,就控制了他的思想,在他的心目中,我是那樣可愛,那全是他的一種想像!

    原振俠有點不明白,寶狐解釋著:“我在他的心中,沒有任何缺點,正因為我的一切,全是照他思想中理想的形象來塑造的,他認為怎樣可愛,我就是怎樣,他認為什么樣才是真正的快樂,我就讓他感到他所需要的真正快樂!

    原振俠更加惘然:“這……這樣說……他愛你,不是愛得沒有意義了?”

    寶狐聲音,聽來使人有一種悠遠的感覺:“不,愛情的意義還是存在的,如果真有一個他理想中的女子,他就會這樣愛她!”

    原振俠苦笑:“每一個人,都有一個理想的異性,可是到哪兒去找?”

    寶狐意義深長地道:“所以,當一個人,如果找到了一個理想中的異性時,就絕不要放棄,因為那太不容易了,放過了一個,以后一輩子也難以遇到了!”

    原振俠不由自主,想起了黃娟這個美麗,充滿了野心,在世界上可以叱咤風云的女郎,是不是自己心目中理想的異性?

    他不禁苦笑著:“別說我的事,你……”

    寶狐緩緩點著頭:“開始的時候,我還完全不能領略到愛情這種感情,但是漸漸地,我懂了,他變得那么高興,一切都不在乎,他盡他所有力量來保護我,每分每秒和我在一起,終于,我明白了什么是愛情,因為我也愛上了他!

    原振俠不由自主地搖著頭,寶狐的話,實在是很難接受的,雖然在他面前的,是一個如此美麗的女子,當然可以愛上像冷自泉這樣的男人,可是實際上,原振俠卻又知道,寶狐的生命形式,是全然沒有形體的,沒有形體,當然連性別也沒有,一個沒有形體的異星生命,愛上了一個地球男人,這真是十分難以想像的事!

    寶狐淡然笑著:“我知道你覺得難以理解,我想,我們的生命,在原始形式中,多半也有愛情的,后來,進化成沒有形體的形式之后,就連愛情也不再存在了,對我來說,是我們生命之中,一種原始的愛情重生了!”

    原振俠“嗯”地一聲:“到了你們互相相愛的時候,悲劇也就開始了!”

    寶狐聲音黯然:“是,追捕者來了,我靠著他的幫助,把追捕者擊退了兩次!

    原振俠問:“這其間的過程,我實在不明白!

    寶狐笑了起來:“你當然不明白,們可以有力量,把充滿在地球上的<df</dfn>能量,加以運用,運用得最多的是磁能,當他全心全意要保護我的時候,他腦部活動加強,放射出腦電波來,我就把自己和他的腦電波混在一起,在這樣的情形下,他們要傷害我,就連帶要傷害他,而他們是善的代表,不會去傷害一個無辜的地球人,所以就敗退了,未能把我捉回去!

    原振俠盡量使自己適應寶狐的語言,他盡量把這些過程弄通,可是都不成功。

    寶狐微笑著:“你閉上眼睛,我設法讓你看到當時的情形!

    原振俠立即閉上了眼睛,在他閉上了眼睛之后不久,他真的“看”到了一些情景,他“看”到的是,在一片無邊的黑暗之中,突然有兩股閃耀的光紋,那兩團光紋,看來全然是沒有規則的,在急速地活動著,不一會,在那兩團光紋之間,又冒出了另一團光紋來,那兩團光紋似乎要把另一團光紋包圍起來。

    三團光紋,都是亮白色的,眼看兩團光紋可以將另一團包圍住了,忽然又有一團暗黃色的光紋,加了進來,和第三團光紋,混雜在一起,那兩團亮白色的光紋,只在兩團混雜的光紋之外,迅速移動,卻沒有再接近。

    那種情景,看起來,簡直就是仙俠小說中的法寶大戰一樣!

    再接著,所有的光紋,全部消失了,寶狐的聲音響起:“現在,你可有一個比較具體的印象了?”

    原振俠睜開眼來,再把剛才“看”到的情形,想了一通:“你們的形式,是……一團光紋?”

    寶狐搖頭:“不是,那只是積聚了能量之后的形態,他的腦電波,就是你看到的另一團光紋!”

    原振俠疑惑地問:“照這樣情形看,只要他肯保護你,你永遠可以不被捉回去,他們不想傷害冷先生,你就安全!”

    寶狐幽幽地道:“本來是這樣,在我兩次擊退了追捕者之后,他們趕回去商量,商量的結果,令我不能不和他分開!”

    原振俠揚眉,寶狐低嚷著:“由于我是必須被消滅的惡靈,所以他們商量的結果:寧愿犧牲一個地球人,也比由得我繼續在宇宙間作惡好!”

    原振俠一聽到這里,整個人都呆住了!

    當追捕者有了這樣的決定之后,以后發生的事,是可以推測得到的!原振俠感到一陣激動:“你為了他不被傷害,所以自愿被追捕者捉回去!”

    寶狐沒有說什么,只是緩緩地點著頭。

    原振俠激動得說不出話來,指著寶狐:“你……你……”

    寶狐用十分誠懇的聲音道:“因為我愛他,不要他受到傷害!”

    原振俠陡然長嘆了一聲,除了長嘆一聲之外,他實在不能再有什么別的反應了!

    寶狐的聲音,聽來和冷自泉在敘述往事的時候,十分相似:“所以,在最后關頭,我是自己擺脫了他的保護,投進了追捕者的羅網之中的!

    她略停了一停,才又道:“我的這種行動,令得追捕者感到了極度的詫異,因為在上一次的追捕行動中,我為了保護自己,把一個小星球中所有的生命,全都犧牲了,只是為了自己能夠逃脫!”

    原振俠盯著寶狐,他實在有點難以想像,眼前看來那么溫柔可愛的一個少女,會是邪惡之靈,當然他知道,如今在他眼前的美麗形象,不是這樣子的,她原來是什么樣子的呢?是一團光紋,還是根本沒有樣子的?這是十分難以想像的事。

    寶狐繼續道:“他們感到詫異,還以為我另有陰謀,所以在捉了我回去之后,曾對我進行了盤問,我就向他們解釋,什么叫做愛情,和愛情力量的偉大,告訴他們,地球人為了愛,可以做出許多平時做不出的事來,也使他們知道,我受了一個地球人的感染,也有了愛,所以寧愿自己被逮,也不愿自己所愛的人受到傷害!”

    原振俠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寶狐的話,真的是十分動人的,他覺得自己的眼眶有點潤濕,他喃喃地說了一句:“他們相信了?”

    寶狐搖著頭:“他們起先不相信,說生物和生物之間,不可能有這種感情的,后來,他們去作了一番調查,終于相信了,可是他們的結論卻是:地球人有這種感情存在,那實在是太落后了,一定要組織一種力量,把地球人的這種感情消滅,那么,地球人就可以擺脫無窮無盡感情上的糾纏,在科學上的發展,至少比現在快上十倍、甚至更多!”

    原振俠聽到這里,大吃一驚:“這……怎么可以?他們決定這樣做了?”

    寶狐深深吸了一口氣:“我知道了他們的決定后,反應也和你一樣,大吃一驚,我盡我的一切能力告訴他們,絕對不能這樣做,愛情是地球人快樂、幸福的泉源,真正的愛情,有一種巨大的推動力,我以我自己為例子,保證我從此以后,不再是邪惡之靈,因為我有了愛心,那會使我產生徹底的改變!”

    原振俠仍然極緊張:“你成功了?”

    寶狐點著頭:“過程極其艱苦,但是我成功了,我不但使他們相信我不是邪惡,而且,我還運用我的力量,做了不少好事,本來,要把我徹底消滅是早已決定了的,也因此而遲延,終于,他們取消了消滅我的決定,而且,恢復了我的自由,使我可以又來到地球,因為我已經以我自己的行為,使他們相信,我已經由惡改變為善了!”

    原振俠長長嘆了一口氣:“我明白了,冷先生等待的幾十年中,你在努力奮斗!”

    寶狐感嘆地道:“我在使他們明白,宇宙中有一顆極小的星球,那星球對整個宇宙來說,是微不足道的,那個星示的生物,在整個宇宙中別的高級生物看來,也極其落后,可是這種生物之間有一種奇妙的感情,是任何宇宙間其他高級生物所沒有的!”

    原振俠拍了兩下手:“這個微不足道的星球,就是地球,那種奇妙的感情,就是愛情!”

    寶狐發出了一下悠遠的嘆息聲,原振俠便忍不住問:“你知道冷先生想你想得肝腸寸斷,你既然已經回來了,為什么不在他面前出現?”

    講到這里,原振俠也不禁激動了起來,因為他立時想到,經過了數十年痛苦煎熬的冷自泉,如果陡然之間,見到了寶狐,他不知道會怎樣,他一定會興奮得全身發抖,可能會一下子就昏了過去。

    原振俠問的這個問題,十分重要,他一見到寶狐就問過,當然沒有得到答覆,現在他又看到寶狐低下頭去,沉吟不答的情形,他不禁著急了起來:“不是……還有什么障礙吧?”

    寶狐抬起頭來,望向原振俠:“我要求你的幫助!”

    原振俠立時道:“只要我做得到,只要能使你和冷先生再在一起!

    寶狐又嘆了一聲:“你猜得好,其中,的確還有存在一些障礙!

    原振俠憤然道:“那些自命清高的宇宙生命,還不相信地球人的這種奇妙感情?”

    寶狐立時搖頭:“不,不,你別誤會,他們已經完全相信了,只不過……我忽略了一點,我忽略了地球人是有形的生命,期限很短,而且越到后期,就越是脆弱,脆弱得……輕輕一碰,就會碎掉!

    原振俠呆了一呆,一時之間,不明白寶狐這樣說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略想了一想,他就明白了,明白之后,他又感到十分驚訝:“你是說,他老了?”

    寶狐默然地點著頭,原振俠立時道:“你愛他,他老了,又有什么相干?”

    寶狐笑了起來:“你又誤會了!”

    原振俠怔了一怔:“那么,你想表示什么?”

    寶狐嘆了一聲:“我的意思是……一來,現在我突出現在他面前,他的身體機能,絕對負擔不了這種過度興奮的刺激!”

    原振俠吸了一口氣,作為一個醫生,他自然知道寶狐的話是有道理的,在經過了這么多年痛苦的煎熬之后,突然之間,夢寐以求的景象出現了,他的高興,可能只能維持一個極短的時間,然后,一切都會消失,他的生命也不再存在!

    但是,原振俠也立時感到,這絕不應作為寶狐不去見他的理由,因為這是有辦法補救的,原振俠在想了一想之后,道:“我可以先去告訴他,讓他有準備,那么,突如其來的興奮,就可以化為比較平淡了!”

    寶狐低嘆了一聲:“是,當然這個問題容易解決,但是他的生命,不家多少年呢?”

    原振俠怔住了,他已經聽出寶狐的話中,另外有意思在,可是一時之間,還不是十分理解,他望著寶狐,現出疑惑的神色來。

    寶狐的聲音,變得十分熱烈:“我的意思是,而且我也取得了同意,把他接到我那邊去,在我們那邊,生命幾乎是永恒的!

    原振俠由衷地叫了起來:“如果是這樣,那太好了,你們可以永遠在一起,完全擺脫了時間的限制!”

    寶狐點頭:“可是,你要明白一點,他的形體,是不能去的,地球人的形體,限制了地球人的活動,這是地球人最大的缺點之一!

    原振俠真正愕然了,張大了口,一時之間,不知該作如何表示才好,他總算明白寶狐的意思了,過了好一會,他才道:“你的意思是,要他擺脫形體?這……就是要他死亡?”

    寶狐吸了一口氣:“地球人對形體的存在與否,看得太重了!”

    原振俠苦笑:“對不起,我覺得你的話有點矛盾,你剛才還怕你突然出現,他身體機能承受不起,現在又要他拋棄形體!”

    寶狐解釋著:“有很大的不同,只有在一種情形之下,我才能把他帶走……這其間的過程十分復雜,夫法向你解釋,我要帶走的是……”

    原振俠接上了口:“我想我多少可以明白一點,你要帶走的,是他的‘靈魂’,或者是他的腦電波?”

    寶狐連連點頭:“你的理解力,在一般地球人之上,當然那是最簡單的理解,他,他必須在……”

    她講到這里,終頓了一頓,才用十分嚴肅的神情和聲音繼續著:“他,必須在對我的愛情和他的生命之間作一個選擇,堅決相信,他在拋棄了形體之后,就可以幾乎永恒地和我在一起!”

    原振俠再度深深吸了一口氣,他感到心情莫名地緊張,他完全明白寶狐的意思了,寶狐是說,冷自泉必須要在為了愛情而結束自己生命的情形之下,寶狐才用她的方法,把她帶走!

    當原振俠明白了這一點之后,他的神情,變得十分古怪,他也知道那是寶狐要他去做的事!

    過了好一會,他才苦笑了一下:“你為什么不自己去向他說明這一切!

    寶狐低嘆著:“我不敢冒險,不敢,我等待和他重聚的心情,和他一樣焦切,只要我一出現,他的生活、思想,都無法想像另一種境地,他會不肯到那個永恒的環境中去,一錯過了那個機會,我們就再也無法重聚了!”

    原振俠保持著沉默。

    寶狐又道:“這情形,就像地球上的星際飛船,要重回地球的時候,它只有一個機會,在一個一定的角度切入大氣層,錯過了這次機會,就只有永遠在太空飄浮了!”

    寶狐的這個比喻,多少使原振俠明白了一些情形,他仍然沉默著。

    寶狐用深深黑漆的眼睛,凝視著他:“你不相信我,是不是?”

    原振俠苦笑了一下:“在經過了那么我年痛苦的等待之后,不讓他再見你一下,就要他去……去死……我對這種情形,的確很難理解!

    寶狐微笑著:“那是你們太執著于形體的原故!

    原振俠坐直了身子:“他在敘述之中,曾不止一次提及過生理上的那種極度歡暢,如果他沒有了形體,這種歡暢……”

    寶狐有點羞澀地笑了一下,她的那種神態,極其動人,她道:“衰老的形體,已不能帶來歡暢了,歡暢,來自他的想像和感覺,當他能永遠和我在一起之際,各種歡暢,也是永遠的!”

    原振俠仍然感到十分為難,寶狐的眼睛,看來也有點潤濕:“你不肯幫我們,就沒有人能幫助我們了!”

    原振俠想了片刻:“如果你現在現身……”

    寶狐苦笑:“就算他經受得起興奮的刺激,他的生命不會再有多久,他的形體遲早會消失,我們的相聚,很快又要變成分離,這是永遠的分離,我再也找不到他,他也不能感覺我的存在!”

    原振俠雙手托著頭,寶狐誠懇的聲音,又在他的耳際響起:“地球人的腦電波,或者說,地球人的靈魂,要透過某種十分堅決的意念,才能集中起來,要他有了絕無反顧的決定,我們才能再在一起,請你別猶豫了,請你幫助我們!”

    原振俠抬起頭來,他要十分用力,才能艱難地吐出一個字來:“好”

    接著他又道:“我去試一試……如果他不肯,那……我……”

    寶狐嘆了一聲:“我相信他的真誠,愛得極深,所以我倒并不擔心這一點!”

    原振俠一言一頓地道:“盡我的力量去做!”

    寶狐現出十分喜悅的神情來:“謝謝你,地球上有關愛情的故事很多,有一對男女,在形體消失了之后,傳說中說他們化了一對蝴蝶,從此快樂地永遠在一起了!”

    原振俠點頭:“是,梁山伯與祝英臺!

    寶狐輕輕地笑了起來:“這個傳說,證明了地球人對形體的一種淺見,為什么要化為蝴蝶?蝴蝶也是一種形式,只有沒有形體,才是永遠的!”

    原振俠喃喃地道<samp>99lib.</samp>:“我不能理解,真的不能理解!”

    寶狐的聲音極其甜美:“慢慢你會懂的,地球人總有一天會明白的!”

    他說完了這句話之后,又向原振俠甜甜地一笑,然后,她整個人,像是電影是的“淡出”境頭一樣,先是漸漸模糊起來,接著,就消失了,雖然寶狐已離去了,可是原振俠仍然瞪大了眼睛!

    當原振俠在一條鄉間的公路上,看到了一個樣了十分莊嚴的老者,用他的手杖追打一個小流氓之際,無論他如何想,都難以設想事情會發展到這一地步!而他又會直接地參與了這件事,而且,還要去做一件對他來說,十分困難的事!

    他呆了好一會,苦笑著,既然答應了寶狐,那總要盡力去做,起先他想拖上幾天,但是他想到,冷自泉已經受痛苦的煎熬幾十年,應該讓他早一點和寶狐在一起了!

    所以,他在靜寂的公路上轉了一個方向,又向冷自泉的屋子駛去。

    原振俠又和冷自泉見了面之后的經過,講故事的人不準備講出來了,因為那是超乎一般地球人所能理解范圍的事,連原振俠也曾一再猶豫過,是不是要照寶狐的話去做,要冷自泉放棄形體。

    但是原振俠還是照寶狐的話去做了,因為他相信寶狐和冷自泉之羊的愛情。

    原振俠和冷自泉這次見面,并不是很久,他在大約半小時之后,再度離開,向咩黑暗,他喃喃地道:“寶狐,你料處對,他一點猶豫都沒有,只要能和你在一起,他什么都可以做!

    回到醫院宿舍之后,原振俠根本沒有法子合眼,他抬頭望賂天空,星<samp></samp>星在黑暗中閃耀著,說不出的美麗和神秘。

    在黑暗的天空上,仿佛有一個極美麗的少女,正向他微笑,表示感謝,但是原振俠知道,那是他自己的幻覺,寶狐并沒有再出現,并沒有再令他“看”到她。

    一直到天亮,原振俠精神恍惚,想著寶狐和冷自泉之間的事,他的這種精神狀態,一直維持到第二天傍晚,當他打開晚報的時候,看到了顯著的頭條新聞:

    一度叱咤風云,晚年生活神秘,大富豪冷自泉駕駛私人飛機撞崖,人機齊化火球。

    新聞的內容是:一度極其著名,手握大權的冷自泉,在渡過了數十年神秘的陷隱居生活之后,今晨駕駛他的私人飛機,在飛行時,撞向山崖,人機俱毀,絕無生還之望,連搜尋遺體都不可能。

    “據目擊者稱,小型的飛機在天氣良好,能見度極佳的情形下,以異常的高速,向山崖撞去,即使不懂飛行的人,也可以看得出,這是駕駛者一種故意的行動,并非意外!

    而機場控制塔的<dfn>?99lib?</dfn>工作人員,更可以證明這是一宗自殺的行為,在飛機撞山之前的一分鐘,駕機者,冷自泉通過通訊設備大叫:“寶狐,我愛你……在他叫了兩遍之后,飛機便已撞山!

    “從駕駛者冷自泉的叫喊聲聽來,像是一種因愛情而發生的悲劇,但本報記者用盡方<bdi>99lib?</bdi>法,無法知道被稱為‘寶狐’的女性是什么人,而冷自泉先生已屆七十高齡,照理推測,那可能是多年之前的一宗戀情!

    “冷自泉箸擁有極多財產,他在撞機事件中喪生之后,他的財產會如何處理,很引起各方面的推測!

    在新聞之旁,還有一個專欄,是介紹在隱居之前的一些歷史的,原振俠對之再熟悉不過也沒有,所以只想到一點:“他終于和寶狐在一起了!”

    那天晚上,在和冷自泉分開的時候,他也想不到冷自泉會采取什么方法,看來他是早有了決定,他一面高叫著,一面消滅了形體,那種高度意志力的集中,一定可以使他和寶狐在一起了!

    由于他盯著報紙太久了,報紙上細小的字,漸漸模糊了起來,就在那一剎間,原振俠恍恍惚惚看到了寶狐和冷自泉,兩人手握著,在報上出現,正向他微笑,然后迅速變小,像是投進了不可測的另一個空間之中一樣,原振俠忙定了定神,在他眼前的,仍然只是那段新聞,他不能肯定剛才是真正“看”到了什么,還是只是他的幻覺。

百度搜索 寶狐 天涯 寶狐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

章節目錄

寶狐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天涯在線書庫只為原作者倪匡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倪匡并收藏寶狐最新章節。

gpk钱龙捕鱼怎么没有试玩版 天津快乐10分计划 湖北11选5投注技巧 2股票行情软件n华泰 斗地主真钱 老北京赛车官网 浙江11选5有什么问题 贵州快三基本走势图图表 博友彩一分快三 重庆快乐10分走势图财经网 山西11选5中奖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