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新年 天涯 新年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

    我呆了好一會,才道:“上校,那批寶石有主人,是王其英的!”

    上校的聲音一面發著顫,一面卻很嚴厲,他道:“不是他的,他只不過是一個流浪漢!”

    我看到上校額上綻起的青筋,發現他已經激動到了不能夠用理智的語言交談的程度。

    我認識上校很多年了,有過很多接觸,他是一個脾氣不好,過分自信的人,有著很多缺點,但是無論如何,他算得上是一個正直的人,一個正人君子,然而現在看來,他十足是個無賴!

    或許正如他所說,他是人,人總是有貪念的,不過有的時候隱藏著,有的時候沒有機會表達出來而已,要一個人完全沒有貪欲,那是不可能的事!

    我在想著,該如何說才好,上校已經向門口走去,我連忙一步躍向前,攔在他的身前:“你準備到哪里去?”

    上?嘈Φ溃骸斑有甚么地方可去?當然再回辦公室去,一面下令,去通緝這王八蛋,一面等候上司的責斥,我還有甚么辦法?”

    我也苦笑了一下:“上校,你怎么了,你是一個肩負著重大責任的高級警官,你的生活很過得去,你為甚么會有這樣的念頭,你……”

    我的話還沒有說完,上校一伸手,陡地抓住了我的胸前的衣服,將我拉了過去,沉著聲:“你可知道,如果我有了那批寶石,我會怎么樣?我可以住在宮殿一樣的房子里,可以有無數美女環伺在我的左右,我可以要甚么有甚么,我可以……”

    我用力拍開了手,而且,不等他講完,就打斷了他的話頭:“是,那批寶石足可以使你有這一切,但是你是一個賊!”

    上校道:“那有甚么關系,等你有了錢,誰在乎你是不是賊7”

    我實在無話可說了,因為上校眼中的那種神色,說明他的情緒,是在一種狂熱的壯態之中,他已經完全喪失了應有的理智。

    我的判斷是正確的,因為上校接下來的行動,更令人吃驚,他用手敲著自己的額角:“我真笨,真笨,這批寶石,明明已經在我的手中,明明已經是我的東西了,我卻將它們交給了別人,交給了一個我認為值得信任的人,哈哈,結果就是現在那樣!”

    我當時真有一股沖動,我想揚起手來,狠狠地打上他兩個耳光,那樣做,或者可以令得他清醒過來。

    但是我卻沒有那么做,我之所以沒有動手打他,是因為這時,我絕無卑視他之意,我只是可憐他,真正地可憐他。當你真正可憐一個人的時候,你不會打他!

    所以,我揚起手來,只是按在他的肩上,我只是可憐他,也不是同情,但是杰克一定以為我在同情他了,他也反過手來,按在我的手背上。

    他道:“衛,你不知道我受的打擊有多大,我已經有過那批財富,現在又失去了!”

    我吸了一口氣:“你不能算是真正擁有過這批財富,王其英才是!

    上校怒道:“王其英是王八蛋,一切事,全是他弄出來的,我要殺了他!”

    上校這時所講的話,自然不可理喻,但是他的話,卻令得我心中,陡地一動,我立時道:“不能怪王其英,事情不是王其英弄出來的,而是王其英最先遇到的那個神秘人物,那個將這批珍寶給他的那個人!”

    上校望定了我,如果他情緒正常的話,我自然可以將王其英的遭遇對他說一說,但是如今,他的情緒是如此不正常,我對他說,只怕他沒有興趣聽,所以我只是道:“我看你太疲倦了,好好地休息一下,我送你回去!

    上校呆了片刻,才道:“不必了,我自己會回去!”

    他一面說,一面向書房門口走去,我實在有點不放心,跟在他的后面。

    誰知我才跟出一步,上校便已轉過身來,大聲道:“我說過,我自己會走!”

    他不但對我大聲吼叫,而且,用力在我的胸口,推了一下,那一下的力道相當大,令得我跌出了一兩步,而他則已疾轉過身,關上門,走了出去。

    我聽到他走下去的腳步聲,他好像在下面,還大聲吼叫了一句,接著,便是大門砰然關上的聲音。

    我靠著<u>藏書網</u>桌子站著,剎那之間,我只感到極度的疲倦,那是真正的疲倦,一個人,很少會有這種從心底深處直透出來的疲倦之感,除非是在突然之間,看透了一切,對一切全不感到興趣之時,才會有這樣的感覺。

    我感到,我認識了上校那么多年,自以為對他的為人,已經有了徹底的了解,但是現在居然發生了這樣的事,而我的周圍,全是陌生人,對他們的心中,究竟是在想些甚么,我一無所知,我甚至不知道自己的思想之中,究竟隱藏著多少丑惡,會在甚么時候,突然暴露出來!

    而這種情形,又無法逃避,那么,剝開了一切美麗的外衣,人的生活還剩下一些甚么呢?

    我不由自主地苦笑了起來,在這時,我真想拿一面鏡子,來照著自己看,看看自己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當然,即使是自己,對著鏡子看看,所看到的,也只不過是自己的表面,別說了解他人的內心,人要了解自己的心,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的確找了一面鏡子,拿在手中,對著自己。

    可是,我才向鏡子中的自己看了一眼,電燈突然熄滅了。我陡地一呆,電燈是突然熄滅的,在這以前,沒有任何跡象,沒有任何聲響,或許是有過聲響,但是我卻完全沒有聽到。

    我連忙打開書房,在我打開書房門時,我聽到了客廳中,傳來了一下拉窗簾的聲音,向下看去,一片漆黑。

    我向前走出了兩步,我肯定有人來了,不但肯定有人來,而且可以肯定,來的是那個神秘客。

    那么,王其英在哪里呢?

    我先大聲叫了他一聲,沒有聽到王其英的回答,卻聽到了那神秘人的聲音,他道:“衛先生,我來的時候,沒有人,現在,只有我和你!

    我慢慢地向下走去,那神秘客又道:“對不起,我弄熄了你家里的燈,因為我想,我們還是在黑暗中交談的好,真對不起!”

    我已經走下了樓梯,站在樓梯口,“哼”地一聲:“算了,你喜歡在黑暗中談話,就在黑暗中談話,雖然我根本不喜歡和你談甚么!”

    那人發出無可奈何的笑聲來,我再向前奔出了幾步,那是我自己的家,我很容易,就走到一張椅子之前,坐了下來。

    那人道:“謝謝你不驅逐我,我實在想和你談談!”

    我冷冷地道:“你不怕我再抓住你!”

    那人略停了一停:“我想不會的,那樣做,只會將我嚇走,我想你也想在我的身上,得到一些你要知道的事情,你不會嚇走我的!

    我提高了聲音:“是的,我不會再嚇走你,我要問你,你為甚么要給王其英那些寶石,那些如此值錢的寶石,你又是從哪里來的,你是甚么人?”

    我一連串的問題問過去,那人保持著沉默,直到我住了口,才道:“我完全沒有惡意,雖然,當初,我的目的是為了自己!

    我實在忍不住笑了起來,世界上有人將價值億萬的珠寶給了別人,目的卻是為了自己的事?

    我相信任何人聽到了這樣的話,都是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才好的,我接連冷笑了好一會,才道:“你給了人家那么多珠寶,你想得回些甚么?”

    那人的聲音,聽來有點無可奈何,他道:“我只想得知他有了那些財富之后的感覺!

    還是那句話,這個人,為了要知道一個人有了財富之后的感覺,他竟肯花這樣的代價,我真懷疑他不是人!

    那人繼續道:“或許你不明白……”

    他只說了一句,我就心浮氣躁地打斷了他的話:“我當然不明白!”

    那人的聲音,聽來卻仍然心平氣和,他道:“我正在做一個實驗……”

    我的心中陡地一動,他不必再向下說去,我已經有點明白他的意思了。他略停了一停,立時又道:“我想知道,一個本來一無所有的人,突然之間,成了暴富,他的感覺如何!”

    在黑暗中,我伸手重重地撫摸著自己的臉,那人不出聲,顯然是在等著聽我的意見。

    過了好一會,我才道:“其實你不應該一而再地來問我,你應該明白結果是怎樣的!

    那人道:“要是我明白,我也不來了!”

    我“哼”地一擊,道:“你害苦了王其英,本來,他是一個一無所有的流浪漢,心境倒很平靜,現在,他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人,當他一想到他有那么巨大的財富,他就會發瘋,而他又不能不想!”

    那人像是在為他的行為分辯,急急地道:“為甚么?地球上,不是每一個人都在追求財富么?至少據我的了解,事實是如此,如果財富會造成痛苦, 4e3a." >為甚么人人還去追求它們?”

    我皺著眉,道></a>:“這個問題很復雜,就拿你來說……”

    我本來是想說“就拿你來說,如果忽然有了大筆財富,也是一樣的!,可是我說了一半,就突然住了口,這句話,或許可以適用在每一個人的身上,但是絕不能適用在那個人的身上,因為他正是將那大筆財富,隨便就給了別人的人!

    我住了<s></s>口,停了片刻,在那一剎間,我想到了許多極其古怪的念頭,但是一時之間,我卻又無法將這些古怪的念頭歸納起來。

    我又改口道:“如果這種事,發生在我的身上,也是一樣的,而且事實上……”

    我又停了下來,我真不想將宋警官和杰克上校的事對他說,但是我才一?,就立刻聽到那人急急問我,道:“事實上,又發生了甚么變化?”

    我仍然不出聲。

    那人的聲音急,而且,充滿了興奮的意味,他道:“據我所知,那批寶石,落在警方的手中,是不是我的理論證實了,所有人,內心都有貪欲,有人帶著這批寶石走了?”

    我越聽,心里越是生氣,那人這樣說,是甚么意思呢?他的語調又是如此興奮,倒像是一個科學家發現了重大的定律一樣,又說甚么他的理論得到了證實,他的理論究竟是甚么呢?

    我沒好氣地道:“是,一個忠誠服務了二十年的警官,受不起引誘,帶著這批寶石逃走了!”

    我聽到“啪啪”聲,那人好像在拍著手,或是他高興地在拍著大腿,所以才會有這樣的聲音發出來。他道:“不錯,不能怪這位警官的,他是人,是不是?每一個人的內心,都有著同樣的弱點,就是貪欲,每一個人都有,這是我的理論,現在我可以證實了!”

    我腦中的思緒,極其混亂,我大聲道:“至少有一個例外,你!”

    那人疾聲道:“我和你們不同,我……”

    他講到這里,突然停了下來,剎那之間,靜得一點聲音也沒有,像是他突然在一時興奮的情形之下說溜了口,所以立刻收住一樣!

    而就算他只是說溜了口,也足以使我感到震動的了,我不由自主,陡地站了起來。

    在那時候,我也沒有說旁的甚么,只是緊緊追問了他一句:“這就是你要在黑暗中和我談話的理由?”

    那人過了好久才出聲,他的聲調很緩:“是的,對你們來說,我的樣子有點怪!

    我又坐了下來,事實上,我不是坐下來,而是感到雙腿有點發軟,跌進了椅子之中的。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有氣無力地道:“你究竟是從哪里來的?”

    我問了這一句話之后,不等他再回答,我又無可奈何地笑了起來:“你不必回答了,就算你詳細回答我,我也不會明白的,是不是?”

    那人的聲音,聽來好像有點抱歉,他道:“是的,你不會明白,但是你現在的鎮定,倒很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可以知道為甚么?”

    我想了一想,才道:“這并沒有甚么奇怪,第一,我知道你對我沒有惡意,你要是對我有惡意,我一點抵抗的能力也沒有。第二,這種事情是一定會發生的,我們的眼光,也不如你們所想像地那樣狹窄,我們探索太空的工作,自然還幼稚得很,但是我們的想像力卻無窮,可以超越數億光年!”

    那人感嘆地道:“我同意,但是你們永遠沒有機會,只要我的理論得到證實,那么,推論下來,你們走的,是一條滅亡之路,一條自殺之路,越向前走,越是接近覆亡!”

    我想大聲對那人的話表示抗議,可是我的喉際,卻像是塞住了甚么東西一樣,一句話也講不出來。

    過了片刻,那人才又道:“你可以不可以再供給一些其他的資料給我,來充實我的理論!”

    那種極度的疲倦之感,又飛了上來,我在黑暗中揮著手,也不理會他是不是看得見:“你走吧,反正我已經知道你是甚么人了,你喜歡和我談話的話,隨時都可以來找我的!

    我聽到腳步聲,他在向我走過來,他來到了我的身邊,用十分關切的語調問我:“你沒有甚么不妥吧?”

    我苦笑了一下:“沒有甚么不妥,只是我太疲倦了,真的太疲倦了!”

    他立時道:“好的,我改天再來!

    我聽到他的腳步聲向門口走去,估計他已來到了門口,我才突然道:“你真的是為了證明你的理論而來的?”

    那人道:“是的!怎么樣?”

    我苦笑了一下,道:“沒有怎么樣,你的理論要是證實了,我們豈不是沒有希望了?”

    那人停了半晌,才道:“真對不起,但如果那是事實,我無能為力!”

    我沒有再說甚么,只是又揮了揮手,當我想起我們是在一片漆黑中相處時,那人已打開了門,我又看到了一個大猩猩一樣的背影,一閃而逝。

    在我看到他背影的同時,我真想再出聲叫住他的,但是我已經張開了口,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來。

    我覺得他這次和我的談話,對我很有幫助,至少我已經知道了他是甚么樣的“人”,也知道了他的目的,知道了很多細節問題,例如在一團黑漆中,他看得到我的揮手,我相信現在,我能隨便著亮電燈,那也就是說,他有能力隨時截停電流。

    然而這些,都不是根本問題,根本問題是,他已經證明了人類最大的危機,而且,他已作出結論,人內心的貪欲,會使人類走向死亡之路!

    我嘆了一聲,順手去拉椅旁的燈,果然,燈一拉就亮,我歪倒在椅上,閉上眼睛,可能我真的是十分疲倦了,沒有多久,我竟睡著了。

    我醒來的時候,天已大亮了,由于所有的窗簾全被拉上的緣故,所以還是相當暗,但是我可以肯定,天已大亮了,我站起身,拉開窗簾,轉身避開刺目的陽光,對著客廳發呆。

    起先,我的思緒有點麻木,但隨即,我想起了昨天所發生的一切事情來。

    我不必擔心杰克,<big>..</big>他自己會照顧自己,可是,王其英呢?他到甚么地方去了?他是在杰克之前走的?我昨晚為甚么竟會想不起去找他?

    我作了幾下體操,走向電話,打了一個電話到上校的辦公室。

    我所得到的回答,使我呆了半晌。

    電話那邊告訴我,上校今天沒有上班!

    我立時又打電話到他家里,也沒有人接聽,接下來的一整天,我都在找他,在各處可能的地方找他,可是他一直沒有再出現。

    杰克上校的失蹤,和他得力助手宋警官的失蹤,成了個諱莫如深的謎,以后,我再也沒有見過他。

    至于那個“人”,他以后也沒有來找過我,可能他已經有了結論,所以也走了。

    王其英么,以后我倒又見過一次,不過是在瘋人院中,他又操刀在路口斬人,被關進了瘋人院之中,列為最不可救藥的一類。

    如果一定要向我追問,杰克上校究竟到哪里去了,我有一個很玄的回答:杰克上校被“年”吞掉了!澳辍痹诠爬系膫髡f之中,是一頭兇猛的獸,逢人就吞,所以,過了年關的人,互相見面,大家要恭賀一番。誰也沒有見過“年”究竟是怎樣的,就像誰也看不清自己內心的貪欲,究竟深到甚么程度,究竟會在甚么時候完全暴露出來一樣。所以,如果你還未曾被你自己的欲念所吞噬,那么,就該接受我的道賀,恭喜恭喜!

    (全文完)

百度搜索 新年 天涯 新年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

章節目錄

新年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天涯在線書庫只為原作者倪匡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倪匡并收藏新年最新章節。

gpk钱龙捕鱼怎么没有试玩版 福彩3d开机号10数据家彩网 福彩双色球开奖 辽宁11选五前三组走势图 恒源煤电股票 浙江体彩十一选五复式怎么买 快乐12辽宁一定 中彩双色球综合走势图 南京期货配资网 喜乐彩喜乐彩官网 心水清码必中特猜一肖